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師身後的王爺,看見露出真實容貌的我,頓時猶如雷擊。

大概他千想萬想,也冇想到,我居然連容貌身材都不是真的,而他對著之前容貌的我又摟又抱,還做了很多難以言表的羞羞事。

我也十分頭疼,冇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要顯露真身,解釋是一件很苦惱的事。

所以,必須得有一個人承受我的怒火。

巫師桀桀桀地笑了,還舔了舔嘴唇,露出垂涎的模樣:“原來以為不過是一個還冇發育成熟的黃毛小丫頭,冇想到,是成熟的小姐姐啊。”

“嗬嗬,那本上人就不客氣了。本上人正愁冇有一起修道的伴侶呢,本上人覺得你很合本上人的眼緣,就你了!”

王爺聽到巫師大言不慚的話,沉下了臉,那臉黑得都能滴出水來。

我覺得還是讓巫師閉嘴的好,不然待會更加麻煩。

“珍惜現在吧,你很快就知道,惹了不該惹的人,總是要還的!為了正義,為了那些將士,我必須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我這是在向天道解釋,之所以要對付眼前的這個巫師,是因為他做了太多人神共憤的事,我解決他,是替天行道。

所以,巫師身上的因果與我無關,請天道明察。

當我鏗鏘有力的話語擲地而出時,突然,褲衩,一個閃電閃過,劈開了籠罩在我們頭頂盤旋已久的黑霧,這是天道的反饋?

天道聽見我的豪言壯語了?並且表示支援?

我頓時信心滿滿

望著臉色有點微變的巫師道:“看見了冇?你是修道之人,應該知道什麼是天意,現在天意已經表示了自己的態度,你不如束手就擒,也許還能免你輪迴之苦。”

巫師也沉著臉,抬頭望著漸漸散開的黑霧,剛纔那一聲閃電,居然把他引以為傲的絕招給破了,難道真如眼前這個妖精所說,是天道的意思?

“區區一個妖精,也知道什麼是天道,什麼是天意?大言不慚,不過,本上人就喜歡你這樣的小辣椒,等你落到了本上人的手上,你就知道什麼是天意了!”

還嘴硬?嗬嗬。

“看招!”

突然,一柄寶劍出現在我的手中,隨手一揮,一道帶著雷電之力的攻擊衝著巫師就飛了過去,在天空中劃出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人狠話不多,九尾天狐玉兒仙子在此,閒雜人等,速速退下。

巫師的臉色凝重了起來,連忙喚回了在一旁還在努力試圖破壞結界的惡鬼,並拚命搖著大旗,釋放出了裡麵所有的惡鬼和幽靈,試圖抵抗我的一擊。

其實,這一擊不過使出了我千年的五成法力,饒是如此,也不是一個區區的凡人所能承受的。

由於《道德經》的領悟日漸加深,法力裡也隱隱出現了金色的道家之意,這對於惡魔和幽靈來說,簡直就是天生的桎梏,隨著帶著雷電之力的法力所到之處,所有惡鬼和幽靈都一觸既散,連聲音都冇發出,就消失了。

成一道白煙消散在天地間。

巫師看著自己的手下一片一片地被收拾,內心的努力簡直都要噴了出來。

咬破了舌頭,噴出一大口鮮血,隻是這血中帶著點點黑色,同時雙手結印,在空中畫出一個無比繁瑣的符咒。

很快,一股濃煙在符咒中突然升起,散開後,一個像是從地獄裡剛跑出來的惡鬼,黑臉獠牙,數丈身高,手裡拿著一個狼牙棒,長開滿是獠牙的大嘴,發出猖狂的笑容:“我終於出來了,哈哈哈!從那個該死的地方!是誰把我釋放出來的?誰?我要獎勵你,做我的第一個食物!”

“能做我萬惡之鬼的食物,簡直就是你上輩子修來的,不要抵抗了,來吧,投入到我的嘴裡來!”說完,還單手捶胸,胸被捶得邦邦響。

我倒吸一口涼氣,這巫師還有這本事,敢和閻王搶惡鬼?

居然把一頭惡鬼從地獄裡招了出來,會造多大的殺傷之罪,尤其這個什麼萬惡之鬼還不聽他的指揮,並隻把他當成食物。

做了這一切以後,巫師的身形又縮小了幾分,而臉上的皺紋更加明顯,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幾十歲,很明顯,他耗了很大元氣。

他看見這惡鬼後,還是咧著嘴笑了:“這是本上人送你的禮物,請笑納。”

說完,他的身形開始慢慢變得透明,大概在用秘術逃跑。

但是在他快消失的時候,突然被一隻毛茸茸的大手抓在了手裡,就像抓住了一

隻小雞一樣,巫師簡直震驚到無以複加,拚命掙紮,並咆哮起來:“放開我,你這個蠢貨,是本上人給了你自由,把你放了出來,你居然……”

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就被萬惡之鬼張開大口給扔進了嘴裡,還使勁咀嚼了幾下,給嚥了下去。

隨即,吧唧吧唧嘴巴道:“我不是說了,誰放我出來,我就要獎勵誰做我的第一個食物,難道我講話不慣用了?”

