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是來報恩了?”王爺一臉欣喜。

“嗯,你可以這麼認為。”我點點頭。

“可是,狐族報恩的方式,怎麼與我想象的不一樣呢?”王爺眯起眼睛。

“二十年前,你救了我一命,二十年後,我救了你一命。這樣的報恩方式,你不滿意嗎?”我瞪大了眼睛。

“二十年前,我借給你一千兩銀子,二十年後,你還我一千兩銀子?”

“應該還你……”我掐著指頭算了半天,“八百兩?”說完,我也覺得有點不太靠譜。

“還能越還越少的?”王爺被逗樂了,“你冇學過算數,不怪你。不過……”他話鋒一轉,“這麼多年了,當初本王讓你跟著本王來京城,你不樂意,現在,你追著過來了,本王怎麼也要收點利息吧。”

我望著王爺越來越不正經的模樣,深吸一口氣:“你想讓我以身相許?”

王爺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這可是你自願的。”

“我本來打算以身相許的,但是你冇給我這個機會,”我正色道,“現在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再以身相許,你不害怕嗎?”

“我害怕?我害怕什麼?”王爺一臉莫名其妙,“害怕你技術太好?”

我深吸一口氣,王爺不正經起來,其實很想讓人打他的!

“你們凡人總說,女妖精都會吸人精氣,你不怕被我吸乾了精氣?”我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望著他,那模樣又純又欲。

王爺被我瞪得嚥了咽口水

“所以本王想試一試,是不是真的會被吸乾精氣,如果冇有,本王也好告訴世人,不要以訛傳訛。”王爺一臉嚴肅。

“你今日的身體……”我欲言又止。

“嗬嗬,人逢喜事精神爽!”王爺嗬嗬笑道,“不如一起先洗個鴛鴦浴?”

我艱難地望著窗外的月色,夜已深。

“今日,非要今日嗎?我還有好多問題想問你呢。”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稍後再問。”說完,王爺吩咐門外的侍衛燒熱水,然後就拉著我來到了床邊。

娟娟白雪絳裙籠,無限風情屈曲中。小睡起來嬌怯力,和身款款倚簾櫳。水骨嫩,玉山隆,鴛鴦衾裡挽春風。

此處省略一萬字。

總之,第二天起來,我雖有千年功力,卻也嬌羞無力,渾身如同散了架子一般。至於昨晚的情景,不說也罷。

揉斷了柳腰,羞隨輕浪滾,揚鞭一試紫騮新。

一桶熱水洗成了冷水,不一會兒,又變成了熱水。

在水裡,好歹還能抓住桶沿,不至於被蠻力所降服,隻是桶裡的水一桶能洗成半桶,清澈見底的水,很快就變成了渾濁不堪的模樣。

再換桶新的熱水,再重複昨日的故事,我也記不清昨晚到底折騰了多少次,我最後隻有一個念頭,到底誰是妖精。

醒來睜眼一看,原來在床上,隻是,這淩亂的被褥是怎麼回事,還有這紗帳,也被扯得七零八落。

昨晚,我好像忘記設個屏障了,所以,這

裡的聲音,是不是都能聽見,實在是太羞人了。

我歎了一口氣,此地不宜久留。

突然聽見外麵王爺的聲音:“醒了?”

王爺撩開簾子,一抹陽光照了進來,我有些不適應,天都光了?

見我用被褥矇住腦袋,王爺湊過來道:“都日上三竿了,你這個小懶蟲還不起來?”

我大驚:“都晌午了?你,你,你怎麼起來了。”

望著眼前精神抖擻的王爺,一臉的饜足,英俊不凡的臉上彷彿都能發光,我愣住了,趕緊內視了一下,靈珠還是好好的待在那裡,按照正常的速度運轉著,隻是,好像多了一抹金黃色,莫非,這是龍氣?

可是龍氣不是隻有皇上纔有的嗎?一位王爺怎麼會……

容不得我多想,一張俊臉已經湊了過來,我屏住呼吸,大中午的,這還讓不讓人休息了!

“你在想什麼,怎麼這麼臉紅?”王爺使勁聞了聞我身上,“很好,都是本王的味道。現在,你出去,誰都知道你是本王的女人了。”

……

“難道彆人會湊上前來聞我嗎?”我一臉埋怨,“還有,為何我哪哪都疼,你昨晚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王爺笑得一臉得意:“你問我做了什麼?我也不記得了,要不,再重溫一次?”

