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峰聞言點點頭:“上一任幫主把幫主之位傳與我的時候,就對我說過,冇有什麼比幫內上下一心更重要。一個英雄固然重要,但是一千個好漢團結的力量更重要。”

“今日之事,必然有緣由。雖然,挑事的全冠清已經被三弟處決,但是事情發生的原因一天冇有解決,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全冠清出現,來以此挑事。我們丐幫又能經曆多少次這樣的混亂呢?”

“所以,我懇請四位長老,把全冠清對你們說的緣由告訴我,讓我來為大家排疑解惑。”

李春來此時站在四大長老身後,他聽見喬峰說的如此大義凜然,不禁心生敬佩,上前一步道:“幫主,雖然我位卑言輕,但是我想把我知道的都告訴大家,讓大家來做一個判斷。看看全舵主當初是怎麼騙了我們的。”

喬峰看向李春來,點點頭:“李兄弟請說。”

“幫主,當初全舵主在命令我去騙白長老之前,就偷偷對我說過,說幫主雖然現在冇做對不起兄弟的事,但是不久以後就會做了,所以我們現在要趁機把幫主給趕下台,另選人才當幫主。”

“一開始我聽到這些話的時候都驚呆了,我一個丐幫普通弟子,全舵主和我說這個乾嘛,原來是為了後麵要我騙白長老鋪墊。”

“我當然不會相信他的一麵之詞了,畢竟幫主為人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就問他,有什麼理由這麼說。”

白世鏡追問道:“什麼理由?說!”

李春來嚥了咽口水,道:“要不是為了將功贖罪,這話我原本是打算嚥到肚子裡,打死也不說的。”

簫曉揚了揚眉,喲謔,這話說的,越發讓人好奇了。

果然,喬峰也追問道:“李兄弟請不用擔心,有話但說無妨,我能承受得住。”

“全舵主說馬副幫主之所以被人所害,全是因為幫主在背後指使。”

喬峰大驚:“什麼?我怎麼會加害馬副幫主?”

白世鏡在一旁厲喝道:“簡直一派胡言!這種冇有腦子的話,你們也信,全冠清也就騙騙你們這些大字不識幾個的粗人!這種風言風語,早就傳到我耳朵裡了,我權當他在放屁。要是我早知道,這些傳言都是全冠清放出來的,我早就打死他了,也就冇今日險些造成的大事。”

喬峰這時才發現,原來幫內早就開始風言風語了,隻不過自己一直在外奔波,都不知道原來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而白世鏡雖然已經有所耳聞,但也從來未曾與他說過。

李春來道:“我也是這麼這麼問全舵主的,我說喬幫主與馬副幫主一直以來都和平相處,怎麼會是喬幫主害的馬副幫主,無論從哪一點都說不通。”

白世鏡點點頭:“聽你這麼說,才知道,你也算有點腦子了,但是為何你還是被全冠清這廝說動,做下了這等欺下瞞上的事?”

李春來歎氣道:“隻怪我耳根子軟,又冇有主見,受了全舵主的欺騙。”

喬峰道:“我與馬副幫主雖然說不上是生死與共,但是我內心深處卻是十分敬佩他的,他在我們丐幫這麼多年,為丐幫立下了不少的汗馬功勞。我作為幫主,怎麼會對立下汗馬功勞的幫中的功臣下黑手?”

“簡直是荒謬!我喬峰在這裡發誓,如果害死馬副幫主的是我喬峰,就叫我身敗名裂,受天下英雄恥笑!”

簫曉趁機大力鼓掌,段譽也跟著鼓掌。

簫曉沉聲道:“各位長老和舵主都聽見了?我大哥敢發這樣的毒誓,是因為他心中無愧,冇有做出這樣的事,當然敢發這樣的誓言。”

“但是,我想請各位好好想想。全冠清一個人,就憑一張嘴,到處散播謠言,說喬幫主是害死馬副幫主的凶手,各位之中居然還有不少人相信,而被陷害的喬幫主,居然還要用發毒誓這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清白,這事要是傳了出去,江湖好漢哪有不恥笑丐幫的。”

“堂堂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為了丐幫鞠躬儘瘁,勞心勞力,一心隻為丐幫,從未有過一點的私心,這樣的好幫主,大英雄,居然被自己幫內的兄弟逼得要發毒誓。那請問,這些居然相信全冠清妖言的人,難道不愧疚嗎?”

簫曉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振聾發聵。

“當我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話語,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到底是誰在那妖言惑眾,那個人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定要置我大哥於死地。可是你們,你,你,還有你!”簫曉一個一個指著四大長老,“你們跟隨我大哥這麼久,我大哥什麼個性,你們不清楚嗎?你們怎麼能相信一個小白臉的話!”

這是何等的我擦!

四大長老聞言,頓時臉色煞白,愧疚、羞憤各種情緒同時湧上心頭。

吳長風率先道:“這事是我不對,我長了一個腦袋瓜子,就好像冇長似的。聽全冠清說你與馬副幫主不和,趁機勾結姑蘇慕容下手害他,他在我耳邊翻來覆去的說,我好像被他洗腦了一樣,居然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所以才聯合其餘長老一起背叛你,可是,聽幫主的話,再加上王公子的質問,我突然又清醒過來了,我們簡直就是混賬王八蛋!”

吳長風說完,扭頭對白世鏡道:“白長老,有功就賞,就錯就罰。我們這次犯的錯實在太大了,我也不向幫主求情,隻想請白長老你,按照幫規,讓我們自行了斷便是。我吳長風,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再拱手朝喬峰道:“希望到時,喬幫主還是我們丐幫的幫主,我十八年後,再投身丐幫,為喬幫主驅使!”

吳長風這話說的鏗鏘有力,在場的人無不動容。

喬峰眼圈泛紅,趕忙上前用力抱住吳長風道:“吳長老,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自行了斷的話,不要再說,丐幫還需要像你們這樣的英雄。”

吳長風哽嚥了:“幫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