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最後一次見到玄清子道長是在什麼時候?”

小道士緊皺眉頭道:“那是五年前的一個冬天,主持因為玄清子師兄與芸孃的事,已經給玄清子師兄下了最後通牒了。”

“最後通牒?”我緊皺眉頭,“因為他們的什麼事情下了最後的通牒?”

小道士驚訝地望著我道:“你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嗎?”

我愣了愣:“我已經好幾年冇有見到芸娘了,算算日子,差不多也有五年多的時間了,之前聽她說過她認識三清殿的玄清子,我本來想找玄清子道長問下她的蹤跡,冇想到……連玄清子道長都不見了……”

“那你是芸孃的……”小道士緊盯著我問道。

“芸娘是我的姐姐,我們從小就在一起長大,這次,我也是受了長輩的委托,纔出門來尋找她。”

小道士低下頭:“原來你是她的妹妹,那你知不知道為何主持要說她是妖精,還說師兄是受了妖精的迷惑纔會做出有辱師門的事。”

“什麼是有辱師門的事?”

小道士開始支支吾吾:“這個……這個貧道也不清楚,隻知道玄清子師兄是我們這一輩悟性最高的,本來主持是打算把他培養成下一任主持的,冇想到,他認識了你姐姐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以前什麼樣,後來又變成什麼樣,你們主持憑什麼說我姐姐是妖精?”

“貧道覺得師兄一直寬厚待人,對待我們與從前冇有兩樣,隻是主持說他,道心不純,再也無法降妖除魔……”

莫非,主持知道芸娘是妖精,所以要玄清子去降服芸娘,但是玄清子不肯,所以主持就……

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人可以修道,世間萬物都可以修道。再說,妖精也分好壞,憑什麼動不動就說要降妖除魔,降哪門子妖,除哪門子魔。

“那其餘的道士有冇有說過關於玄清子道長的事情,不可能一夜之間,玄清子道長與我姐姐就這麼不見了?”我著急道,“或者,你們道觀有冇有一直不允許你們進入的地方?”

“那天下了一場鵝毛大雪,主持不許師兄進屋,讓他在大殿外好好靜思己過,那天的雪花大得嚇人,師兄就一直站在那裡,貧道在屋內都覺得寒冷異常,外麵風那麼大,師兄也是一介凡人,所以……趁著夜色,貧道就偷偷拿了幾個饅頭摸到師兄身邊……”

“貧道當時還勸師兄,不要惹主持生氣,主持還是很看重師兄的,讓他道個歉服個軟。師兄看見貧道過去,很欣慰,還誇貧道是一個忠厚老實的好孩子,說這事是他與主持有關道的見解不同,是冇辦法道歉,還讓貧道……”

說到這裡,他緊緊皺著眉頭,十分不解。

“讓你做什麼?”我趕忙追問道。

“讓貧道去道觀附近的一座山上,說那裡有一個洞府,是你姐姐平常待著的地方,前不久,主持把你姐姐打傷了,還不許他去見她,他很擔心你姐姐的傷勢,讓貧道等天亮了,找個時間去看看她。”

什麼?我猶如晴天霹靂,芸娘被打傷了?雖然她是化形冇多久就下山的,但是她怎麼說也是有五百年道行的,怎麼會被一個凡人打傷?

“是用什麼打傷的?是法器嗎?”

“法器?”小道士突然抬起頭看我,“主持除了降妖除魔外從不動用法器,莫非你姐姐真的是……是……是妖怪?那,那,那你也……”

“就算我是妖怪,我也是一隻行善的好妖怪,你有什麼可怕的。”我冷冷望著他道,“如果不用法器,如何能傷了我姐姐,如果我姐姐是一隻壞妖怪,還會給主持動用法器的機會?”

“快說!後來你去冇去山裡,見冇見著我姐姐?”

小道士低下頭默唸了幾句經文後,平靜下來道:“你說的對,妖精也分好與壞,與人一樣。後來,天微微亮,貧道就偷偷去了那座山,也找到了那座洞府,隻是……”

“那裡隻留下居住的痕跡和一攤血,等貧道回來準備把這件事告訴玄清子師兄的時候,發現連玄清子師兄也不見了。”

“貧道後來問了好些人有關玄清子師兄的事,但是大家都閉口不言,貧道隻好也閉口不言,暗中打探。最近一年,貧道發現,我們三清殿建立在這裡,是因為要鎮守原本在這裡橫行的大妖,大殿有條密道,就是通往大妖的墓地。”

“會不會是……?”小道士抬起頭望著我,“貧道隻是猜測,但是貧道冇有本事打開墓地的大門,如果姑娘有幾分本事,不如深夜一探。貧道為姑娘帶路。”

說完,他雙手合十,道了聲“無量天尊”。

“今天夜裡?”

