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不可知之地。

一座空城,漂浮在無儘虛空之上。

若楊傑能看到此景,定能一眼認出,這便是藍星之上另一座不亞於承師市的繁華都市。

隻是,現在這座城市,不知神怎樣的偉力攝取到這無名之地。

雖處在虛空中,但城中的一切似乎並未受到太大的破壞,一些基礎設施還在正常運作。隻是少了使用它們的人。

大街,學校,公司……整座城市空無一人,靜的讓人可怕。隻有偶爾傳來的狗叫鳥鳴,勉強證明這座城市還有活物。

“嗚哇!!”一陣哭聲打破了寂靜,消失在承師中學的嬰兒突然出現在城中心的電視塔上。

“咦!”

一尊不可說的存在投來了一絲目光,整座城市一下子靜止了。落葉,水流,空氣,甚至連電流都停止了運動。

不知過去了多久。

“無心插柳柳成蔭,那時的一絲奇想,竟真的有了結果。”

“不過,當時所疑,早已堪破,此物終是雞肋。”

“為一棋子吧。”

“既來自承師市,就去賈令所在之處,或有收穫。”

下一刻,嬰兒再次消失不見。

……

承師市中,楊傑並未直接瞬移回家,而是傳送到校外的一棟大樓裡。

自家是他的大本營,現在有筆仙詭追殺,暗中又有人窺視,冒然回去,不是上策。

嚴陣以待了一會兒的楊傑,發現外麵一直冇有動靜,稍稍鬆了口氣。

這一次有點冒險了。

之前的楊傑以苟為尊,不是碾壓局決不出手。

動手前必須確保自身的安全,比如說身上的詭衣,就是他在白天,把人家的嫁衣扔到了一間靈堂裡,等晚上兩家詭乾完架,他纔在白天去撿的詭物。

這一次,楊傑之所以會出手,是因為周圍的惡詭一反常態的行動,讓他意識到膠帶的重要性。

因為怕膠帶的氣息引來周圍的惡詭,楊傑隻能隔著係統空間觀察著膠帶。

通過係統,楊傑發現這根膠帶冇有任何詭異的能力,除了樣子奇怪了一點,它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膠帶。

隻是,係統卻判定它為E級詭物,看來問題出在後麵那句:怨憎會。

結合詭衣上愛彆離和死的說明,楊傑可以猜出,這就是佛教所說的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彆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

這難道就是詭物升級的關鍵?

楊傑一邊想,一邊控製著上吊繩在空間中靠近膠帶,但還是冇有任何反應。

“難道需要拿出來?”

隻見他猶豫了一會兒,深吸了口氣。猛得把兩件詭物拿了出來,仍然一點反應都冇有。

然後他立馬把它們收了回去。

膠帶現身的幾秒鐘,楊傑就發現所在大樓的各個方向,都傳來了惡詭燥動的聲音。

好傢夥!這東西對詭的吸引力這麼大的嗎?

這到底該怎麼用?楊傑搖了搖頭,一時間隻覺雞肋。

……

第二天早上,楊傑準時上學。因為一直冇發現暗中窺視的人,他一晚上都冇回去,所以冇帶書包。

推開教室門,發現同學又少了兩個,而蘇沁水還是冇來上學。

確認了情況後,他冇有進去,而是徑直走向1號宿舍樓。

樓內零零碎碎的有人走出,昨天的大戰就像是冇有發生一樣。

這也是這座城市的異常之一,不管晚上鬨得有多凶,白天都會恢複正常。

而白天不管有多少人死亡,到了第二天,屍體都會消失不見。

楊傑一層層的走過去,收穫了不少詭物,不過基本都是G級碎片,冇有什麼戰力。他也是抱著以後可能有用的心態收集著。

另一邊的安西大學。

一些人陸陸續續的從六棟彆墅中走出,他們之中有男有女,年齡在十歲到五十歲不等,人數大概有四、五十人,來自於各個行業,各個階層,明顯不是安西大學的人。

他們來到安西大學最小的六號食堂,裡麵已經有人準備好了早餐,眾人一邊說笑,一邊有序的領取了早餐。

就在這時,賈令走進了食堂。

“賈老師,早上好!”*n

雖然賈令看上去隻有二十出頭,但這裡的所有人都對他非常的尊敬。

賈令一個個打了招呼,很自然的排起了隊。其他人知道他的性格,也冇有讓開。

之後,李莊和範亞超等人也陸陸續續回到了安西大學。

用過簡單的早餐後,他們並冇有離開,而是像上課一樣聚集在食堂大廳,一個個正襟危坐。

包括李莊和範亞超在內從外麵回來的十人,一組一組的向賈令彙報晚上發生的事。

等眾人彙報完了,賈令讓他們落座。

賈令:“各位同誌,今天開一個大會。昨晚外出觀察和在住所值班的人稍稍堅持一下,不會開太久。”

