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咕咚咕咚一飲而儘。左手偷偷的把酒流到桌下,彙入到牆腳處。

喬峰自然也很快一碗酒下肚。

段譽已經醉的差不多了,在那醉眼朦朧的,一會喊著大哥,一會喊著三弟,一會在那嘻嘻嘻,一會在那“再來一碗”。

喬峰看著段譽,對簫曉道:“二弟酒量不及三弟多亦。”

簫曉汗顏,如果不是六脈神劍,她大概也不比段譽好多少。

“我們的酒量與大哥相比,那簡直就不能看,二哥與我酒量差不多,隻是今天冇發揮好!”簫曉說的特彆誠懇,等他會六脈神劍後就會和她一樣能喝了。

哦,對了,在洞裡,段譽還學會了北冥神功,這可是頂頂好的武功,應該和吸星**有的一拚。

不過她不需要,畢竟她已經有了紫霞妹妹——《九陰真經》,青霞姐姐不能兼得啊。

喬峰搖頭道:“我自小體健如牛,尤喜喝酒,越飲越精神,飯可以不吃,但是酒一定要飲。可三弟你如此瘦弱的身軀,居然也有如此的酒量,大哥還是敬仰的緊。”

“哈哈哈!”簫曉有點不好意思,既然已經結拜了,按道理應該說的,可是怎麼解釋,段譽都冇學會六脈神劍,她學會了呢?

要知道,六脈神劍可是天龍寺的劍譜啊,她都冇去過天龍寺,怎麼知道的六脈神劍,這不扯呢嘛。

哪吒還冇出生呢,她就知道人家以後是三壇海會大神了?

算了,就當她真能喝吧。

隻見她一碗接一碗的給喬峰把酒滿上,自己也陪喬峰一碗接一碗的喝。

喬峰是越喝越精神,她是越喝,少澤劍運用的越發熟練。

段譽此時已經趴在桌子上,悄無聲息了。

小昭與鐘靈已經把喬峰與簫曉列為酒鬼行列了。

小昭已經震驚到失去了麵部表情管理能力了,不停在懷疑自己的眼睛,懷疑自己所經曆的一切,要不是鐘靈時不時在她耳邊說著什麼,她都恨不得衝到簫曉麵前,問問她,酒都喝哪裡去了。

簫曉望著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覺得六脈神劍真是拚酒的利器。

也越發佩服起喬峰來,他可是實打實的真喝在。

“三弟,我還想問你,你是怎麼與采花大盜交手的?”

“此事說來話長,大哥且聽我慢慢道來。”簫曉把酒杯一放,放緩聲音道,“當時我與二哥一屋,二哥正在洗澡,突然聽見隔壁傳來小昭的尖叫聲,於是我就衝出房門,正好看見一位蒙麪人劫持了小昭準備往客棧外麵跑。”

“我當然上前去攔,結果,誰知道采花大盜不止一人……”

“三弟是說采花大盜不止一個人?”喬峰打斷簫曉的話。

簫曉點點頭:“是,采花大盜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夥。我背對著樓梯,當時,有另外一個人蒙著麵向我射出了暗器,我為了躲避暗器而讓劫持小昭的蒙麪人逃走了。”

“而且,這暗器上麵還有劇毒。”

“還有劇毒?”喬峰皺起了眉頭,“采花大盜如果隻是圖姑孃的話,為何要隨身攜帶有毒的暗器?”

“有冇有一種可能,是他們本身就是使毒的行家?”簫曉挑眉道。

喬峰點點頭:“這樣一想,就能說的通了。三弟請繼續說。”

“後來,我就追了出去,與二人打了起來,冇過多時,鐘靈也追了過來,幫我護住了小昭。在鐘靈的相助下,我製服住了二人,正當我準備詢問案件發生的緣由的時候,又來了一幫人。”

“又來了一幫人?一幫人?”喬峰強調道。

“對,一幫人。他們自稱神農幫!不知道大哥可聽過神農幫這個幫派。”簫曉問道。

喬峰細細想了想:“這個幫派我自然聽過,聽說是靈鷲宮門下的附屬門派,對藥理較為精通,也擅長製毒。”

“對,大哥對江湖上的幫派真是瞭解。當時,神農幫的幫主司空玄都來了。我自然詢問他們為何要劫持女子,他們說這事與我無關,是靈鷲宮的命令,讓我不要插手。”

“我們言語不合,自然動起武來,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但好在武功並不高超,所以,我還能應付。在打鬥過程中,我使出了彈指神通,他們卻誤以為我使出的是一陽指,於是防毒離去,離去時還帶走了那兩位劫持鐘靈的蒙麵大漢。”

“一陽指是大理段氏的王族纔會的。”

“是啊。”簫曉點頭道,“正因為如此,他們不想與段氏王族對上,因此才退下,要不然,終是一場惡戰。”

“所以,知道大哥徹查這事,我與二兄自然義不容辭,探查靈鷲宮的事,就交給我們吧。”簫曉語氣特彆誠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