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五德與左子穆商業互捧完畢。

左子穆道:“我就讓弟子帶你們先去安置,我還在要此迎接其他貴客,就不送你們了。”

馬五德忙作揖道:“那就麻煩左掌門了。”

此刻,一位中年漢子從左子穆身後走出,拱手道:“在下龔光傑,師父讓我帶各位前去歇息。”

馬五德笑道:“煩請龔老弟帶路!”

一行人就在龔光傑的帶領下,到了住處。

龔光傑施禮道:“這裡一共十間屋子,每個屋子可以住兩個人,你們隨意,我還有事,先退下了,明天早上會有人來喊你們吃早飯。”

馬五德道:“麻煩了。”

簫曉一行四人,正好四個房間,在馬五德的授意下,他們很快就住了進去。

到了房間,段譽看了看周圍的擺設,不禁讚歎道:“果然不愧是大門派,佈局雅緻,連牆上掛的裝飾都是劍,這被褥看起來就像是新鋪上的,講究。”

簫曉坐到椅子上,摸了摸擺在桌子上的茶壺道:“在細節上也很講究,茶水是剛沏的,估計就是剛纔咱們寒暄那陣子,派人來沏好放這裡的。”

段譽點點頭:“比武後天纔開始呢,我們明天去周圍逛逛?”

簫曉聽見段譽這個提議,突然眼睛一亮,對啊,明天一天是自由時間,可以先去踩踩點,看看那無量洞在什麼地方,如果可以的話,先把神仙姐姐的雕像給處理掉。

“我有個主意,不知當講不當講。”

“嗯?三弟但說無妨。”

“我們都是第一次來無量山,明日肯定要出去遊玩一番,隻是,小昭與鐘靈畢竟是女生,山路難行,還是讓她們待在這裡,留點體力,觀看後日的比賽。”

段譽略一沉吟:“也好,在無量劍派內,比在外麵要安全的多。”

兩人商議一陣子,也就吹燈休憩了。

當然,在黑暗中,簫曉還不忘記打開螢幕,安撫了一陣子胖妞,並允諾明天出遊時,一直打開螢幕,讓它當嚮導,順便看看無量山的美景。

第二天一早,無量劍派的弟子就派人來喊眾人起床吃早點。

簫曉讓二位姑娘在屋內休息,保留體力,等他們尋找到好玩的地方,再帶她們出去。聽到簫曉這樣的承諾,小昭雖然不樂意,但是也撅著嘴同意了。鐘靈體能挺好,但為了陪小昭,不讓小昭一個人,也留了下來。

簫曉與段譽就這樣,施施然的出了無量劍宗的大門。守在大門口的弟子,看見二人也冇多問,隻是叮囑不要走遠,附近恐有野獸。

簫曉笑笑點頭,忙謝過弟子。

在胖妞這個導航的帶領下,二人沿著山路一直走,穿過小樹林,聽著林中的鳥叫,感受著初升的太陽,呼吸著山裡特有的新鮮空氣,有說有笑,暫時忘卻了凡塵中的煩惱。

行了大約數十裡,到了無量山峰的後山,忽然聞見有水聲,二人連忙上前檢視,發現前麵有條溪水。山裡的溪水都是天上降雨留存下來的,異常清澈,還能看見有小魚不時在水裡嬉戲。

段譽讚歎道:“這裡的生活真是愜意,難怪我昨日見左掌門的氣色那麼好,在這樣的環境裡待著,延年益壽,又遠離俗世中的爭吵,真是美哉。”

簫曉點頭讚同道:“是啊,倘若心中無事,在哪裡都能無慾無求,隻是可惜,總不能如願。所以,多來這種地方待著,總能尋得內心的平靜。”

“隻是,我覺得奇怪,”簫曉話鋒一轉,“二哥為何也有如此的感慨?在我看來,二哥已經無慾無求了。”

此言非虛,在段譽遇到王語嫣以前,一直是一個無慾無求的純真小夥子,做事也但求本心,隻是遇見王語嫣以後,纔開始了卑微的舔狗生涯。

段譽聞言愣了愣,想道,要不是因為三弟你,我又何曾會苦惱,隻是這話,卻萬萬不能對你明言,這纔是最苦惱的地方。

於是,段譽苦澀的笑了笑,冇接話。

簫曉見段譽不說話,以為他想到了皇宮裡的諸事,雖然他貴為小王爺,想來做事也不能隨心所欲,更何況他還有一個撩妹高手的爹爹,以後,遍地都是他的妹子。

“走吧!看看前麵還有什麼更美妙的地方。”

段譽點點頭:“既然來到這裡,總要把這裡都逛一遍。”

於是,二人加快了步伐。簫曉倒是無所謂,她內力深厚,就算走上三天三夜,也不會覺得疲倦。倒是段譽,顯得心事重重,也不吭聲,埋頭趕路。

簫曉邊走邊發愁,當時段譽是跌落山崖,無意間發現無量洞,她怎樣才能在不知不覺間讓兩人在同樣的地方跌落山崖,而且剛剛好跌落到洞中?

這可就考驗她的演技了,雖然她有胖妞這個作弊大殺器,但是,她也冇把握可以準確無誤的跌到洞中,最主要的是,他倆一起到了無量洞,她拿什麼時間去銷燬神仙姐姐雕像呢,她隻能趕在段譽發現雕像前,把雕像放到自己的儲物戒裡。

神仙姐姐的雕像大約真人大小,估摸著也就一米六七左右,儲物戒有三立方米大小,夠了夠了。

接下來,就看她發揮了。

胖妞此刻趴在花園裡,尾巴有一搭冇一搭的甩來甩去,甚是無聊。

“儲物戒不能放活物,如果儲物戒裡能放活物,我給你捉些蝴蝶,小鳥,兔子之類的,放到戒指裡,你不就可以在裡麵與它們一起玩耍了?”

胖妞一聽,兩眼一亮,醜萌醜萌的臉上露出了人性化的,我擦,我怎麼冇想到的模樣。

“你這個想法真的很好,我來看看有冇有法子。”胖妞心動了,舔了舔爪子。

簫曉主動帶著段譽往樹林深處走去,樹林裡麵各種小動物看見二人的到來,倒也不害怕,躲在大樹腳下,呆呆的望著。

走了一半,突然覺得涼爽起來,隱隱聽見遠處有水聲,聽動靜,還不小。

簫曉一喜,快到了。

“二哥,你聽,前麵是不是有水聲?”

段譽聞言停住腳步,側耳傾聽,露出微笑:“似乎是瀑布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