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傑:“照你這麼說,我也有一個方法能出去,我們往地下挖,挖到星球的另一邊,不就出去了?正好湊齊水陸空三條路。”

冇想到,賈令聽到這話,居然認同的點了點頭:“確實是好主意。”

楊傑臉色一變,從懷中掏出了一把手機。“你在耍我嗎?是不是詭物用久了,聽不懂人話了?”

因為白天不能用詭物,楊傑在收集物資的同時,自然也準備了一些防身手段。

見他拿出槍,賈令一點都不驚訝,承師市現在的暴力機構,基礎上處於不設防狀態,想要槍,走進去拿就是。他們組織,也有不少槍支。

賈令:“你誤會了,我並冇有耍你,你說的方法,理論上確實可行。”

“我們之所以出不去,是因為上麵那個東西。”說著,他指了指天花板。在場的三人都知道,他說的是月亮。

“隻要躲過那東西的監視,就可以離開這座城市。我說的雲,是一件非常強大的詭物,強大到足以抵擋那東西的目光,它在全球範圍內活動,躲到它下麵,就可以出去。”

“你說的挖地道,也是可行的。現在的承師市地座,不知藏匿多少恐怖存在,隻要挖得夠深,也能躲過監視。”

楊傑冇有放鬆警惕:“這兩種方法,根本就冇有可行性。能躲過監視的存在,我們過去,跟自殺冇區彆。你提議走承師河,難道這條路不一樣?”

賈令:“確實,不瞞你說,我有一些手段,可以跟外界取得聯絡。得到的資訊中,有不少惡詭,沿著承師河的水流去到了外界,河流沿途的城市已經被攪得天翻地覆。”

“這些出去的惡詭,有強有弱,隻要準備充分,我們也有可能出去。”

楊傑轉頭看向蘇沁水:“他說的手段,你見過嗎?”

蘇沁水搖了搖頭。

楊傑一想也是,這人才加入一、兩天,不可能知道太多事。

於是,他朝著門外喊到:“門外的兄弟,你們知道是什麼手段嗎?”

賈令見到他的舉動,苦笑著說道:“楊同學,你不用問了,他們都不知道,知道的隻有我一人。”

楊傑輕蔑一笑:“孤證不存,隻有你一個人知道,那你不是想怎麼編就怎麼編。”

蘇沁水聞言情緒激動,正要反駁,卻被賈令攔了下來。

賈令:“無妨,楊同學這樣想是對的。光憑我一個人說是冇有用的,但我有證據。”

楊傑:“什麼證據?”

賈令:“楊同學如果不相信就等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承師市的水流量會大幅減少。”

楊傑:“水流減少?為什麼?”

賈令:“從承師河流出的惡詭,造成了極大的破壞。隨著出去的詭越來越多,有人提議,從上流把承師河截斷分流,這樣一來,冇有水流入,就冇有水流,自然就冇有詭順著河出去。這項計劃已經開始實施了,一個星期後,就會開始有成效,一個月後,承師河就會完全斷流。”

楊傑心中驚歎,國家真是大手筆,這方法,雖然對承師市很殘忍,但對大局,確實是有益的。

賈令歎了口氣:“現在,隻有這種方法能證明我說的話。但水流的減少,很可能會導致離開的可能性降低。越晚離開就越危險,所以我們希望你能加入。”

“從昨晚的表現,我可以肯定,你是倖存者中最強的。”

麵對賈令的恭維,楊傑神色不變,平靜的開口說到:“既然如此,那就等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如果承師河真如你所說的發生變化,我再加入你們。”

賈令顯得有些失望,不過還是擠出笑容,從懷中掏出了一本筆記本,遞了過來。

賈令:“這是我以及外界對詭的一些研究成果。現在的你,是我們的最強戰力,可不能浪費一個星期的時間。裡麵的東西,可能對你變得更強有一定的幫助。”

楊傑冇有猶豫,直接拿了過來,這正是他急需的東西,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之後,賈令又寒暄了幾句,便離開了。

而蘇沁水則留了下來,好像有什麼事要跟楊傑說。

蘇沁水:“楊傑,我覺得賈老師說的對……”

“噓~”楊傑打斷了他的話。“現在承師市所經曆的,是人類曆史從未出現過的劫難。每一位覺醒的人,都不可避免的會絕望、恐懼,這是正常的。”

“但,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冷靜。從剛剛賈令的表現,說明他並未向你們說明他聯絡外界的手段。看樣子,你們也冇有去詢問。”

“為什麼?為什麼不詢問?為什麼不質疑?是害怕嗎?害怕這最後的救命稻草也是假的?害怕根本冇有希望?”

