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櫃的有感於簫曉為客棧解決了一個麻煩,所以菜和酒都送的很及時。

店小二送時的態度也異常熱情,還不停叮囑道:“如果客官有什麼吩咐,可以直接找我,無論多晚都行。我們掌櫃的說了,要把四位客人伺候好了,否則要扣我月例銀子呢。”

小昭覺得這話聽起來特彆耳熟,於是白了簫曉一眼,早上,她還這樣威脅她來著。

世上的烏鴉一般黑!

簫曉笑了笑,世上當老闆的都一樣。

段譽在一旁看見小昭白簫曉的模樣,覺得此刻的小昭有風情極了,一嗔一笑,都是風情。

心裡暗道:如果小昭姑娘也願意這樣瞪我一眼,我就是少活幾年,也甘願。

不說段譽在一旁看小昭看呆了,鐘靈在一旁看簫曉笑也看呆了。

心裡暗道:都是一樣的笑容,為何王公子笑起來比段公子笑起來,要好看許多,笑的人家心裡砰砰直跳。

簫曉聽見店小二這話,忙對小昭道:“小昭,大半夜的辛苦小二幫我們端好吃的來了,你也表示下吧。”

小昭點點頭,忙從袖子裡,拿出一些碎銀子,準備遞給小二。

店小二忙搖手道:“這可使不得,這可使不得。晚上,你們已經給過了,現在是掌櫃的吩咐我來的,我可不能收,要是讓掌櫃的知道了,非揍的我屁股開花。”說完,立刻跑了出去,還不忘記把門關起來。

小昭這遞銀子的手還僵在半空中,店小二就跑得不見人影了。

“哈哈哈!”簫曉發出爽朗的笑容,“居然還有小昭姑娘送不出去的銀子啊!”

“哼!”小昭又白了一眼簫曉,把銀子又收了回去。心裡腹誹,怎麼送不出去了,我要啊,直接送給我不好麼。

小昭氣鼓鼓的坐到了凳子上,也不說話。

段譽可心疼壞了,忙端起剛送上來的熱茶,倒了滿滿一杯,遞給小昭道:“小昭姑娘,喝杯熱茶,暖暖胃,夜涼如水,當心著涼。”

小昭忙受寵若驚的接過茶杯,不小心,碰到了段譽的手,彷彿被電了一般,嚇得趕緊把手一縮,而段譽碰到了小昭的手,覺得滑丟丟的,彷彿最上乘的綢緞,手一滑,茶杯冇拿穩,掉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哎呀!”簫曉在旁邊感歎道,“可惜了這一杯香噴噴的熱茶啊!”

小昭聽見簫曉在那故意找事,又氣又怒,直接背過身子不理她。但是心裡卻緊張的很,剛纔那是什麼感覺,怎麼好像過電一樣?

段譽看見小昭小臉通紅,忙自責道:“哎呀,都怪我,冇有端好,茶太燙了,小昭姑孃的手又那麼嫩,燙到了小昭姑孃的手,實在是抱歉。”

“哦?”簫曉玩味的笑道,“果真燙手?我來感受下。”

說完,也從新端來的熱茶裡,倒了滿滿一杯,遞給鐘靈道:“鐘靈姑娘,請用茶。不過,要仔細些,茶水可燙了。”

“燙”字這個音,發的極重。

鐘靈捂著嘴,小心翼翼的接過來,吹了吹,小小抿了一口道:“又香又燙呢!”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把段譽和小昭笑話了個滿臉通紅。

“哎呀,快吃菜吧,菜涼了可真不好吃了。”簫曉看見二人這樣,趕緊轉移了話題。

小昭雖然可愛,但是正主可是木婉清,她任務能不能完成,還要靠木同學呢。小昭雖好,可不能喧賓奪主啊。

於是,簫曉趕緊給自己與段譽,倒上了兩杯酒,就著幾個下酒菜,暢聊了起來。

菜很香,酒很美。

“王弟,能在這裡遇見你,真是感謝上天的安排。這杯,我先乾爲敬了。”說完,一杯酒就下了段譽的肚子。

“段兄哪裡話,能遇見你,也是我的榮幸,我也乾了。”說完,一杯酒也進了簫曉的肚子。

酒精濃度不高,但是很香,這樣的酒,不誇張的說,她可以來十壇!前提是,給上廁所。

小昭與鐘靈,也在一旁,喝著熱茶,聽兩個人在那吹牛逼,居然也不覺得厭煩。

很快,酒和菜都吃完了,段譽也微微有了醉意。

簫曉起身,趕小昭與鐘靈二人回房睡覺,並叮囑鐘靈把閃電貂放出來,如果有事,還能頂一陣子。

鐘靈乖乖點頭,一切都按照簫曉的吩咐去做。

當簫曉倒在床上的時候,纔想起來,她今天冇有洗澡!

這一身的酒味,菜味,簫曉嫌棄的皺了皺眉。

但是,這還不是最難受的,最難受的,莫過於,這綁了一天的白布,勒得慌。

本來與小昭一屋,也不存在這個問題,但是多了采花大盜這一檔子事,她倒也不敢隨意取下來了。

花木蘭肯定不是大胸,否則,天天綁著,那哪受得了。

唉,身材好也是一種煩惱。

簫曉得意了一陣,也睡著了。今天真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