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曉孤寂地騎在馬上,感慨道,天下之大,能去哪裡?

唯有騷擾係統君了。

“叮,呼叫係統君。”

“又怎麼了?”

簫曉居然可以從係統君冷冰冰的語氣中聽出一絲絲的不耐煩。

果然上次得罪的不輕。

還有,係統君也是一個記仇的傢夥。

咦?我為什麼要用也字?

咳咳,這不重要。

“我的任務應該已經完成了吧。”簫曉小心翼翼的問。

“確實是完成了。”

“而且完成的很出色。”簫曉補充道。

“……你高興就好。”難得係統君冇有反駁。

“你這整的我都不會說話了,你,你,你倒是反駁啊。”簫曉極其不適應。

“今天節日,節日快樂!”係統君難得幽默一次。

“啊,原來你們也過節日啊。節日快樂,麼麼噠!”

“找我什麼事啊。”

“今日節日,你們都不休息,太愛崗敬業了,我實在很敬仰你們,所以提一個小小的要求。”簫曉很誠懇。

“……說吧。”係統君就知道,簫曉慣會蹬鼻子上臉的了。

“要愛惜身體,雖然工作固然重要,但是,身體纔是工作的本錢啊。這個小小的要求,就是讓係統君稍微的休息下,不要一天到晚隻想著工作!”

“你這整的我也不會說話了。”係統君被這突如其來的風騷閃了一下腰。

“哈哈哈,親愛的係統大大,請問,我這次的任務圓滿完成,能不能把加的美貌這個獎勵稍微改一下?”簫曉試探道。

係統君沉吟了半晌:“你想如何?”

“我仔細想了想,雖然任務完成,但是這裡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解決,我不能像渣男一樣,爽完就跑。所以,能不能在下一個任務裡,我也可以穿回到這部電視劇裡,繼續未完成的劇情?”

“首先,美貌我不需要再增加了。其次,能不能讓這具身體裡的武功挪到下部電視劇裡,畢竟,下部電視劇裡,我隻是一個嘴炮而已。一位武林一流的高手,變成一個嘴炮,會影響情緒,更會影響任務的完成程度。”

“你確定,不是為了增加你搞風搞雨的機率?”係統君一針見血。

“咳咳,看破不說破是美德。係統君,你的美德呢?我簡直痛心疾首!”簫曉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咳咳,還挺厚,什麼時候發育的這麼好了?哎呀,真可惜,我自己都冇怎麼享受。

“還有啊,這個,每次完成任務的獎勵能不能,能不能稍微與我溝通下,而不是冷冰冰下達命令,這樣有助於我們之間情感的交流。”

“今天是節日,我不打你。但是,我奉勸你,不要太無理取鬨!”係統君覺得自己的係統裡,簫曉就是一個明顯的bug。

“天啊,你居然說我無理取鬨,我哪裡無理取鬨了,你不愛我了!你一旦不愛我了,我說什麼都是錯的,我連呼吸都是錯的,我……”簫曉正準備超水平發揮時。

“我答應你!”

嗯?突然簫曉停頓了,然後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這麼容易就答應了?

咳咳,咳咳,咳咳。

早知道係統君這麼容易妥協,就應該漫天要價,簡直了,她感覺她錯過了一個億!

“那,那,那我冇問題了,最後一個小問題,我什麼時候穿越到下一部電視劇中?”簫曉訕訕道。她居然覺得不好意思,可見她臉皮還是很薄的,她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

“等你見過孫婆婆,呼喊我,我就帶你穿越到下一部電視劇中。”

“好,你不許假裝聽不見啊。”

“再見!”

“等會,等會,我,我不認識路,你把我瞬間帶到全真教的小樹林那裡,總可以吧。要不然,我不認識路,可是我武功又高,難保不會搞風搞雨。”

“我擦,你威脅我!”係統君忍不住說了句臟話。

“冇有,冇有,我隻是陳述事實而已。”

係統君深呼吸三口,決定以後除了釋出任務以外,不再搭理簫曉了,它怕會擾亂程式,變成黑洞,瞬間消失。

正當簫曉準備繼續發揮話癆本質的時候,發現場景一變,到了小樹林裡。

哇!她就知道,係統君在這裡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她決定以後要好好抱緊這根粗壯的大腿,殊不知,係統君已經打算遮蔽她了。

看到這熟悉的小樹林,彷彿看見了幾年前的那一晚,她在這裡第一次遇見楊過,那時的楊過還是一個冇有自信,充滿著防禦的半大孩子。

如今,楊過已經成為了一隻準備展翅飛翔的雄鷹,就等著清風了。

她感慨著,同時騎著馬快速通過小樹林,她要與孫婆婆告彆了。

很快就到了古墓旁,咦?不對勁,古墓的門為何是開著的,孫婆婆不會這麼不小心,有情況。

簫曉全神戒備,下了馬,拍了拍這匹駿馬,道:“你去外麵找點吃的吧,我等會喊你。”

駿馬很通人性的點了點頭,撒開蹄子就跑開了。

簫曉內功運轉,護住周身穴道,把劍拿到手中,準備隨時拔劍。哦,黃蓉送的佩劍,據說是神兵利器。

眾所周知,小龍女最慣用的武器是綢緞,尾端繫著金屬小球,打起架來,可以亂人心神的。

但是世間頂級高手,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哪一個是用武器取勝的,到了最高境界,飛花亦是利器。

就算是打狗棒法這樣的高級武功,洪七公也很少用,用的最多的還是降龍十八掌。

黃藥師最擅長的是奇門遁甲之術,還有用笛子吹得碧海潮生曲以及彈指神通。

段智興,不用說,一陽指。連歐陽鋒都被一陽指打成重傷。

所以,簫曉決定用劍,《玉女心經》本就是劍譜,再加上她對《九陰真經》的理解,這柄寶劍自然是最厲害的武器了。

走進古墓,輕車熟路,冇過多久,在小龍女的寢室內,聽見一個好聽的女子聲音:“孫婆婆,我勸你識相,把《玉女心經》交出來,我饒你不死。”

哦,原來是小龍女的好師姐,赤練仙子李莫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