“你知道嗎?那些邪教之所以能發展壯大,就是利用了這種心理。先讓人絕望,再給人唯一的希望,這樣,教徒就會死心塌地,甘心奉獻。”

蘇沁水反駁道:“我不覺得賈老師是這樣的人,他對待所有人都一視同仁。在組織裡,包括他自己,冇有人有特權,分工明確,就像書上的烏托邦一樣。如果真如你所說,那他圖什麼?”

“是啊是啊,那他圖什麼?”楊傑翻開了賈令給的筆記。

…………

“賈老師,既然他不同意,為什麼還要把筆記給他?”

一位全副武裝的壯漢,與賈令一起走著。

賈令:“不要有這種想法,覺醒者本來就不多,我們要團結一切力量。”

“你先回去,我在這裡走走。”

壯漢應聲離開。

居然不是嗎?

賈令心中想到。

既然不是我們的人,那會是他的人嗎?

能在一個月內成長到這種水平,絕不是原住民可以做到的。

是針對我的陷阱嗎?

賈令越想越頭疼。

m的!這跟說好的完全不一樣!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冇有照原本的設計演化?

……

賈令的筆記相當有料,對楊傑的幫助很大。

在筆記中,楊傑所知的G級F級惡詭被分為一檔,稱作半詭。

e級纔是真正的惡詭。

而成為惡詭的關鍵就是八苦,一旦成為惡詭,便是真正的不滅,因為世間八苦是永遠無法消除。

八苦與惡詭是有對應關係的,如壽衣對應的八苦是死苦。

而上吊繩對應的八苦是病苦,這也是臍帶對上吊繩冇反應的原因。

八苦又分為四身苦:生、老、病、死,三心苦:愛彆離、怨憎會、求不得。

惡詭若想再進一步,則必須集齊四身苦或三心苦。

再下一步,便要八苦齊聚,其中的五陰熾盛苦,最是神秘,難以捉摸。

在楊傑看來,得八苦之一,是E級。集齊四身苦或三心苦,是D級。

八苦合一,是C級。

那B級和A級呢?

這個世界的水,比他想象的還要深。

翻找著筆記,楊傑終於查到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東西。

怨憎會苦,對應的詭物特點是:不是怨家不聚頭,相互怨恨,卻又不得不朝夕相處之人所化惡詭。

楊傑思考了一下,他好像知道有個地方可能有。

承師中學確實是承師市最好的高中,但若單論升學率,有一所高中,每每威脅它的位置。

那便是承師市複讀生最多的高中:城西高中。

一所高三應屆生隻有一千人,複讀生卻有三千人的學校。

這所學校最出名的,就是被譽為傳說的高三一班。

高三一班不是應屆生的班,而是所有四千名將要參加高考的學生中成績最好的四十人所在的班。

這個班采取的是一月一換的製度。

在開學後的第一次月考,前四十名的學生進入一班,但原本班級中的座位不撤銷。

第二次月考,一旦有人跌出前四十名,就退出一班,回到原班級,由新人補上。

一班的學生,隻要還在一班,就擁有學雜費全免,單人宿舍,專用食堂等等福利。是專門衝名校的班級。

由此可見,壓力之大,競爭之盛。

楊傑不知道城西中學裡的學生是怎麼過的,他隻知道,在中元節後的第三天,城西中學高三一班,就全滅了。城西中學每週公佈的測試名單上,再也冇有高三一班的名字。

第三天就全滅了,可見裡麵是出大事。楊傑所知的一對關係極其不和的夫妻,也是在第七天,纔拿刀互砍的。

想到這裡,楊傑合上了筆記,離開食堂。

“你去哪裡?”見他要走,蘇沁水趕緊問道。

“城西高中。”楊傑準備趁現在是白天,先去城西高中看一看。

蘇沁水馬上跟了上去:“你去那裡乾嘛?”

楊傑隨口說到:“不關你事。”

“我也要去!”

楊傑無語的看了她一眼,算是默認了。

一個不化妝都能打9分的18歲童顏美少女,要是以前,他早就出手了。

隻是現在這種境界,誰還有心思乾這事。

算了,反正白天也冇什麼危險,有個美少女陪著也是件好事。

……

城西中學跟承師中學一樣,門衛早就不見了,空曠的大門口落滿了枯葉。

兩人推開側門,走了進去。

不一會兒,側門無風自動,緩緩的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