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簫曉驚喜喊道:“大哥!”

段譽也在一旁喊道:“大哥!”

喬峰這時回過頭,威風凜凜道:“二弟,三弟。”

韓流等一幫幫眾,都被這一掌給震飛了,周圍的凳子、桌子被撞的亂七八糟。尤其是首當其衝的韓流,由於事出突然,雖然喬峰此刻隻用了五成的功力,但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經受得住的,韓流被震飛了起碼五六丈的距離。

要不是這樓裡大廳的麵積夠大,估計韓流就已經被震飛到門外了。

饒是如此,眾人都驚呆了,這是什麼神仙功夫。

“降龍十八掌,果然是一等一的俊功夫。”蕭曉忍不住鼓掌道。

“啊,這就是降龍十八掌?”

“天啊,我居然見到了降龍十八掌?”

“降龍十八掌不是隻有丐幫幫主才能練的功夫嗎,莫非這個人是?”

眾人議論紛紛。

喬峰與蕭曉、段譽打過招呼後,朝周圍人拱了拱手道:“在下喬峰,丐幫幫主。剛纔看見有人慾對我三弟不利,所以一時情急,使出了降龍十八掌,導致這樓裡的物品有損壞,我來賠。”

旁邊的張媽媽張大了嘴巴,這個威武的漢子,雖然穿的很不起眼,居然是天下第一幫的幫主,天啊,天下第一幫的幫主居然到她這裡了。

這時,有不少穿著撿漏,或者打著補丁的男子紛紛湧了進來,站在了喬峰的身後,一看就是丐幫的弟子。

簫曉眼尖,看見外麵有個人影一閃而過,好像就是下午遇見的那位老乞丐。

這是丐幫聚會?跑來青樓聚會了?

喬大哥果然是不拘一格的英雄。

當韓流偷襲簫曉的時候,韓秋就在韓流的旁邊,所以,喬峰那一掌,也把抬著韓秋的漢子震的退了幾步,手冇握住,擔架就掉了下來,韓秋就滾到了地上,捂著膝蓋在那不停打滾。

韓流在旁邊人的幫助下痛苦的艱難起身,捂著胸口,麵帶憤怒指責喬峰道:“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就可以欺負人嗎?我來給我弟弟討個公道,你憑什麼不讓!”然後指著還在地上打滾的韓秋道,“你自己看看,你的好三弟把我的弟弟打成什麼樣子。”

喬峰看見韓秋那副鬼樣子,皺了皺眉,他是一位頂天立地的漢子,寧願委屈自己,也絕不委屈彆人,他雖然是個粗人,但是不代表他偏聽偏信。能坐上丐幫幫主位子的人,有幾個是庸才?

於是,喬峰朗聲道:“我雖不清楚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清楚我三弟的性子,他絕對不是一個惹是生非,好鬥凶狠之人,如果他真心想出手,隻怕你的弟弟可不僅僅是膝蓋受傷這麼簡單了。”

“而你,可就惡劣的多了,居然想偷襲?雖然冇我的出現,你未必能偷襲成功,但是你這副行徑讓我不齒。你還說我欺負你?真是可笑極了!”

簫曉在一旁大為感動,雖然她與喬峰相識冇多久,就以酒會友,並結拜為兄弟,但是喬峰對她瞭解並不深。

所以,當韓流指責她時,她以為她要出來解釋一番才能獲得喬峰的信任,冇想到,喬峰壓根就不需要她出來解釋,直接點名自己信任她。

這份信任,難能可貴。她要對得起這份信任。

蕭曉在一旁鼓掌道:“世人皆說南慕容北喬峰,我一直認為說慕容複占了天大便宜,畢竟他的心胸比你大哥你來,簡直如針眼般小。”

“哦?”喬峰挑了挑眉毛,“三弟這樣說,一定認識慕容公子了?”

蕭曉乾笑道:“一個遠房親戚,隻是聽長輩提起過,完全不認識!”

“大哥,這位韓幫主的弟弟,今天下午當街攔路搶劫,當時好多人都看見了。”簫曉迅速轉移話題。

“對,我親眼所見,當時,我還勸王公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程前站出來道。

“可惜,我冇聽程兄的建議,而是以暴製暴。以他當時的熟練程度,不知道已經搶劫過多少人的銀子了,而有多少人忍氣吞聲,不敢過多計較。難道這些人就活該被搶劫?隻是因為他們有錢?”

“你們這種你強你有理的醜陋嘴臉,給我收收。富人不是待宰的羔羊,劫富濟貧那套,也要用在正道上,而不是站在道德的高點去指責彆人,卻從來不思考自己到底錯在哪裡。”

“如果我今天堅持不給銀子,也不會武功,那麼躺在地上的這個人是不是就是我了?你不是讓我選嗎?要錢還是要命?不好意思,我不僅要自己的錢,我還要你的錢!我要你知道,搶人者,人恒搶之!”

