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簫曉聽到鐘靈的話,突然靈機一動,對段譽道:“段兄,等管家派人送熱水來,我正好洗個熱水澡,昨天就忘記洗了,渾身難受的緊。”

段譽道:“嗯,這次王弟先洗,我在一旁等著就是。”

呃,這,不是這個意思。

簫曉抱歉的笑了笑,低頭道:“段兄,我覺得,你可以陪鐘靈去院子裡看看,有冇有什麼可以捉來給閃電貂吃。小昭來伺候我洗澡,時間正好。”

段譽聽聞,感覺晴天霹靂,小昭伺候簫曉洗澡?

他們是這種關係的嗎?

鐘靈也不樂意起來,原來小昭都已經可以伺候簫曉洗澡了,那還算是簫曉的丫鬟嗎?嘴撅了起來,都可以掛油瓶了。

看見大家的反應,簫曉知道,大家想多了,也想錯了,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種畫麵。

“不是,”簫曉無力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段譽阻攔了簫曉的解釋,情緒低沉道:“既然小昭是你的丫鬟,那伺候你也是應該,是我不對,我應該早這麼想。”

簫曉扶額,歎了口氣:“小昭,你來說,我好像越描越黑。”

小昭愣住了,這是甩鍋嗎?

平常就是這麼伺候洗澡的,幫你倒熱水,幫你灑花瓣,不很正常嗎?

哪家丫鬟不這樣伺候小姐啊!

啊,對了,現在小姐是公子。

小昭偷偷的吐了吐舌頭。

咳嗽了幾聲,小昭正色道:“以往,都是我幫公子把熱水準備好,然後在屏風外麵候著,如果公子說,還需要熱水,我就喊人來換熱水。公子喜歡一個人獨處,不喜歡彆人打擾,我也就在一旁換下熱水而已。”

“我既不幫公子洗頭髮,也不幫公子擦身子,你們這副表情,是不是不合適呢?”

看見小昭冷若冰霜的樣子,段譽和鐘靈就知道這誤會大了去了。

段譽訕訕道:“小昭姑娘,不好意思,我也不是你想的這個意思,我就是,就是……”

鐘靈也紅了小臉蛋,趕忙道歉道:“王公子,我,我也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就是……”跺了跺腳,不好意思的衝出房門,說道,“我去院子看看有冇有東西能捉給貂兒吃。”

段譽看見鐘靈衝了出去,也忙追趕了出去,道:“我陪鐘靈一起去院子看看。”

房間隻剩下簫曉與小昭兩個人,兩人相視而笑,簫曉悄悄朝小昭豎起大拇指:“好了,小昭,既然他們都出去了,你就把我的衣服拿來,等熱水到了,我就開始洗澡,你記得要把門栓好,我喜歡一個人獨處,你在屏風外麵伺候就行。”

小昭乖巧的點點頭道:“好的,公子。”

冇一會兒,管家就帶著小廝提著兩大桶熱水來了,看見屋內就剩下兩個人,十分好奇。

簫曉笑著解釋道:“他們兩位看這月色頗美,去院子裡散步消食去了,麻煩把熱水放這裡就行,等他們回來了,自然會洗的。”

管家笑著道:“好的,那就麻煩客人自便了,如果有事,再來喊我。”

簫曉笑著點點頭,管家讓人把熱水放好後,就退出房間。

小昭乖巧的去把房門關上,栓好。

“天機不可泄露!且等著吧。”簫曉一邊說,一邊坐到了木桶裡。

“啊,舒坦啊!”簫曉忍不住滿足的歎了口氣。

渾身上下的細胞好像都在歡呼雀躍,滿身的疲乏都漸漸消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