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到這個時間,外邊就會變得熱鬨起來,嚴重影響了楊傑的睡眠。

但是,彆看外麵那麼熱鬨,其實普通人是聽不見看不到這一切的。

普通人仍然可以安全的生活,隻要不觸碰某些禁忌,就不會有任何危險。

但隻要作死,就一定會死,比如那四個半夜玩筆仙的學生。

至於月亮,楊傑曾經嘗試去觀察夜晚的月亮,但隻獲得難以理解的恐懼驚慌。當他移開目光,他便忘記了自己曾經看到了什麼。隻記得看過,卻不記得是什麼。

那大恐怖,不是現在的他可以窺探的。

楊傑穿上縫好的詭衣,特地立起了領口。

“叮!拾荒獲得:F級詭物:詭衣(愛離彆/死)。”

楊傑聞言一愣,死對應壽衣很好理解,但愛離彆和嫁衣是什麼關係?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隻見他隨手一揮,房間頂板伸出一根上吊繩,直接套到他的脖子上,將他拉起。

下一刻,楊傑的身影從家中消失,出現在承師中學高三14班的教室裡。

這是上吊繩升到F級後獲得的能力,他可以憑藉上吊繩,瞬移到十五根融合成上吊繩的碎片曾經所在的房間。

楊傑落地站好,收回上吊繩,揉了揉脖子,就算有詭衣保護,還是有點痛。

就在這時!

又一根上吊繩套在脖子上,將他高高吊起。

什麼!又一隻吊死詭?

楊傑立刻掃視教室,果然發現一道枯黃身影正等在門口,準備出去。

這智商,又一隻G級。

找來替死的人還冇死,就急著想出去。

楊傑抬手一指,上吊繩憑空變出將吊死詭捆得嚴嚴實實,再一握拳,便將其生生絞成飛灰。同源詭物,高一級完全就是碾壓。

吊死詭一死,脖子上的上吊繩自然就鬆了下來。

“叮!拾荒獲得:G級詭物:上吊繩。”

聽到提示,楊傑突然有了個想法,立馬離開4號教學樓,從3號教學樓開始,一間間的清理上弔詭。

至於彆的詭,他則暫時冇有去招惹。

一則,楊傑不知道那些詭的等級,萬一遇到個扮豬吃老虎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二則,並不是所有的詭就有詭物,大部分的詭被滅後,什麼都冇有,這個廢力不討好的事,他不去做。

陸陸續續,楊傑又滅掉了19隻上弔詭,再次融合出4根F級上吊繩。

加上原來的那一根,一共5根F級上吊繩放在一起,卻還是一點反應都冇有。

“看來想要升到E級,光是數量已經冇用,還需要某種我不知道的條件。”

見無法融會,楊傑便放棄了繼續清理上弔詭,而是進往了宿舍樓。

承師市中的每一隻詭,在一開始都是有自己的地盤的。就像上弔詭隻會出現自己生前上吊的房間一樓,相互之間是不會影響。

而每一處地點所能容納的詭,也是有上限的。

一般情況下,一棟六層的住宅樓,隻能容納一隻跳樓詭。而高度到了二十層,就可以容納五隻跳樓詭。

至少承師市最高建設:承師中心大夏,楊傑也隻是遠遠看過,下麵的屍體已經堆積如上了。

來到2號宿舍樓的三層,楊傑居高臨下的望上1號宿舍樓104房間。

獲得詭物後的楊傑,身體素質得到了加強,視力也有了提升。

透過窗戶,他清晰的看見,本來空蕩蕩的104房間內,出現了一張破舊的方課桌。

課桌的中央,正是楊傑白天放進去的筆。

而在課桌的四周,一道道黑影慢慢的顯現出來。

最開始因筆仙遊戲而死的四人,加上之後被其乾掉的二十隻上弔詭,二十四道黑影出現在了104宿舍,以至於將整個空間都染成了黑色。

可就算這樣,宿舍中原本容納的四隻上弔詭卻一直冇有出現。

奇怪,難道是等級提高,智力也提高了?知道打不過,所以不出來。

正在楊傑思考著原因時,104宿舍有了動靜。

原本緊閉的宿舍門緩緩打開,被筆仙控製的黑影們,從宿舍內走了出來,佇立在過道中。

果然如此!楊傑見狀一驚。

之前說到,每隻詭都是有自己的地盤,這一現象大大限製了詭的移動。

想要離開自己的地盤,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替死之人,一旦找到活人替死,惡詭立刻就能獲得自由。

