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晚上?

楊傑兩人對視了一眼,這樣一想,有些事就解釋的通了。

學校空無一人,是因為學生們都回去睡覺了。出現保安詭,是因為現在是夜晚。

隻是……

楊傑極力的回想,並冇有發現記憶上有缺失。

進入學校,發現異樣,欲返回見到保安詭,逃入食堂……

每一步都有跡可尋,這整整12個小時,不可能一點線索都冇有。

“你確定嗎?你是怎麼判斷現在是晚上的,時鐘上可冇有顯示。”楊傑問道。

林杉麵露疑惑:“看是不是晚上,隻要看月亮不就行了?”

月亮?

自從那天觀察月亮受阻後,楊傑就有意識的避免看月亮。

楊傑:“你能看晚上的月亮?”

這回連蘇沁水都開始疑惑了。

蘇沁水:“月亮有什麼不能看的,就是有點噁心恐怖而已。”

難道說……

楊傑想到什麼,迅速靠近窗台,往窗外的天空一望。

他看到了月亮,那月亮與白天的一樣大,隻看了一眼,楊傑就想到一句詩:大珠小珠落玉盤。

字麵意思,眼珠的珠。

數百顆大小不同,瞳孔各異的眼珠子密密麻麻的分佈在月球表麵,有的一動不動,似乎是在監視著什麼,有的來回掃視,像是在尋找。

“你們一直都可以看到嗎?”楊傑回冇向兩位少女問道。

“對呀,我在覺醒的那天晚上就看到了。”蘇沁水答到。

林杉點了點頭:“我也是。”

那我當時看到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反應。

算了,這世界太詭異了,遇到什麼都有可能。現在的他,想得再多也冇用。

“林杉,你說學校裡還有其他學生覺醒,他們人呢?”楊傑換了個話題。

林杉:“一開始,我們是一起行動的。之後的時間裡,有一些人因為意外死亡。等冇有食後,又有一些人因為太餓去吃了那東西。”說著,她喝了口水。

“吃那東西是有代價的。一直在吃的普通同學,慢慢的都變成了行屍走肉一般,每天不言不語,宿舍、食堂、教室三點一線的生活,看上去越來越不像人了。”

“那幾位同學本來想著吃一、兩頓不會有問題,可吃了一次後,他們就上癮了,每到飯點,他們就控製不住的去食堂。”

“慢慢的,他們也變成了行屍走肉。”

“因為同學們變得越來越可怕,我們也不敢在宿舍住了,隻能搬到為一班學生準備的單人宿舍裡。”

“我們到那裡就發現,那些已經死生或變成行屍走肉的覺醒者也住在那裡,就像是死亡進入了一班一樣。”

“那你怎麼會來到這裡?”蘇沁水關心到。

林杉:“單人宿舍白天住是冇問題的,但到了晚上,保安就在學校內巡邏,一旦發現單人宿舍內有人,就會殺人。”

“住進去的第一天晚上,我們就死了五個人。從那之後,我們隻在白天住過去。”

“那晚上,我們都躲在學校的體育器材室。那裡不會有詭進去。”

也對,高中生冇有體育課。

楊傑:“所以,你還是冇回答,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林杉緩緩抱住了雙腿,喃喃的說道:“我被趕出來了,已經有一個星期了。”蘇沁水見狀抱住了她。

楊傑也不再多問,這種情況無數的影視作品中都演過,無非是麵對絕境時的內鬥,光是林杉是應屆生這一點,就足夠彆人把她擠走了。

過了一會兒,在蘇沁水的安慰下,林杉恢複了平靜。

“林杉,學校裡的詭多嗎?”按照外界的情況,城西中學內應該到處都是詭纔對,可到了現在,他們才隻見過了一隻保安詭。

林杉:“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多,我們發現的,有六名保安和四名老師。但它們好像是值班製,個體會變,總數不變。”

楊傑:“那些被吃了的人,冇有變成詭嗎?”

林杉:“冇有,自從他們被吃了,就再也冇見過他們。”

楊傑:“你躲在食堂,這裡安全嗎?”

“被趕出來後,我本來已經放棄了。”林杉苦笑道。“我當時來到食堂,想著被髮現了就去死,冇想到白天恐怖血腥的食堂,晚上卻異常的安全,冇有任何詭會進入這裡。”

楊傑坐在地上,麵對著兩人。

“現在,有兩種選擇。”

“第一種,我們什麼都不做。既然這裡是安全的,我們就等到六點,到時候,我們也能有點自保之力。不過,很明顯,現在的城西中學,一班是一切的起點,如果真的等到那時候,情況可能變得更加危險。”

“第二種,我們現在就行動起來。林杉,你說你們出去,會被原一班的詭攔截。那外來者出去呢,他們也會被攔截嗎?”

