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天吩咐好後,就對包文龍道:“我還要開會,就不陪你了,改天等你有空,約你出來。”

包文龍微笑著點頭:“天哥你忙。”

黃天點點頭,就走到電梯處等電梯,後麵一幫人也跟了過去。

唯有剛纔黃天回頭吩咐的那個人——倪峰,留了下來,和顏悅色的對簫曉道:“請跟我來,我帶你去投資部。”

簫曉愣了愣,指著自己道:“我現在就入職嗎?”

倪峰笑了:“天哥都發話了,誰敢不讓你入職嗎?”

簫曉望著包文龍:“我,我……”

包文龍笑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安心入職,等你下班我來接你,免得你不認識路,走丟了,我怕貞貞咬我。”

簫曉如釋重負:“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人。”

包文龍笑著搖搖頭,真是一個有趣的小姑娘。

投資部在六樓,倪峰帶著簫曉來到投資部,找到投資部經理michae:“這是新入職的員工,到你們投資部報道,天哥重點關照的對象,要多傳授經驗給她。”

michae聽到是黃天親自交代來投資部的,立刻滿臉堆笑道:“好的,倪哥,我會照天哥吩咐做的。”

倪峰笑著對簫曉道:“我還有事,先走了,你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問michae,他是這裡的經理,資格最老,經驗豐富,由他帶著你,相信你會成長的很快。”

簫曉微笑著點點頭道:“謝謝倪哥,我會努力的。”

等倪峰走了以後,michae立刻開始旁敲側擊:“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天哥力薦你來我這?”

簫曉應對得體:“我叫林貞烈,會些計算機,也會些財會知識,今天與天哥第一次見麵,天哥可能覺得投資部需要新人,所以讓我來這裡學習。今後就拜托您了。”說完還微微彎了腰以示尊重。

michae上下打量了幾眼簫曉,看見對方穿著很普通,一點都不像有錢人的樣子,估計也不是天哥的什麼親朋好友,於是笑容淡了下來。

“既然你來我這裡,就好好學習。”說著指著旁邊的座位道,“那裡是你的座位,你去那坐著吧,今天你來的突然,電腦什麼的還冇配齊,我讓人給你拿點資料,你下午就坐那看看資料,熟悉下情況。”

說完,就走了,眼尾都不帶掃她一眼。

簫曉點點頭,默默走到michae指定的位子,坐了下來。

辦公室不小,裡麵大約有十幾個桌子,幾乎都坐滿了人。

簫曉坐的位子旁邊,是一位打扮非常時髦的女子,眉目裡透著精明,看見簫曉坐下了,就站起來問:“你叫林貞烈?這個名字挺好,我叫周秀蘭,以後請多指教。”

簫曉笑著回禮道:“我今天剛來,什麼都不懂,還希望以後你得空時能指點我一二。”

周秀蘭笑道:“你能得到天哥的賞識,讓他的得力助手倪峰帶你來我們這,想來你與天哥很熟悉了?”

簫曉笑道:“我今天第一次見天哥,可能是投緣吧。”

周秀蘭不滿道:“我又不出去亂說,你還保密呢。”

這時,坐在簫曉前麵的男子回頭朝周秀蘭道:“人家都說了,第一次見天哥了,你就彆八卦了,回去做事吧,今天下午要你交的表格交不了,你還要加班。”

“哼!”周秀蘭看見對方這麼說,也就不多說了,扭著腰坐了下去,很快,隔壁就響起了打字的聲音。

前麵的男子又回頭看向簫曉道:“你好,我叫胡林,來投資部三年了,以後你有什麼事可以問我,我有時間就告訴你,不要客氣。”

簫曉笑著對胡林道:“我叫林貞烈,以後請多多指教。”

正說著,走來了一位一身職業裝的女性,手裡拿著一堆檔案,簫曉看見了,立刻站了起來。

“喏,這都是michae要我拿給你看的資料和檔案,你下午就多看看吧。”說完,把檔案遞給了簫曉。

簫曉立刻接住,忙道謝:“謝謝美女姐姐送材料給我。”

這位女子笑了:“喲,還是位嘴甜的妹妹,以後就是同事了,有什麼不懂的就多問問前輩,不是壞事。”

簫曉連忙點頭道:“一定多請教。”

等美女姐姐走後,簫曉數了數,大約有五個檔案夾,找到其中一個最薄的打開一看,好傢夥,裡麵全是英文。

看這架勢,投資部的薪水應該很高啊。

全英文的檔案,不是學過幾年英語就能看得懂,這裡麵涉及一些很專業的知識,僅僅懂英文,隻會讀的磕磕盼盼。

隻是,這些,對於簫曉來說,簡直小菜一碟。

她可是精通五門外文的高材生。

投資部,顧名思義,與房產有關係,檔案幾乎都是成功的投資案例。

裡麵還有部分的法律條文,巧了,簫曉也懂。

所以,簫曉陸續看完了五個檔案夾裡的檔案,對中天集團的業務也大致有了一些瞭解。結合著時間,對香港的瞭解,哪些土地待開發,哪些土地今後會變成香餑餑,請問在座的各位還有比她更清楚嗎?

金指手用起來,有時候就是這麼爽。

簫曉笑了,看來michae這個位子坐不長了。

一個隻對風水魚感興趣的投資經紀人,又能走多遠。她隻不過稍微用點力,就行了。

旁邊的人都覺得奇怪,這麼一大堆檔案給了簫曉,為難也好,考驗也好,總是是有難度的。但是簫曉卻一聲不吭的在那翻著檔案,隻能聽見翻檔案的聲音,卻冇聽見她詢問的聲音。

她到底是都懂,還是不懂在那裝懂。

眾人都好奇極了。

隨著時間不斷的推移,簫曉終於從檔案中抬起頭來,看看外麵的天色,估計到了快下班的時間了,包文龍說好了來接她。

重點是,八個小時快到了,她馬上就要穿到《金枝欲孽》裡了,要再見到孫白楊了。

此刻,她的心情是激動又忐忑的。

改變了劇情,以後的每一步,都像重新來過一樣,要思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