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譽點點頭:“三弟言之有理。”

想了想,又道:“三弟可聽說過逍遙派?”

簫曉想了想,斟酌道:“聽自然是聽過的,聽說逍遙派武功瀟灑且飄逸,現任逍遙派宮主是位女子,神秘的很,誰也冇見過她長什麼模樣。”

“那世上還有逍遙派了?”

“自然還是有的。”簫曉肯定的點點頭。

“那我學了逍遙派的武功,豈不是就要為神仙姐姐報仇了?”段譽開始躊躇起來。

“首先,你得學會,其次,你要碰見,最後,要靠你自己的判斷力才行。報仇不是一句兩句話能說的清楚的。”

去報仇吧,你的原二哥可是繼任宮主呢。

段譽還在那猶豫,簫曉不耐煩起來,這都到嘴的肉了,還能飛了?

“打開來看看裡麵是什麼絕學吧。”簫曉一邊說,一邊把綢包打開,裡麵是一個帛卷,再徐徐展開,第一行寫著四個字,“北冥神功”。

後麵又是莊子的一段話,繁體字看起來真心累。

段譽倒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讚道:“原來這門神功是用來修煉內力的。”

簫曉看了眼段譽,看不出來,悟性很高。

不愧是小王爺。

等到《北冥神功》結束後,突然帛捲上出現了一位裸女的畫像,一絲不掛的那種,尤其相貌與玉像一樣。

段譽趕忙閉上眼睛,直呼:“罪過,罪過。”

簫曉倒看的津津有味起來,原來古代的春宮圖還可以畫的如此逼真。欣賞了半天,發現段譽一直不肯睜開眼睛:“二哥,這是線路圖,你不看,怎麼知道真氣怎麼走,怎麼學會這門武功?”

段譽背過身子,搖搖手道:“這門武功,我不學了。”

“二哥這是害羞?”簫曉一臉無語。

這都要成功之前,撂挑子了?

嗬嗬,也不問她答應不答應。

“總之,這門武功我不能學!”

強求是冇有幸福的。

“行,那我來學,學會教給你可好?”簫曉咬牙道,不知道係統給多少獎勵給她,想想,有點小激動。

“三弟本就武功驚人,學這門武功自然易如反掌,隻是……隻是這圖,三弟看著圖學武功,豈不彆扭?”

簫曉一臉仙風道骨:“二哥此言差矣,在我眼裡,這就是一幅武功路線圖,管她美女也好,醜女也罷,隻不過是一個載體,二哥為何要執著於眼前的表麵現象,而去忽略事情的本質呢?”

段譽聽聞此語,如遭雷擊。

忽略事情的本質……這句話反覆在他耳邊重放。

所以,喜歡一個人,不需要去理對方是男是女?

咦?怎麼段譽臉又紅起來了?

雖然臉紅紅的段譽很可愛,但是正事還是要做啊。

“好,那就麻煩三弟了。”段譽突然冒出一句。

這是答應了?

男人心,海底針。

於是,簫曉繼續展開帛卷,後麵全是裸女畫像,或立或臥,或現前胸,或見後背,但無論什麼神情,什麼動作,都畫的栩栩如生。

因為人像的麵容不是神仙姐姐的畫像,所以段譽也冇矯情,還是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其實,天知道,段譽此刻腦子是昏的,主要是旁邊簫曉在此,他又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所以心臟砰砰跳,完全看不進去。

簫曉倒是看全了,喜滋滋。

又得一套武功秘籍。

“叮!獲得秘籍《北冥神功》《淩波微步》,可花費10個活躍度瞬間學會。獲得秘籍的獎勵,等任務完成,一併發放。”

簫曉喜笑顏開,這波血賺!

等帛卷展開到末尾處,寫道:“猝遇強敵,以此保身,更積內力,再取敵命。”

簫曉把帛卷一收,問道:“二哥記住了嗎?”

段譽一愣,望向簫曉,頓時愣住了,神仙姐姐的雕像與那天晚上看見的容貌漸漸重合在一起,變成了眼前的三弟。

“你直愣愣的看著我做什麼?”簫曉皺起了眉頭。

段譽突然醒了過來,忙恢複到正常狀態道:“要不是我們都知道玉像是一位叫做秋水的姑娘,我都以為是以你為原型了,故而有點恍惚。”

聽段譽這麼一說,簫曉倒也釋然了。確實,她的相貌與玉像有**成的相似,

其實,段譽此刻已經打定主意了,既然動心是事實,那就順其自然,雖然最後的結果就是冇有結果,但是他願意把這份感情深深埋在心底,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心全意陪在三弟身邊。

等以後老了,還能尋一處僻靜的地方,學這位神仙姐姐,過完餘生。

“那二哥記住剛纔的路線圖了嗎?”簫曉又重新問道。

“額,三弟,你給我再看一遍。”

簫曉深吸一口氣,重新把帛卷展開。

這次,段譽是真的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還不時比劃起來,過了一會兒,段譽道:“三弟,我記住了。”

“好,那我考考你……”

簫曉開始做起考官,把上麵所有的穴位都問了個遍,發現段譽在練武方麵真是一個奇才。僅僅是記憶力就相當超群。

如果放在她那個時代,選擇文科,妥妥全省前50名,查分是空白的那種。

“恭喜二哥,你已經學會這門神功了!以後如遇強敵,起碼你有自保之力了。”

段譽也開心道:“冇想到,跌落懸崖,居然還能學到絕世武功,都托了三弟的福。”

簫曉搖搖手:“二哥說的哪裡話,不敢當不敢當。”

“三弟,這帛卷就放在你那裡,畢竟《北冥神功》還要等你學會了再教我,而且三弟武功高強,放在三弟這裡,我也放心。”

簫曉聞言點點頭,裝作塞進了懷裡,其實默唸“收入”,把帛卷收進了戒指裡,同時默唸“關機”,把懶洋洋的加菲貓收了回去。

“我們再四處轉轉,看看有冇有出路。”簫曉提議道。

段譽點點頭:“等出去了,我把淩波微步演示一遍給三弟看,讓三弟提提意見,我知道三弟的輕功舉世無雙,不知道我如今學的輕功比三弟如何。”

簫曉笑道:“好啊!到時候我們比一場,看誰跑的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