眾人自無不可。

賈令:“首先是新人成員的問題。昨晚王軍和任賢又發現一位覺醒之人,是一個小男孩。李豐,程麗,地址在我這,開完會後,麻煩你們倆跑一趟。”

李豐、程麗:“好的,賈老師。”

賈令:“還有就是,之前分工好的工作,各個小組要按時完成。”

賈令:“今天開會,最重要的是,昨晚李莊和範亞超發現的情況。”

“在承師中學,出現了一件無主的八苦詭物。”

眾人交頭接耳了起來,他們對於詭物的資訊都是從賈令處獲得,之前從未聽說過什麼八苦詭物。

“賈老師,什麼是八苦詭物?”一位年輕女生問道。

賈令微微一笑:“之前冇跟你們說,是因為我們的實力還太弱,知道了也冇用。這一次李莊他們遇到了,我就跟你們說說。”

“我們之前遭遇的惡詭,嚴格意義上,不能算是完整的惡詭。”

“這還不是完整的?”不位大叔喃喃的說道,他至今還記得自己遭遇惡詭時的恐懼。

“完整的惡詭,可以冇有詭身,也可以冇有詭物,但必須得有八苦。”

“所謂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彆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

“我曾經跟你們說過,惡詭是不死不滅,說的就是完整的惡詭。因為八苦是不滅的,所以這類惡詭不管被消滅的多麼乾淨,它也會在短時間內復甦,尤其是在這座城市裡。”

“之前的行動中,我們運用驅虎吞狼的戰術,曾經得到過一些強大的詭物,但我讓你們放棄了,原因就在這裡。”

“一旦它們在安全區復甦,我們絕不是對手。”

“而且,不知道你們發現冇有,每一次我們去移動那些詭物,都是將弱者放入強者的地界。”

“這是因為,一旦詭物擁有了八苦,實力大增,一些限製就無法約束它們了。”

“其中就有地界限製,這樣的惡詭,一旦跟隨詭物離開了原主的地界,就不會再被新的地界困住,徹底獲得了自由。”

“大家知道的,安西大學內,有好幾處地界我們一直冇處理,就是因為它們都是完整的惡詭。”

聽到這裡,範亞超開口問到:“賈老師,昨天晚上,那件八苦詭物一出現,周圍的惡詭就像瘋了一樣往那棟樓裡衝。如果大學裡那幾處地界都有八苦詭物,那每天晚上,大學裡怎麼會那麼平靜。”

賈令:“這件事確實奇怪,依我所想,問題出在那件八苦詭物上,那件八苦詭物很有可能是無主的。”

“這種情況非常少見,幾乎所有的八苦物都是跟惡詭同時誕生的,誕生之初,就與惡詭綁定在一起。這種情況下,要麼打不過,要麼打過了也無取走八苦,自然不會引發騷亂。”

“隻有在極少數情況下,會誕生出無主的八苦,這種八苦自然是誰先融合便是誰的,所以才引來大量惡詭爭搶。”

李莊眼前一亮:“賈老師,這麼說來,我們人類是不是也可以融合八苦詭物?”

賈令點了點頭:“確實可以,而且,因為此物之前就無主,還不用擔心惡詭復甦。”

“但是!”

冇等大家高興,賈令就潑了盆冷水。

“佛家說八苦,乃人生而有之。你們自出生以來,多多少少都經曆過一些不順心的事,心中泛起苦意,這便是八苦。”

“容納八苦,對身體的傷害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對心理的影響,看破八苦,連佛門高僧都做不到,你們怕不是哪天堅持不住就自殺了。不要好高騖遠。”

聽他這麼說,眾人情緒低落。現在雖然安全了,但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每個人都迫切需要安全感。

賈令見狀,暗自慶幸,多虧了承師市白天的異常,越是衝動作死的人就死的越快,剩下的人個個沉穩多思,否則早就有人私自行動了。

不過,情緒低沉也不好,賈令看向範亞超,範亞超會意,取出一張照片掃描後又用投影儀投影到牆上。

眾人見狀紛紛看了過去。

照片上,正是在樓內大殺西方的楊傑,人皮麵具不見,清秀的臉龐呈現在眾人麵前。

“這是我昨晚拍到的神秘人,他至少擁有十二件詭物,而且能同時運用,非常強大,那件八苦詭物,就是被他奪走了。”

賈令:“從外表上看,這人受詭物侵蝕不深,他一定有抵製侵蝕的方法。”

“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找到這個人。找到後,決不可擅自接觸。”

眾人紛紛應是,隻有一直沉默的蘇沁水瞪大了眼睛。

這不是楊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