-

把見到尹誌平的不愉快拋到腦後,簫曉看著說說笑笑的楊過與孫婆婆,感歎人生美好。

簫曉把孫婆婆拉到一邊道:“婆婆,楊過已經在這學武好幾年了,武功也略有小成,我準備帶他去桃花島見見郭大俠。以後的路還得他自己走,他不應該被束縛在古墓這麼小的地方虛度年華。”

孫婆婆又驚又喜道:“姑娘,你決定了嗎?你也要一起出古墓嗎?”

“是的,我已經決定了,明日就準備啟程了。”

“但是,祖師婆婆的規定……”孫婆婆欲言又止。

“祖師婆婆不允許弟子有感情糾紛,但是如果有男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願意為弟子而死,那麼這個誓言就破了。”簫曉看了看楊過道,“如果此刻師姐李莫愁殺到古墓來,我相信過兒是不會丟下我,一個人逃跑的。”

孫婆婆點點頭:“過兒確實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我看他這幾年進步神速,很為他欣慰,還一直想著,可惜了這麼好的學武奇才,要陪著我們終老於此。現下……”

“婆婆,我帶著楊過去桃花島找郭大俠,歸期不定,聽說馬上就要開武林大會了,我希望過兒可以在那裡大放異彩。你自己一個人在古墓,要萬事小心,《九陰真經》裡的武功,雖然深奧,但總有你能用的,不要因為門派之見而拒絕這樣一門神功。”

“這幾年,我也有練裡麵的武功,雖然進展緩慢,但也頗有所得,對古墓派的武功理解更深了,如果要和全真教那幫臭道士打架的話,最少趙誌敬肯定不是我的對手了。”頓了頓道,“但是,姑娘,你怎麼知道馬上要武林大會了?”

啊,這,簫曉愣住了:“我剛纔去外麵轉了轉,聽見幾個小道士在那裡聊他們也要派人過去。我想著,這樣的機會,總不能浪費。”

“哦,原來如此。”孫婆婆點點頭。

簫曉拉住孫婆婆道:“這麼多年,多虧了你精心照料,這份情,我放在心間。”

孫婆婆愣住了,道:“姑娘,你怎麼突然還煽情起來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簫曉摸了摸鼻子,道:“以前可能年紀小,不懂事,現在稍微懂事了些。”

孫婆婆道:“姑娘,你可從來冇出過遠門,都是老婆子照料你。這次,你還要帶著過兒出門,萬事也一定要小心,如果受到了什麼委屈,或者不高興了,就回來,老婆子可一直在這等著你呢。”

簫曉低下頭,孫婆婆看不見她的眼神,出了一會兒神,簫曉點點頭道:“放心,我會回來看你的。”和係統大大說好的,係統大大應該是個君子。

“如果,我是說如果,師姐李莫愁突然來到古墓要找《玉女心經》,你就告訴她我去了桃花島,讓她去桃花島找我,或者去武林大會找我。其餘的一概彆說。”簫曉認真叮囑道。

孫婆婆慎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其餘的我也一概不知。”

楊過此時跑過來說:“你們說好了冇有啊,我都快餓死了,我們快吃飯,吃飯!”

“好好好,馬上就吃飯。”孫婆婆寵溺地摸摸楊過的頭,“出門以後,要聽姑姑的話,不允許丟下姑姑一個人,知道嗎?”

“知道啦,孫婆婆,我肯定一直陪在姑姑身邊的。”楊過拍拍胸脯,“有我在,可冇人能欺負的了姑姑。”

“那如果郭芙欺負我呢,你幫誰呀?”簫曉突然問道。

楊過愣了愣,支支吾吾道:“那,那肯定,肯定是幫姑姑啊,不過郭芙武功那麼差,也欺負不了姑姑。姑姑武功可厲害了呢。”

“哈哈哈,過兒真會說話,你這是怕我欺負郭芙啊!”

楊過俊臉一紅:“姑姑就喜歡調戲過兒,我去吃飯了,不等你了。”

“瞧瞧,脾氣還漸長了呢。”簫曉看著孫婆婆吐槽道。

第二日,簫曉帶著楊過離開古墓。輕裝上陣,就背了一個小包袱。孫婆婆在古墓門口揮了揮手,紅著眼睛道:“等你們回來啊。”

下山過程中,楊過看見了一個可愛的小兔子,本來想捉來給簫曉玩,結果兔子異常機敏,跑得飛快,楊過興起了遊樂之心,一路施展輕功追了上去,兔子突然轉過山坳,忽然在一大叢紅花底下鑽了過去。

簫曉也跟著楊過一直用輕功追逐,也覺得新奇。看見這一大片花海,好像天然結成的一座花房樹屋,就知道這是原來他們練功的地方了。

楊過奇道:“山上還有這樣漂亮的地方,我居然不知道。姑姑,這裡可是練習玉女心經的好地方啊。”

簫曉道:“哪裡有這麼多早知道呢,早知道,我就不允許你追兔子了,耽擱了好多時間,我們還要趕去碼頭呢。”

楊過吐了吐舌頭,悄悄道:“姑姑一點也不可愛。”

“被我聽見了,罰你倒過來背誦《九陰真經》。”簫曉冷冰冰道。

“哈哈哈,追到我再說。”楊過玩性大起,又一溜煙跑開了。

簫曉笑了,哎喲,和我比輕功,我還會翻跟鬥呢。

打打鬨鬨下了山,來到碼頭。

找了一個船家,要去桃花島。船家說,不太熟悉。這時,楊過跳出來,說他可以指路。

簫曉又笑道:“路記得挺熟啊。幸虧你認識路,不然我們可以要在船上遊蕩了。”

楊過摸摸頭,道:“桃花島很好玩的。好多桃花,還有積翠亭,我可喜歡那個亭子了。”

“好,我們等會就能見識到了!”簫曉豪氣萬丈!出新手村第一站,桃花島。

船行了大半日,遠遠看見一個島嶼,楊過興奮起來,指著那個島嶼對簫曉道:“姑姑,姑姑,快看,那裡就是桃花島了。”

簫曉極目遠眺,島上麵積不算很大,但是鬱鬱蔥蔥,一團綠、一團紅、一團黃、一團紫,很是繁花似錦。簫曉讓船家靠近島嶼,然後攜著楊過跳到岸邊。

用內功喊道:“古墓派小龍女攜弟子楊過專程拜訪黃老邪與郭大俠,還望撥冗一見。”

聲音傳出去冇多久,就見三兩人跑來。

為首一人,穿著淡黃色的衣衫,隻見她眉目如畫,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翹,臉如白玉,嬌豔無比,正是郭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