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簫曉仔細端詳著手中的這枚戒指,越看越喜歡,這可是個法寶呢。

尤其是藍色的寶石,多麼襯她的玉手啊。顯得手指修長有氣質。

簫曉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發現不對勁,冇說怎麼使用啊,東西怎麼放進去,怎麼拿出來啊,這不扯了嗎?

於是,點開大螢幕下方的揹包一欄,一共十個空格,如今已經有兩個空格上麵放了東西,一個放了儲物戒,一個放了10個能量瓶。

完成了兩次日常任務,現在已經有了16個活躍度了,簫曉就大方的兌換了10個能量瓶,這樣,就能支撐十天的投屏使用了。

還剩下6個活躍度,看看,過幾天,還有什麼獎勵,能不能換取彆的更實用的東西。

邊想著,邊點開儲物戒,上麵有一行說明:

儲物戒,用來裝物品的戒指,可升級。

想放入東西的時候,用手觸摸該物品,然後默唸“收入”即可。

想取出東西的時候,想象該物的模樣,然後默唸“取出”即可。

誒?這個很方便啊。

現在就試試!

於是,簫曉把手放到了茶壺上,然後默唸“收入”。

唰的一聲,神奇的事情發生了,茶壺不見了!

我擦,真的可以放到戒指裡。

一個立方米呢,凳子應該也能放。

於是,簫曉又把手放到了凳子上,默唸“收入”。

唰的一聲,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凳子不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簫曉隻想仰天長笑!這是什麼神仙手段!

有了這個手段,她最起碼可以做一個魔術師!

而且是無人可以破解的魔術師!

真的是,冇有係統做不到的,隻有係統想不到的。

再大膽點,是不是玄幻修真裡那套什麼築基,金丹,元嬰什麼的,也可以在武俠世界裡出現?

如果係統冇有想到,她想到了,提供給係統君這個思路,係統君能不能獎勵她,把戒指升級到十個平方米?

哎呀,聽聲音,段譽好像快要洗好了,趕緊想著凳子和茶壺,然後默唸“取出”,茶壺和凳子又神奇的出現了!

簫曉美滋滋的想著,那等她回到《神鵰俠侶》裡,能不能把玉蜂金針也放到戒指裡,帶到這個電視劇裡來?

段譽此刻已經洗好出來了,看見簫曉在那撐著下巴,盯著前麵,美滋滋的笑著,不禁愣住了。

於是,也隨著簫曉的目光往前看去,除了空氣就是屏風了,用來隔絕視線的屏風就這麼好看?不過就是普普通通的蘇繡屏風而已。

“咳咳。”段譽咳嗽了兩聲。

簫曉回過神,默唸“關機”,把投屏先關上。

然後看向段譽道:“段兄,洗好了?洗的可舒服?這一天的疲勞,可需要好好放鬆下。”

段譽笑著回道:“多謝王弟關心,我洗好了,可以讓小二再換桶熱水,王弟該你洗了,勞累了一天,要好好放鬆下。”

簫曉愣了下,笑道:“也對,那我就去喚小二去。”

說著,正準備起身,段譽忙一把按住簫曉道:“王弟剛剛去追采花大盜耗費了好多精力,催小二這種小事,就讓為兄來吧,正好,我也想去隔壁,問問可需要換水,正好一起。”

簫曉不禁笑了,也好,讓段譽多和小昭走動走動,說不定,是一場意想不到的收穫呢。

“那就拜托段兄了。”簫曉作揖道。

“哎呀,自家兄弟,哪裡話。我可是打定了主意,要與王弟結拜為異姓兄弟的呢。”段譽搖搖手,表示簫曉太客氣了。

簫曉笑得更歡樂了,段譽與王語嫣結拜為異性兄弟還差不多,哈哈哈。

“好好好,我也很希望能有段兄這樣的大哥呢。”

說完,兩個人相視而笑。

至於,笑的可是同一個內容,那就不得而知了。

段譽出門去找店小二了,屋內剩下簫曉一個人,在那翻過來覆過去的看手上這枚亮閃閃的藍色寶石儲物戒。

真是越看越喜歡。

突然,簫曉聽見樓下好像熱鬨了起來,不禁皺起了眉頭,這都什麼時辰了,貓頭鷹都要睡覺了,怎麼還熱鬨起來了。

客棧不應該已經關門了嗎?

突然,聽見門外急促的敲門聲,咚咚咚,咚咚咚。

簫曉歎了口氣,幸虧,冇脫衣服,準備洗澡,否則,這不就露餡了嗎。

“誰啊?”簫曉問道。

“是我,壯士,店小二。衙門來人了,想請壯士去大廳一敘。喊我上來喊壯士呢。”門外傳來店小二的聲音。

哦?衙門來人了?這麼快,段譽洗澡絕對不會超過半個時辰。

看來衙門對這個案子很重視啊。

“好,我知道了,我收拾下,馬上下去,麻煩告訴官爺聲,請稍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