他點點頭:“主持三天前就出門論道,明日纔回,今晚是最好的時機,但是貧道不知道墓地裡有什麼,萬一不是貧道所想,希望姑娘不要認為貧道是故意欺騙姑娘。”

難怪門口那算命的說我今日還願之事會有波折。

“好!”我點點頭,“子夜時分,還在此處,我在這裡等你,希望你能出現。”

“貧道一定在此恭候。”

說完,我走出大殿門口,回頭深深望著這殿門口的牌匾,今夜,一切都會見分曉。

走出道觀冇多久,我就隱身前往旁邊的樹林裡,靜等天黑。

我不知道小道士講的話有幾分真假,但是除了他以外,也冇有彆人能告訴我緣由,今夜,龍潭虎穴,我也要闖一闖。

等月亮出現,我吐出體內的靈丹默默汲取靈力,為即將的大戰做準備,雖然族長並未賜我法器,但是手中的鐲子卻在我吞吐靈力的時候,閃著光彩,與月亮交相輝映。

看時辰快要到子時,我默默隱身進了道觀,道觀裡有幾道氣息,但是都算不上強橫。在大樹下,我看見了那道挺拔的身影。

我現身在他身後,輕輕拍了拍。

他轉過頭看見我:“姑娘果然是有幾分真本事的。”

“何以見得?”我挑眉問道。

“道觀雖然海納百川,但也是有陣法的,到了晚上,就會自動啟動陣法,以防妖魔鬼怪。可是姑娘到貧道麵前,都冇有觸動陣法,可見姑孃的本領。”

我被他誇得一頭霧水,道觀還有陣法?

我完全不懂,但是我進來的時候,並冇有感受到任何的阻礙,所以,陣法,其實,是不是一個說辭,實際並不存在?

“還煩請道長帶路。”我決定什麼也不說,因為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他點點頭:“請姑娘小心。”

我跟著他,從小徑徐徐而行,他走得不快,但是也很堅定,我也不說話,跟著他。

密道我原以為會在大殿中的三清雕像的後麵,因為這道觀依山而建,這三清雕像的後麵就是山體。

道觀很安靜,除了樓上的點點燈光,隻有月亮的光影,七彎八繞,他停在一處水井前,然後轉過身望著我:“觀內有兩處水井,五年前兩處都能打水,現在,這一處平時都有人看守,不給靠近,所以,貧道猜,這底下定有玄機。”

“如今這看守水井的道士呢?”

“無量天尊。”他雙手合十道,“貧道與看守水井的道長說,今晚讓貧道看守。”

我走到水井旁邊,往下看去,一絲水汽也無,井底乾涸很久了。

這樣一個無水的水井還需要看守,定然有古怪。

我點點頭:“那就麻煩道長在此等候,我去去就來。”

說著,我縱身一躍而下,很快,就到了井底,井不深,也不大,除了泥濘外,我並無任何不適感,我皺著眉頭,小道士騙我?

就在我抬頭往上看的時候,月光正好照射進來,我手腕上的手鐲也發出了光彩,突然,旁邊的石壁一聲光華閃過,我閉上雙眼,耳邊隻有風聲。

一陣暈眩後,我睜開雙眼,周圍漆黑一片,我放出靈識,細細探查,這是一處幽深的山洞,深不見底。

我隨著靈識慢慢往前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見前麵有盞油燈,油燈的光亮不大,但是無風自動,我往前看去,前麵是一座石門,門口兩座石獅,石門緊緊閉著。

門上有門環,既然來到這裡,還有什麼不能做。

我上前,握住門環,使勁一推,門緩緩開了。

映入眼簾的情景,讓我大吃一驚。

五年多未見的芸娘,盤膝而坐,一頭白髮。她身邊,是一張石床,床上躺著一位身著道衣的道士,緊閉雙眼,一動不動。

芸娘聽見聲音,緩緩睜開雙眼。

看見我時,愣住了,柔聲道:“你是誰?你為何會來到這裡?”

許是許久未開口的原因,芸孃的聲音有幾分沙啞,與我印象中的聲音,完全不同。

“芸娘姐姐,你五年未歸,你可知道族長有多擔心你?”我站在她麵前,看著她,她憔悴了好多,一頭烏黑的長髮不知何時變成了一頭白髮,銀光閃閃。

她聽見我說到族長,雙眼一亮,再次開口道:“你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