而楊傑猜測,就算冇有替死之人,實力強大的詭也能一定程度上打破這一限製。

現在筆仙的行動,證明瞭這一點。

隨著筆仙的行動,1號宿舍樓開始躁動起來。

六層的飲水間,大量的熱水從開水機中噴湧而出,很快就淹冇了過道,沿著樓梯向一層滴落。

四層404宿舍中,帶著頭髮的黃水從浴室滲出,夾雜著被泡發的皮肉組織,像是有生命一般沿著外圍的牆壁,向著104宿舍探了過去。

剩下的37隻吊死詭,一個個從上吊繩上落了下來,直接走出各自的房間,朝著184飄去。

楊傑越發覺得不對勁,筆仙隻是出現在104宿舍,怎麼整棟樓的詭都被驚動了。這是之前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隻見他一揮手,上吊繩飛向對麵六層,纏在一根柱子上。上吊繩這頭纏在楊傑腰上,帶著他飛了過去。這是他研究出來的一個小技巧。

落地後的楊傑,立刻進入了一間曾有吊死詭的房間,伸手拽下上吊繩。

“叮!拾荒獲得:G級詭物:上吊繩。”

好傢夥!這些吊死詭居然主動放棄了自己的詭物!

要知道,這樣一來,它們的實力一定會大打折扣。

有問題!104宿舍一定有問題!

此時的104宿舍,屋頂的牆皮開始脫落,牆體開始發黴,逐漸顯現出一個個人形圖案。

一雙雙發黴的手從屋頂伸出,朝著桌上的筆抓去。

數道黑影纏了上去,啃食著爛手,將手骨一點點的嚼碎。

同時,課桌四周,四道黑影坐了下來,齊力拿起桌上的筆,新一輪的筆仙遊戲開始了。

宿舍外,十道黑煙擋住了37隻實力大損的吊死詭,一時間,似是僵持了起來。

楊傑一瞬移回了2號宿舍樓,就發現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從六層流下的水,冇有流向一層,而是聚積有二層。

現在整個二層,已經完全被水淹冇,幾乎要漫出樓外。原本二層那些冇有動靜的惡詭也全部消失不見,不知去向。

漸漸地,整個一層的屋頂,都開始現出水印,有水滴落下。

水滴落在一層的惡詭身上,竟發出如同強酸一般的嗞嗞聲,惡詭隨之融化。

這種不分敵我的攻擊,很快將吊死詭全部滅殺,黑影也隻有兩道逃回了104宿舍。

現在整個一層,就隻有104冇有滴水。

“嗚哇哇!!”

就在這時,104宿舍居然傳出一陣嬰兒的哭聲。

嬰兒?從哪兒來的嬰兒?

冇等楊傑反應過來,二層的水流一下子擊破了104宿舍的屋頂,裹挾著樓板向筆仙砸去。

同時,從四層探下的頭髮,也衝破了窗戶,朝著宿舍內的衛生間射去。

“哇哇哇!!!”

哭聲再次響起,連站在對麵樓上的楊傑都感到一陣惡寒。

衛生間驟然打開,隻見裡麵,那一對孿生吊死詭相擁在一起,兩根上吊繩將它們死死的綁在一起。

但這都不重要,最恐怖的是,它倆的懷中,一名嬰兒正嚎啕大哭,剛剛出生的孩子正努力的睜眼,想要看一看這個世界。

頭髮退縮了,它不是害怕孿生吊死詭,也不是害怕嬰兒,它害怕的是連接著嬰兒與兩隻吊死詭的膠帶。

是的,這名嬰兒的膠帶是分叉的,分彆連著兩隻吊死詭的下體。

另一邊,樓板終究冇有砸到桌子上,一道渾身長滿水草的屍體從筆中抓了出來。

筆仙遊戲,關鍵就在於請仙。之前的黑影,都不過是筆仙的倀詭。現在這具屍體,纔是真正的老大。

“渤!!!”

1號宿舍樓一下子水漫金山,整棟樓都被渾濁的水流包裹起來,大量的水草出現在樓內的各個角落。

這筆仙,看來也是一隻水詭,而且,相比於開水間和浴室,它所在的水域更大更強。

三股水流在其中攪動著,孿生吊死詭幾乎是瞬間便被攪殺。

可就在孿生吊死詭死亡那一刻,兩道金光從兩詭身上飛出,裹挾著嬰兒消失不見,隻留下那根膠帶。

見到這情況,三隻水詭廝殺的更厲害了。

不僅如此,1號宿舍樓周邊的幾棟樓中的惡詭,居然也同1號宿舍樓的惡詭一樣,紛紛衝出自己的地界,如潮水般湧向1號宿舍樓。

一時間,1號宿舍樓內,堆滿了殘屍枯骨。

楊傑緊張的看向廣場上的旗杆,發現那裡的吊死詭冇什麼動靜,這才鬆了一口氣。

如果職工樓的吊死詭也過來,不管宿舍樓內有什麼好處,他都不會去送死。

經過剛纔的觀察,楊傑基本搞清楚了狀況,這些惡詭的目地,就是那根膠帶。

隨著嬰兒消失,那根膠帶已經成了無主之物,合該歸他所有。

現在的他,要做的,就是等待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