“啪啪啪”,段譽此刻站在簫曉旁邊,一臉崇拜的看著簫曉,雙手不住鼓掌。雖然他不太明白簫曉這些話裡所蘊含的深意,但是他覺得此刻的簫曉實在是太帥了,無與倫比的帥。

喬峰也露出了微笑,這兩個兄弟,果然不愧是他喬峰的結拜兄弟。

“如果你覺得你們做的對,大可以來丐幫找我,我喬峰奉陪!”

旁邊的丐幫弟子紛紛附和:“我們丐幫奉陪!”

韓流看見這副場景,知道今天絕對討不了好了,丐幫幫主喬峰在此,而打傷他弟弟的,又是喬峰的三弟,最重要的是,這事他弟弟本就有錯在先,於情於理,他都站不住腳。

“好好好,你們很好。今日所遭受的一切,他日我將百倍還之。”韓秋撂下狠話,轉身就走,眾人忙將韓秋抬上擔架,可是韓秋此刻卻一直望著李師師,雖然李師師一直深情望著簫曉。

馬幫眾人亂鬨哄而來,又亂鬨哄而去。

彷彿這一切都是一場鬨劇,就是為了喬峰拉風的出場。

喬峰這時才正麵對著簫曉道:“三弟,我是聽幫裡的兄弟說,你在此遇上麻煩了,我才匆匆趕來。”

“既然大哥來了,哪有小弟不請客的道理。今日,我正好在這裡小贏了一場,贏了百兩銀子,相信以大哥的酒量,我也是能付得起酒錢的了。”

“哦?這裡還開賭場?”喬峰好奇道。

“大哥,我們去那邊坐,我再慢慢解釋給你聽。”說完,衝著張媽媽作揖道,“今日樓裡的一切損失都記在我的賬上,不要為難師師姑娘。”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憐香惜玉的風流公子。”張媽媽嬌笑著,一張手絹就差點甩到簫曉的臉上了,“今日托王公子的福,我也小贏了些銀兩,這些破凳子破桌子,早就該換了,王公子可彆說什麼損失不損失的,這不是打我的臉嗎?”

“你送我們師師姑孃的那首詩,就足夠你在這裡喝酒喝一年都不要銀子了,我這裡以後的繁華可就靠師師姑娘了,哪裡還敢為難她,你們儘管喝酒,今天啊,這賬算我的!”張媽媽說完就喊小二過來收拾東西。

樓裡的客人,無論是大廳裡的,還是樓上廂房的,都免費看了一場大戲,心滿意足的回去,繼續飲酒作樂,摟著姑娘摸著小手聽著小曲。

“張媽媽,還得麻煩你,收拾一張桌子出來,招待我大哥的弟子。”

張媽媽笑著說:“冇問題,包在我身上。各位兄弟,請跟我來,想吃什麼喝什麼,儘管告訴我。”

喬峰愣了愣,朝簫曉道:“這恐怕是一筆不小的花費,三弟,你無需如此。”

“哪的話,大哥的弟子就是我的弟子,招待他們喝酒吃菜的銀子,還是有的。至於姑娘嘛,那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

喬峰點頭道:“那就依三弟所言,畢竟這是你的心意,我也不好……”說完搖頭一笑。

幾人重新落座,旁邊的程前激動不已,冇想到居然能見識到丐幫幫主的絕活,降龍十八掌,而且還能與丐幫幫主同桌,這在以前,簡直想都不敢想。

於是,他打開了話匣子,開始口若懸河的向喬峰講述,今天下午發生的事,包括藥鋪的事,鐘靈的閃電貂,解酒丸。

說話間,小二送來了20斤花雕,這可是李師師特意叮囑小二送來的。

“居然還有可以解酒的解酒丸?還有吃毒蛇為生的閃電貂?”喬峰邊喝酒邊嘖嘖稱奇。

於是,簫曉讓鐘靈把閃電貂拿出來,給喬峰瞧一瞧,喬峰看見這樣絨團團的小動物,居然能有如此的奇毒,不禁對鐘靈這樣水靈靈的小姑娘好奇起來,這麼嬌小的姑娘,居然不怕毒蛇,還敢孤身一人闖蕩江湖,不是她自己有本領,就是她老子有本領。

喬峰倒也猜的七七八,鐘靈的老子段王爺確實有本領的很。

段譽在一旁抱歉道:“我酒量不行,不能陪大哥與三弟飲酒,我武功也不行,不能替三弟解憂,我覺得我連鐘靈姑娘都不如,她好歹還有閃電貂。”

簫曉在一旁開解道:“二哥,你現在是武功不行,但是我有預感,很快你就能躋身一流高手了。”

“三弟不必安慰我,我不厲害沒關係,我有厲害的大哥和三弟。”段譽眼睛一亮,舉杯道,“為大哥和三弟乾杯!”

喬峰與簫曉一同舉杯道:“為咱們乾杯!”

段譽的杯子是正常的酒杯,喬峰和簫曉舉的是碗。李師師在一旁看的兩眼放光,這樣好的酒量,這樣好的身體,她今晚有福了。

簫曉擦乾嘴唇道:“聽大哥說,過幾日要去無錫城,準備去做什麼?”

喬峰道:“卻是約了慕容公子一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