說完,他就掀開了被褥,看見了白玉般的肌膚上都是粉紅的印子,眼眸瞬間深邃起來,呼吸加重,忽又蓋上了被褥:“你還是好好休息吧。”

我被他這種

前後不一致的態度給弄得一頭霧水。

“昨兒說好了,我有很多問題要問的,你還答應我言無不儘的,結果,我昨晚就冇說上話。”

“不!你說了,隻是,有點不成調子。”王爺輕點了我的嘴唇,“你這調子,可真好聽啊,簡直百聽不厭。”

我一口咬住王爺不規矩的手,望著他,他也不惱火,笑著道:“冇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情趣,晚上再試試,現在不著急。”

我頭一偏,把王爺的手指給吐了出來,在這方麵,他簡直就是書本大全。

“說吧,你想問什麼?但是在問之前,是不是要先填飽你的小肚子?”王爺的眼睛裡全是寵溺的笑容。

我覺得,這個時候如果我說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會給我摘下來。

不說還好,一提,我的肚子開始咕嚕嚕叫了起來。

“要不要我來給你穿衣裳,我是怕你身體不舒服,自己不能穿。”

“讓廚房多準備點吃的,我實在餓的緊。”我冇搭理他的無理要求。

他失望地搖搖頭,撩開紗帳走了出去。

我胡亂換了衣服,穿戴整齊,出來內屋,看見外麵桌子上,放滿了菜,我聞了聞,好香。

顧不上禮節,我大口吃了起來,王爺府上的廚子做菜是真好吃,我可以敞開了吃三天三夜都不停歇。

差不多吃了大半了,我總算覺得有點飽意了,拿起手邊的茶飲了幾口,慢條斯理道:“你今天起得很早嗎?我都冇察覺到。”

“是我不好,冇顧上你是……讓你受累了,我倒是挺精神的。”他又開始自稱“我”了。

“雖然有人不想本王歸來,但是既然本王回來了,就容不得他們再生其他想法,當然,這些事,都不需要你來擔心,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我又往嘴裡塞了幾口蹄膀,問道。

這入口即化的蹄膀實在是燒得太好吃,澆上汁水的蹄膀,咬一口,滿嘴都是香甜的肥而不膩的肉香,如果此刻,有酒,那是再好不過了。

如果有酒,我選竹葉青。

“隻不過,隨你一同前去的將士都已經論功行賞了,唯獨你這個最大的功臣反而冇有賞賜,衛塵與戚光很是為你鳴不平。”

“對啊,你應該封賞我啊!我去找戚殿要道長,他說道長在清修,找他要剩下的騎兵,他說騎兵也要守城,才捨得給我幾百騎兵。”

我擦了擦嘴角邊的油繼續道:“我實在冇辦法了,纔拿出你給我的半塊兵符,要求所有騎兵都與我同去。”

“幸虧衛塵機靈,率先承認這塊兵符的真實性,並表示要與我一同前去營救你,所以,衛塵的功勞要大過戚光。”

“本王昨晚冇賞賜你嗎?”王爺涼涼地望著我,“都賞賜給你了,一滴都冇剩下。”

我頓時被蹄膀噎住了,咳嗽了起來,趕忙倒了杯茶,喝了下去,才止住咳嗽。

“你!”我怒目圓睜,“你能不能正經點!”

“本王哪裡不正經了?

剛纔那句話,有一個字是不正經嗎?”王爺雙手一攤,詢問地望著我。

“封賞,我要的是封賞,昨兒,昨兒你說隻是你救我的利息,這是兩回事。”我正色道。

“哦,”王爺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你要的是封賞,你想要什麼封賞呢?想做個大將軍嗎?”

我愣住了,諾諾道:“大將軍威風嗎?”

“大將軍當然威風了,統帥三軍,能不威風嗎?”

“那,你賞給我大將軍?”我麵露希翼。

“如果你是男兒身,也許本王也如你所願,可是,你是女兒身,你如何做大將軍呢?”王爺麵露難色。

“你在調戲我?”我麵露不快。

“你看,和你開個玩笑,你就生氣了,你這心眼怎麼這麼小呢!”

“我?”我不可置信地指著自己道,“我的心眼能小過你?”

“你說本王心眼小?”王爺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威脅的意思,“本來還想今晚讓你休息,看來,你已經休息夠了。”

我咬著嘴唇道:“你,你是不是吃大補藥了?以前在王府,冇見你這麼勤快啊!”

王爺氣笑了:“本王有冇有吃大補藥,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你救本王有功,所有一切本王回朝後都將稟明皇上,向皇上討封,封你做本王的平妃,賜你金冊金印,從此,你在府裡,與王妃一樣了。”

“平妃?金冊金印?”我好奇道,“那個能吃嗎?”

王爺一臉黑線:“有了金冊金印,

你在府裡,想吃什麼想買什麼想玩什麼,都可以隨心所欲。”

“真的?”我眼睛一亮,這可比封個大將軍要實惠的多。

大將軍要帶兵,做的不好還可能受到懲罰,我這隻要伺候好王爺一個就可以了。

“可是,你確定是在賞賜我嗎?我怎麼覺得,最大的受惠者是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