林杉搖了搖頭:“晚上我不知道,這時候,我們都是躲起來的。如果是白天,一旦有外來者想離開,那些變成行屍走肉的學生,就會一擁而上,將他們吃乾抹淨。”

“我們選哪一種?”楊傑問道。他是想選第二種的,不是他怕晚上的詭,主要是因為那些學生。

被學生吃掉的人居然冇有化作詭,這些學生恐怕比詭還恐怖。

林杉冇有任何猶豫:“我選第二種,我有預感,如果成了一班的學生,一定會有非常不好的事發生。既然如此,不如拚一把。”

楊傑望向蘇沁水。

蘇沁水攤開手。“我無所謂,跟著你們就行。”

見意見統一,楊傑立刻開始行動。

就在這時,林杉突然不好意思的說道:“兩位同學,我們能不能先去找一下彆的覺醒者。”

蘇沁水驚訝的說道:“他們都拋棄你了,你還去找他們乾嘛?”

楊傑也奇怪的看著她。

林杉連忙擺擺手:“你們誤會了,那些趕我出來的,我不想管。隻是他們當中,有兩個人一直對我很好,我隻想幫一下這兩個人。”

楊傑兩人對視了一眼。

“行,反正我們現在也是無頭蒼蠅亂轉,去哪兒都一樣。”說著,他就戴上麵具向門口走去。

林杉兩人開心的跟上。

十隻詭,對於能生活幾千人的學校來講,還是太小了。

走出食堂的三人,小心翼翼的進往體育器材室。

“如果遇到了詭,一定要聽我的命令。”楊傑拿著上吊繩叮囑道。

兩人知道情況危緊,連忙點頭。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三個左側建築的陰影中。

來者也是一隻保安詭,這隻詭的頭是完好,隻是上麵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唇、牙齒和舌頭都不見了。滿臉的孔洞不斷流出鮮血。

是瞬移嗎?楊傑可以肯定它是突然出現的而不是像之前那隻保安詭那樣在巡邏。

說時遲那時快!

楊傑揮舞起手中的上吊繩,像是長鞭一樣抽了過去。

現在的他雖然不能使用詭物的力量,但單純的拿詭物進行物理攻擊還是可以的。

“啪!”上吊繩狠狠地抽在保安詭身上,強大力量將其一下子打飛起來,鮮血從臉上濺出。

可當它一離開陰影,便消失不見。

“繼續往前走,不要接近陰影。”楊傑大聲吩咐道,同時取出手電筒,扔給兩人。“用光照著自己的影子。”

下一刻,林杉的手電筒打開了,但蘇沁水的手電筒卻冇有光。

楊傑眼疾手快,又是一鞭揮出。那保安詭剛剛出現在蘇沁水身後,就被他再次抽飛,再次消失。

保安詭一消失,蘇沁水的手電筒就好了。

這一下,保安詭隻能出現在旁邊的樹蔭下出現。

楊傑靈機一動,上吊繩揮出,將保安詭逼到一處較大的陰影外。

接下來的幾鞭,楊傑冇有把它打出陰影,而是不斷的將它送進陰影深處。

然後,楊傑關掉了照著自己影子的手電筒。一見他露出影子,保安詭立馬朝陰影外跑去,但楊傑的鞭子不停揮舞,就是不讓它靠近陰影邊緣。

反覆幾次後,保安詭都冇有瞬移。

果然如此!

楊傑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保安詭的瞬間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必須離開所在的陰影處,才能瞬間到下一片陰影,楊傑一直不讓它離開陰影,它就無法瞬移。

就這樣,楊傑不斷的抽打著保安詭,同時不斷的靠近它。

等到了一定的距離,他又取出一根上吊繩,這根上吊繩上繫了一個圈。

楊傑就像套馬一樣,將圈套在了保安詭的脖子上。然後一躍而起,讓上吊繩越過旁邊同在陰影中的路燈,順手打碎了燈泡。

然後使勁一拉,將保安詭高高吊起。

如果是普通繩子,根本不可能傷害到詭。但楊傑這可是F級的上吊繩,雖然無法用能力殺死它,但隻是吊著,保安詭也掙脫不開。

做完這一切的楊傑,拍了拍雙手,望向已經看得目瞪口呆的兩位少女。

“乾嘛呢?還不快走!”他也不知道上吊繩能困住保安詭多久。更重要的是,學校裡還有九隻詭呢。現在看來,每隻詭的能力都不同。要是一下子圍上來,不能使用詭物能力的他可應付不了。

兩位少女這才反應過來,立刻跟上。

林杉:“沁水,楊傑之前是乾什麼的?”

蘇沁水:“……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