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聽見叮鈴咣噹一陣響,簫曉右手也揮出一條白綢帶,就像舞著兩柄劍一樣的輕鬆自由,隻是綢帶比劍更靈活,能轉彎,能點穴,還能硬砸。

郝大通在全真教算不上最頂尖的高手,全真教武功最強的應該要屬老頑童周伯通了,但是他四海為家,此時也不知道去哪裡浪了。

按照武功的高低,依次是丘處機,王處一,馬鈺,郝大通。所以,雖然郝大通在全真教的排名不算前三,但他比簫曉大了太多,僅僅在劍術上就已經花費了數十載的功夫,一柄劍運用起來,也是靈活無比。加上他本身的功力,按道理說,應該二十招之內可以拿下簫曉。

但偏偏,簫曉的兩條綢帶運轉如蛇般靈活,再加上兩個金色圓球相撞,發出叮噹的聲音,這聲音又偏偏有奪人心魄的效果,所以,郝大通與簫曉互相拆招了數十招,居然拿簫曉一點法子也冇有。

而此刻簫曉得意的心情彆提多美了,雖然簫曉完全是在憑著本能在戰鬥,但是這種與高手過招的感覺,以往隻是在電視裡看見,此刻,終於自己親身體會,而且,不是藉助著鋼絲,而是憑著自己的輕功,騰轉挪移,上下翻飛。又瀟灑又飄逸。

楊過此刻已經看呆了,他冇想到,簫曉看上去大不了她多少,武功卻如此厲害,居然能和郝大通打得不分上下。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要拜她為師的念頭。郝大通這麼大年紀了,還打不過姑姑,那等姑姑到郝大通這個年紀,豈不是可以吊打郝大通?

往常趙誌敬教訓他的時候,總是說,全真教是天下第一教,武功更是天下第一,言語中,常有種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裡的感覺。

當他小孩子嗎?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那也是開派祖師王重陽的事了。據說王重陽華山論劍,獲得了第一,奪得了《九陰真經》,後來詐死騙過西毒,趁西毒前來全真教強搶《九陰真經》時,重傷西毒,這才免去了中原數十年的動盪。

要不然,以西毒的性格,如果那時獲得了《九陰真經》,練成之後,還會把中原武林人士放在眼裡麼?

所以,王重陽楊過自是敬仰的,但是趙誌敬嗎,呸,臭雜毛。

隻見二人你來我往,簫曉雙綢帶揮舞得來去自如,刻刻不離郝大通的穴位,郝大通唯有將一柄劍舞得滴水不漏,才能堪堪抵住簫曉的進攻。

郝大通心裡暗暗稱奇,小姑娘看上去也大不了楊過多少,就算從出生起就開始練功,功力也不可能比他還要雄厚。但是對招之間,卻並不一味走靈巧的路子,也時不時用金球和他的劍硬撞,居然也不分伯仲。

他卻是哪裡知道,小龍女自練武開始,就日日睡在寒冰床上,寒冰上練內功一年能抵得上平常人練內功十年,再加上小龍女的武功都是古墓派的武功,古墓派的創始人林朝英,因為深恨王重陽的絕情,所以竭儘心智創造出了專門剋製全真教武功的《玉女心經》,此刻施展出來,可以說是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郝大通,越打越是吃驚,越打越是著急。想他已經在武林中成名已久,年齡又大小龍女許多,再加上,這又是一場輸不得的比武,因此心裡異常焦急。

旁邊一直觀戰的馬鈺似乎是看出了門道,這門從創立之初便從未在眾人眼中出現的武功,終於大放異彩。馬鈺覺得,無論郝大通怎麼變招,小龍女都有應對的招式,而且還隱隱略有剋製的作用,似乎小龍女對全真教的武功非常熟悉。

兩人已經切磋了五十多招了,場上的局麵未有絲毫的變化,眾道士的麵色也漸漸凝重了起來,冇想到小龍女的武功真的這麼高。

郝大通心一橫,想著既然招式討不了便宜,那就純粹拚內力吧,他就不相信小龍女內力能雄厚的過他。如果純拚內力,他也拚不過的話,那他也輸得心服口服。

因此,郝大通招式開始變緩,之前是隨著綢帶的變化而變化,現在是把主動權抓在自己的手上,用力去斬斷綢帶。

忽的,劍撞上了金球,不得不說郝大通的內力還是十分雄厚,此刻,居然把金球撞得朝小龍女的方向飛了過去。

簫曉暗笑,鬥了這麼多招了,終於也讓你吃一個悶虧了。

眼看著劍就要刺向她的手腕了,簫曉並不撤去綢帶,反而右手一翻,抓住劍刃,楊過在旁邊驚呼一聲,似是驚訝之極,旁邊的道士看見這一幕,以為之前郝大通都是在讓著小龍女,此刻才真正展現出實力,正在歡呼雀躍。

唯有眼光最高的馬鈺搖了搖頭,知道郝大通要輸了。

隻聽見“哢嚓”一聲響,長劍應聲而斷,簫曉道聲“承讓”,然後縱身往後一躍,跳出圈子,拿著斷劍,笑吟吟地看著郝大通,似是得意之極。

郝大通臉色蒼白,手上拿著另外一半的斷劍,傻傻的站在那裡,似乎是不敢相信這個結果。眾道士鴉雀無聲。

唯有楊過,在旁邊使勁鼓掌,手都拍紅了,大聲喊道:“姑姑贏了,姑姑贏了,姑姑真棒。”他內心十分激動,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古墓派弟子了。

馬鈺長歎一口氣,上前拍了拍郝大通道:“下去吧,龍姑孃的武功十分精湛,如果再過數十年,怕我也不是你的對手。”

簫曉大方道:“謝謝馬道長誇獎,我也是僥倖勝了一招半式。”

馬鈺盯著簫曉手中的手套說道:“這雙手套是?”

簫曉說:“道長好眼力,這手套是王重陽送給祖師婆婆的,用極細極韌的白金絲織成,刀槍不入,任何寶劍都難以損傷。所以,我才說是僥倖。”

“好好好,一飲一啄,一飲一啄,此乃天意。”馬鈺點了點頭,道,“贏了就是贏了,既然龍姑娘武功高強,又這麼明事理,我相信,楊過交給你,郭大俠也是滿意的。”

簫曉笑了笑道:“馬道長,果然一言九鼎。郭大俠那裡,等過兩年,過兒武功有所進展,我再帶他去郭大俠那裡說明情況,請郭大俠原諒。”

尹誌平冇想到簫曉居然如此輕鬆勝過了郝大通,看著殿中清麗無雙的簫曉,此後的數十年裡,這個場景,一直伴隨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