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簫曉等段譽下樓以後,看了看周圍,已經冇有人注意她了。

正好,她用手摸著那些胖妞可能喜歡吃的菜,默唸“收入”,很快,桌子上也不剩什麼菜了,等段譽回來一定大吃一驚。

原來他的三弟還是一個飯桶。

簫曉此刻不方便打開係統,萬一胖妞一個不高興,從螢幕裡跳出來,那就熱鬨了。不過,給儲物戒裡弄了這麼多吃的,胖妞應該高興纔對。

看著腳下還剩下4壇20年的女兒紅,簫曉很滿意,一一摸了上去,很快,女兒紅不見了。儲物戒升級後最大的好處,就是往裡麵放東西,暫時不用考慮能不能放得下去了。

做完這一切,簫曉從窗戶看著外麵的風景,雖然二樓也不能登高望遠,但是看著樓下熱鬨的世俗氛圍,也算是一種享受。

街道上,有穿著樸素的小姑娘,雖然頭上冇有珠釵,但是滿臉喜慶的神情和曼妙的身姿,已經讓人賞心悅目。

有挑著擔子叫賣的賣貨郎,也有大娘在鋪子前麵討價還價,還有穿著開襠褲的小孩子在門前跑來跑去,後麵跟著幾個大點的孩子。

正當她沉浸在欣賞凡塵中的世俗時,耳邊突然響起了聲音:“三弟,掌櫃的都按照你的吩咐準備好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嗎?”

簫曉突然警醒,這武俠世界裡,要隨時保持警惕,怎麼人都走到跟前出聲了,她才知曉。簫曉挑了挑眉,還是經驗不夠。以後應該隨時讓體內的內力運行,在周身布出一層罡氣,這樣能預防一些偷襲。

回過神來,簫曉道:“零錢可換好了?東西可多?”

段譽點點頭:“零錢都換好了,掌櫃的還貼心給了我一個香囊,專門用來放零錢。不過……”段譽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二哥有話,但說無妨。”

“不過又是清水,又是牛肉,又是水囊,馬匹未必能放得下這麼多東西,我們可需要雇輛馬車?”

簫曉搖搖頭:“雇輛馬車,就大大限製了我們的路線,很多山路就無法前行了。”簫曉指了指桌

子上的食盒道,“這是掌櫃給你的?”

段譽點點頭:“這個食盒雖然看上去笨拙了些,但是裡麵很能裝些東西。裡麵還有乾淨的碗碟筷子,掌櫃的很細心。”

簫曉點點頭,笑道:“掌櫃有心了。”說完就打開蓋子,把一些菜肴放到食盒裡,重新蓋好。

“走吧。”簫曉提起食盒道,“馬兒應該都吃過飼料了,可以出發了,再不走,天黑翻不過山頭,可真要在山裡留宿了。”

二人走下樓梯,掌櫃的一臉熱忱得看著二人,尤其看著簫曉道:“果真英雄出少年,又是女兒紅又是牛肉,我還以為是哪位大漢需要呢,原來是二位公子。”

簫曉搖著扇子笑了:“掌櫃的開店這麼多年,見多識廣,英雄不敢當,但我們確實是少年。”

掌櫃的也笑了:“我以為客官還是謙虛幾下,冇想到,承認自己是少年倒是十分爽快。請問少年客官,這些水囊和牛肉好拿,這兩壇清水如何放呢?”

簫曉想了想,向掌櫃拱手道:“麻煩掌櫃用繩子把這兩壇清水係在一起,我放在馬上就行。”

掌櫃點頭道:“就依照客官的意思。”於是喊人吩咐去了。

走到門口,剛纔迎他們進來的小廝,在外麵牽著兩匹馬兒,看見他們來了,連忙迎上去,道:“客官,馬兒都已經用最上等的飼料餵過了,還喝過了清水。”

簫曉點點頭,從袖子裡摸出幾十個銅板出來遞給小廝:“辛苦了。”

小廝接過銅板,十分高興,這頂他好多天的工錢了。趕忙把銅板放到袖子裡,把繩子遞給二人:“請客官拿好。”

二人翻身上馬,簫曉對段譽道:“二哥,牛肉就麻煩你放在馬背上,水壇和食盒我拿著,水囊我們一個人兩袋,路上渴了可以飲用。”

很快,水壇繫好了繩子拿了上來,簫曉接過,橫放在馬上,馬兒倒也懂事,冇有嘶鳴。簫曉拍了拍懂事的馬兒,馬兒緩緩走了起來。

鎮子不大,街道本就擁擠,兩匹馬兒也跑不起來,也隻緩步走著。

段譽在後麵問道:“三弟,我們現在是先去糕點店,還是成衣鋪子?”

簫曉搖搖頭,朗聲道:“時間來不及了,看看日頭,太陽快下山了,我們直接出發吧。”說完,輕輕拍了拍馬的屁股,馬兒開始慢慢加速。

二人一前一後出了鎮子,輕車熟路地朝著剛纔來時的路前行著。

一會兒,簫曉在前麵,一會兒,段譽在前麵。

二人交叉在前麵帶路,路走著走著,就開始變得窄了起來,也崎嶇起來。

段譽不知道的是,那兩壇清水和食盒,已經被簫曉神不知鬼不覺地收到了儲物戒裡。

很快,就到了他們被打劫的地方,看著這熟悉的樹林,簫曉笑道:“上午我們在這裡,下午我們又回來了。”

段譽也感慨道:“是啊,能結識周洲那樣的漢子,也是緣分,誰能想到,他們那麼爽快就答應加入丐幫呢。”

“丐幫的英雄事蹟不要太多,這樣的事情任何人第一次聽見,都會熱血沸騰,畢竟,他們都是鐵錚錚的漢子,希望江湖上,真能留下他們的傳說吧。也不枉我們的一片心意。駕!”

簫曉說完,就拍馬急行。

段譽緊隨其後。

雖然沿途風景依舊,渴了就喝點清水,餓了就吃幾口牛肉,但是日頭漸漸落山,天快要黑了。

算算時間,也快到申時了,按道理,應該收到係統的提示了。

但是隨著日頭越來越黑,係統的提示音卻一直冇有出現。

簫曉皺起了眉頭,莫非係統又在悄咪咪升級?

真是一個善變的係統。

不管了,天色漸黑,這荒山野嶺的,先找到一個容身之處再說吧。

簫曉領著段譽一路前行。

說來也巧,在天快黑時,前方出現了一個建築物,簫曉勒馬定睛看去,好像是一座寺廟。

簫曉笑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