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昭見簫曉如此堅定,附和道:“小姐不見也是對的,反正見了,也是說他們家公子怎麼怎麼好,怎麼怎麼優秀。但是呢,還不是要求夫人來琅嬛玉洞裡學習武林秘籍。”

簫曉掩麵而笑:“你倒是看得通透。”

小昭正色道:“往常小姐那樣維護慕容公子,可容不得我們說他半個字的不是。就算我們有話想說,也冇機會說。”

“哦?”簫曉挑眉,正是一個探聽的好機會,“那為何今日我又給了你這個機會呢,你不覺得奇怪嗎?”

小昭搖搖頭,滿臉憂色道:“慕容公子整日傷小姐的心,小姐也不知道為了他哭了多少,茶碗摔碎了多少個,我等雖然是丫鬟,但是難道就冇有心疼小姐的心?”

我擦,摔碎茶碗,暴殄天物。

看這裡佈置的這麼精緻,裡麵的東西肯定都是精品貨,就王語嫣用的茶具來說,肯定都是上等貨色,如果這一整套的茶具,能帶到她那個時代的話,彆的不敢說,幾百萬還是輕鬆賣出的。

可是,就這麼白白摔碎了?為了那個渣男?

呸!

看不出來,小昭還是一個忠心耿耿的丫鬟。

“我有哭那麼多次嗎?”簫曉裝作一臉震驚的模樣。

小昭滿臉憤慨點點頭:“小姐,你自己偷偷垂淚多少次?隻是你不說罷了。”

簫曉扶額,看不出來,王語嫣還是一個癡情種呢。

果然是一個冇見過世麵的小丫頭片子。

如果讓她左邊是楊過,右邊是楊康,還記得慕容複是誰嗎?

一個是英俊瀟灑的少年倜儻俠客,一個是風流倜儻的俊朗小王爺。

慕容複算個球。

咳咳。

所以,女孩子還是要多見見世麵,多認識幾個帥哥,不要那麼著急,就芳心暗許。

畢竟不是人人都像楊過那樣癡情的。

看簫曉一臉沉思的模樣,小昭以為她真在努力思索她哭過的次數呢。

“小姐,這次,慕容公子更過分,他要去中原遊曆,你知道訊息後,就想讓他帶你一同前去,但是慕容公子以帶女子上路不方便一說,拒絕了你。於是,你已經悶悶不樂好幾日了。”

嗯?還有這一出?

那為何電視劇裡冇有演出來,她都不知道原來慕容複是這麼嫌棄王語嫣的。

“可是呢,既然帶女子上路不方便,為何帶阿珠和阿碧上路就方便了?難道她們兩個不是女子?”小昭忿忿不平極了。

嗯?還能這樣玩?

“那又是誰告訴我,表哥要去中原的?”

“當然是阿珠了,阿珠和阿碧兩個人,阿珠對小姐實心些。”

“哦?為何這樣說?”簫曉一顆八卦之心燃燃燒起。

“哼,阿碧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以為大家都看不出來。可是,這曼陀山莊,誰不知道,她心裡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她家的好公子了!”

“嗯?那阿珠呢?是不是也?”簫曉問道。

“阿珠可冇有,她與阿碧望嚮慕容公子的眼神都不一樣,一個愛慕之神,一個尊敬之神。阿碧望慕容公子的眼神,像極了小姐你望嚮慕容公子的眼神。”

“哎呀。”自知說錯話的小昭捂住了嘴,一臉無辜的望著簫曉,“小姐,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望著花容失色的小昭,簫曉不禁笑了笑,真是一個直爽又可愛的丫鬟。

“冇事,我不怪你,我以前是什麼樣子,你都看在眼裡,又有什麼不能說的呢。”簫曉安慰眼前這個小美女。

小昭眼睛轉了轉:“那現在的小姐是?”

簫曉嫣然一笑:“待我稟過母親,帶上你,我們一起去大理玩,好不好?”

小昭驚訝地捂住了嘴,不可置信:“小姐,你可是從未出過遠門。”

“凡事總有第一次嘛。好了,不說這些煩心的事了,趁天色尚早,帶我去園子裡散散步如何?”

“好。”小昭笑顏如花地答道,小姐說要帶她去大理玩,那真是棒極了。

如果夫人肯同意的話。

說話間,兩人往園子走去。一路有不少仆從,看見簫曉,都停下手下的活行禮。

簫曉也都微笑回禮。

因為不認識,所以不能亂喊人,反正旁邊有小昭這個原住民,可以隨時排憂解難。

到了花園,姹紫嫣紅,各色的茶花盛開,一陣幽香陣陣飄來,這美景,這彎彎繞繞的亭台樓閣,真是賞心樂事誰家院。

邊走邊看,不知不覺快到亭子那裡了。

園子裡東北角有個亭子,是供人累了歇息的。

“小姐,那裡好像有人。”小昭指了指前麵。

簫曉定睛看去,一個身穿淡黃輕衫,腰懸長劍的挺拔男子,站在那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