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譽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想鼓掌,但是又覺得有點滑稽。

但無論如何,還是很佩服簫曉的。

能把武功和武器,運用到日常生活中來的,他還是頭一次見。

簫曉把衣襬放下,笑嘻嘻的跳下石頭,舉著劍走到段譽麵前道:“二哥,你看如何?這魚端的肥大,肯定好吃。你想吃燒魚還是魚湯?我看,都來點吧。”

……

“三弟,如果我冇有看錯,你手上的這柄劍,好像就是馬老爺送給你的稀世珍寶越女劍。”

簫曉點點頭:“二哥好眼光。”

“你用它來串魚?”

“我總不能跳到水裡去一條條撈吧,鞋子會濕。你知道,人與動物的區彆在哪裡?”

段譽搖搖頭,怎麼就扯到人與動物的區彆了。

“人會製造工具並使用工具。這就是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彆!”

“越女劍被人類製造出來,是用來做什麼的?難道隻是用來殺人?”

“是可以用來做任何可以做的事情,比如串魚。可惜這裡冇有火堆,否則生一堆火,把魚放到火上烤,再加點孜然、鹽巴等,美味的緊。以後出劍,還能聞見魚的芬芳,多好。”

段譽已經不會說話了,感覺簫曉句句是歪理,但是句句在理。

“你字多,我信了。”

冇想到段譽這麼快同意她美妙的思想,頓時讓簫曉覺得完全冇有挑戰的感覺。

“但是,你就這麼舉著劍去村裡,讓村民燒魚?村民會不會嚇死?”段譽提出質疑。

“你瞅瞅,溪水的旁邊是什麼?”簫曉諄諄善誘。

段譽聞言望瞭望:“都是樹林。”

“所以,劍也可以用來砍樹枝。”簫曉說完,就縱身躍到一棵大樹旁邊,右腳輕輕一點,離地已有幾丈,右手輕輕一揮,一根樹枝掉落下來。

簫曉刷刷刷幾下,把樹枝旁邊的小枝丫削掉,然後把魚串到了樹枝上,再把劍歸鞘。默唸“收入”,重新收回到儲物戒裡。

等簫曉重新站在段譽麵前時,段譽彷彿不會說話了:“你的劍呢?”

簫曉咧嘴笑了:“我剛纔的輕功如何?”

“很快,很輕盈,是上乘的輕功。”段譽評價道。

“不如比比?看誰先到小村莊。”簫曉指了指左前方的位置,“前麵有個小村莊,看看誰先到。”

說完,舉著串著魚的樹枝撒開腿就跑。

“哎呀,你偷跑。”段譽一邊譴責簫曉,一邊發力奔跑。

二人你追我趕間,很快就到了村莊的外圍。

雖然簫曉有意放慢速度,但是段譽長進的很快,簫曉不使出一半的功力都跑不贏段譽,要知道,段譽可是冇有內力的。

由此可見淩波微步的威力。

這是一座遠離塵世的村莊,村莊裡,有大片的田地,田裡,有黃牛在努力的耕田,田埂上,有幾個孩童在田野間玩耍,雖然衣服簡陋,但是臉上的笑容很真。

簫曉感慨道:“大理國現任君王是一位體恤愛民的好君王。”

段譽一聽說起他伯父了,連忙道:“三弟為何有這樣的評論。”

“你看,這村莊雖然不大,但是耕作的人卻一臉平靜,精氣神都不錯,顯然吃的飽穿的暖,並不為果腹而煩惱。這裡的孩童雖然衣裳不華麗,但是卻滿臉笑容,各個都身體皮實。如果君主不是位明君,怎麼會有這樣一番欣欣向榮的景象呢。”

簫曉此刻說的是有感而發,但是也不能否認,她還是隔空拍了一記小王爺伯父的馬屁。

效果十分之好,這比直接誇段譽還要讓段譽高興。

段譽此刻的臉上有種與有榮焉的幸福感。

“二哥為何有種自豪感?”

“啊?”段譽眨了眨眼,他早有心說出自己的身份了,但是又怕三弟知道他的身份後,不再與他坦誠相見,所以一直隱瞞了下來。

“我姓段,也是大理子民,有一位英明的君主,難道不是一件自豪的事情嗎?”段譽反問道。

簫曉為段譽的機智默默點了一個讚。

胖妞一直盯著簫曉手裡的魚流口水,開口道:“親愛的主人,你手上的魚,能分我幾條嗎?”

親愛的主人,在哪裡?

簫曉翻了個白眼。

“一共就五六條魚,哪裡能分給你幾條。”簫曉斷然拒絕。

“那分給我一條也行。”胖妞妥協了。

“你又吃不到,怎麼分給你?”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胖妞忙搖著尾巴道,“你把魚放進儲物戒裡,我就能嚐到它的味道了。”

“嗯,也不是不行,但是之前我拜托你的事情,還冇訊息呢。”簫曉開始循循善誘。

“哦哦哦,那個啊,正準備和你說呢。”胖妞毛茸茸的臉上充滿了討好的味道,“關於清塵的事,我與上麵溝通了,因為是為了更好的完成劇情,所以上麵同意了。”

“真的?”簫曉喜上眉梢,“那清塵術什麼時候能用?”

“大約就在今明天了。”

“嗯,那好吧,看在你這麼拚命工作的份上,那就烤一條香香的魚給你吧。”

“太好了,謝謝主人!”胖妞高興的在園子裡跳來跳去。

真是一隻有著與身形完全不符的敏捷小肥貓。

這下可以放心用麵具去與慕容複周旋了,隨時用起清塵術,簡直不要太瀟灑。

“三弟,你在那裡傻笑啥。”段譽突然回頭朝簫曉喊道,剛纔走著走著,簫曉就停住了腳步,然後站在那裡傻笑,他簡直一頭霧水。

簫曉反應過來:“我在計算去找大哥的好日子。走吧走吧。”

二人走進村莊,就有好幾個老人迎上來,問道:“你們是誰,怎麼會來我們劉家莊?”

簫曉忙拱手道:“幾位老人家好,我與兄弟來此地辦事,看見這裡風景優美,就來此欣賞,正好看見河裡有魚,就抓了幾條,想借你們廚房一用,把這魚弄熟了吃點。”

看,說話的技巧,借廚房用一用。

為首的老人家仔細打量了二人,看見二人相貌堂堂,衣著都十分華美,也不是壞人,而且隻是借廚房一用,於是笑著道:“那就來老漢家吧,光吃魚怎麼行,再弄點饅頭吃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