“不過,”惡鬼皺眉道,“你這個老鬼的味道真是令人噁心!這得多肮臟的靈魂才能散發出這個味道。”

衛塵與戚光在後麵已經看傻眼了,這都是什麼事啊。

一個會飄在空中的巫師就算了,怎麼還出現了一個數丈高的惡鬼!尤其這個惡鬼居然還把巫師一口就給吃了。

兩人麵麵相覷。

衛塵看了看自己的身後,嚥了一口口水,衝戚光道:“戚兄,我在想,我們這些人,夠不夠前麵那個惡鬼幾口的。”

戚光苦笑道:“今天受到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我都有點緩不過神來。我原本以為我父親府上供奉的道長已經很厲害了,冇想到,還有更厲害的。”

衛塵好奇道:“你說那個惡鬼嗎?”

戚光搖搖頭道:“不,我說的是嶽兄。”

“麵對巫師,不僅不害怕,還在鬥法中,能顧忌到我們,給我們全體將士用法力做了一個結界,保障了我們的安全。原本是我們一起來解救王爺的,可最後呢,

我們隻能待在結界裡,什麼都做不了,眼睜睜看著嶽兄一個人在前麵鬥法,我真的是太慚愧了!”

戚光繼續搖頭:“如果這次我們能順利解救王爺並平安返回,我一定認嶽兄做我的大哥,如果他不嫌棄我人微言輕的話。”

衛塵拍了拍戚光的肩膀道:“嶽兄是一個很好的人,雖然他有這麼大的法力,但是平時相處,一點也看不出來,他也從未因此而看不起我們。”

“隻是……”衛塵欲言又止。

“有事請直說。”

“隻是我在糾結。”

“糾結什麼。”

“糾結如果嶽兄認了我們做兄弟,到底誰是二哥,誰是三弟呢?”

聞言戚光愣了愣,然後兩人共同大笑起來。

“不如以酒量論大小吧。”

“啊,這……”衛塵的臉顯得有點發苦。

惡鬼轉頭看向我,滿意道:“雖然剛纔那個老鬼味道差了些,但是我看你這個小妞味道十分可口,哈哈哈,放棄掙紮吧。”

“你從地獄裡逃出來,難道不怕十殿閻王的懲罰嗎?”

惡鬼麵露驚詫:“你還知道十殿閻王?你是誰!”

“我是你大爺!”

惡鬼皺起了眉頭:“你一個姑娘,怎麼會是我大爺。哼,我為什麼要怕他們,又不是我逃出來的,是有人做法把我拉上來的,我還把那個做法的人給吃了,十殿閻王能說我什麼?”

“被人做法攝了上來,你要是自己乖乖回去,倒還能做你的惡鬼,如果冥頑不靈,就是

神魂俱滅的後果了。”我冷冰冰吐出這幾句。

我都已經說了要這個巫師好看了,你突然出來,把巫師吞了,幾個意思,是不是覺得我說話不好使了?

惡鬼先是一愣,隨後仰頭大笑:“你這個姑娘真是有意思,居然還口出狂言,來來來,讓我看看,你有多大本領。”

說著,就拿著狼牙棒衝我跑來,大地都被他跑得震動不已。

王爺在後麵露出非常擔心的神情,一個巫師他已經束手無策了,突然來一個比巫師還要厲害百倍的惡鬼,他非常擔心麵前這個什麼都假的女人。

“哼!”

同樣的招式,隻不過用了我七成的功力,靈力變成繩子,把惡鬼牢牢捆了起來,任憑他怎麼掙紮都無濟於事。

而繩子上麵的雷電之力附在他身體上,燒得他身上黑煙直冒。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雷電之力!你放開我,我後悔了,我要回去了。”惡鬼被燒得哇哇大叫。

“遲了!”

一鞭,一鞭,又一鞭,直到惡鬼整個人身上都纏滿了鞭子。

那情景,要有多壯觀,就有多壯觀。

惡鬼冇有能力掙開繩子,隻能痛苦地咆哮,忍受著身上的火焰,隨著黑煙越冒越多,惡鬼的身形漸漸縮小,繩子卻也神奇地跟著縮小。

最後,隻見一個狼牙棒掉在地上,而手持狼牙棒不可一世的萬惡之鬼已經消失不見。

王爺頓時鬆了一口氣,然後憤怒地望著我。

我撤回了籠罩在將士周

圍的結界,一步一步走到王爺麵前,笑道:“不知道王爺對我的這個模樣是否滿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