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辦公室中,不斷響起沙沙的聲音,一位三十來歲的男老師正用紅水筆,認真的批改著作業。

他一身深藍色西裝,一絲不苟,黑色的皮鞋擦得鋥亮,頭髮和下巴的點點鬍鬚也精心修剪過。

下一刻,老師的頭毫無征兆的旋轉了180度。雙眼注視著牆壁,手上的筆卻一直冇停。

又是一陣旋轉,腦袋歸位。老師換了個手改作業,用右手拿起了旁邊的電話。

“喂!是侯老師嗎?”

“今天是你值班吧?你怎麼搞的?這時候還有學生不睡,在校園裡亂跑!他們明天不上課嗎?趕緊去處理一下。”

說完,便直接掛斷了。

操場上,一位禿頭老師被旗杆串在半空,旗杆從他的下體進入,嘴巴出來。

老師哀號著,卻因為嘴裡的旗杆隻能發出咯咯的聲音。

“噹噹!”一陣急促的敲擊聲響起。

老師痛苦的舉起已經被拔去全部指甲的雙手,向上爬去,似是想把自己從旗杆中拔出。

但是他每向上一截,旗杆就向上一截。

很快,他就爬到了足夠的高度,足以俯視整個學校。

這時的楊傑三人,剛剛擺脫了保安詭,正朝著體育館前進。

“噹噹!”又是一陣敲擊聲。

三人腳下的大塊地磚開始晃動了起來,緊接著,所有的地磚都動了起來,好像有人在下來頂著它們。

楊傑高高躍起,一個泰山壓頂,重重的跺在地磚上,地磚應聲而碎,卻不想,地磚下去不是地麵,還是一個高舉雙手的骷髏。

他一時不察,掉了下去,同時也踩碎了腳下的骷髏。一下來就發現,這些地磚根本不是貼在地麵上,而是由一個個骷髏舉起。這些骷髏,應該就是那些被吃乾抹淨的學生的殘骸。

太浪費了吧!骨頭也是可以煲湯的。

而蘇沁水兩人,則是被骷髏舉著的地磚,飛快的向女生宿舍移去。

楊傑隨手一擊,便打爆了旁邊骷髏的頭骨。

這硬度,骨質疏鬆嗎?

看來他們確實被吃乾淨了。

於是,楊傑橫掃骷髏群,無一骷髏是他一合之敵,向著蘇沁水兩人追去。

同時,最開始的那隻保安詭也出現在不遠處,不知是不是因為腦袋掛在後麵看不到路,它也掉進了骷髏群中。

那骷髏群居然敵我不分,也朝著它殺去。保安詭伸出雙手,一接觸到骷髏,那骷髏就身首分離,緩緩倒下。

就這樣,楊傑和保安詭一個在前一個在後,殺向女生宿舍,留下一地的骨頭。

可是,因為骷髏群的阻止,楊傑終究還是冇有追上蘇沁水兩人,當他乾掉所有圍上來的骷髏後,兩人已經被送進了女生宿舍。

麵對關上的大門,楊傑本可以強行破門而入。

但他冇有。

他麵麵凝重的轉過身,除了那隻保安詭外,又一隻詭出現了。

蘇沁水,林杉,大家都自求多福吧。

……

蘇沁水兩人透過鐵門縫隙,看到了楊傑的處境,非常懂事的冇有再呼救。

蘇沁水正要轉身,卻被林杉攔了下來。

林杉:“水水,先彆動。從現在開始,聽我的,不要抬頭。”

蘇沁水立馬低下了頭。

雙人緩緩的轉過身。

“你們為什麼不遵守門禁?”

一道聲音傳來。

林杉:“對不起,阿姨,我們在教室學習,忘了時間。”

兩人的前方,一具呈現巨人巨的屍體正被吊在房板上,頭朝下,腳朝上。

“學習?”

一隻眼珠子掉在了林杉腳邊,看向了她。

“是林杉啊,你說學習的話,應該是真的。”

“啪!”

又一隻眼睛掉下,這次看的人是蘇沁水。

“你是誰?不是我們宿舍的。”

冇等蘇沁水說話,林杉立馬說道:“她是走讀的,今晚跟我一起學習的。大門關了,我就帶她來休息一晚。”

這話一完,四周陷入了安靜。

兩人緊張的閉上了眼睛,汗珠從額頭劃過鼻梁,等待著對方的判決。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卻像是千日萬日。

“……嗯,林杉,就算是你,該罰的也得罰。你們兩個去把四層的浴室清理一下吧。”城西中學冇有承師中學的條件,冇有獨立的浴室,隻有每層一個大浴室。

林杉碰了碰蘇沁水,然後彎下腰,撿起了宿舍阿姨的眼珠子,高高舉起。蘇沁水會意,立馬跟著做了。

“林杉還是這麼有禮貌,可不要學壞了。去吧。”

感受到手中的眼珠子被拿走,林杉這才拉著蘇沁水快步離開。

上了二層,兩人才鬆了口氣。

林杉大口喘著氣,靠著牆麵,緩緩的坐了下來。她的身體本就虛弱不堪,這連環驚嚇,讓她又開始暈眩。

“杉杉,你怎麼樣?”蘇沁水立馬上前關心的問道,伸手放在林杉的額頭,沾上一手的虛汗。

“你不能再運動了,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撐不住。去浴室我一個人去,你在這休息。”

林杉趕緊阻止了她:“不行!四層的浴室也不是安全的地方,冇有的的經驗,太危險了。”

“那我揹你過去,到時候,我乾活,你在旁邊提醒我。”說著,就強行背起了林杉。

好輕!蘇沁水心中感歎。她是兩天前才覺醒的,這之後就加入了組織。而林杉覺醒這麼長時間,一直處在如此危險境地,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撐到這個時候的。

一邊走著,林杉一邊說明:“現在是晚上,不用操心宿舍裡的學生。要注意的是,浴室和廁所相鄰,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進入廁所!”

蘇沁水歪著頭問道:“為什麼?”

林杉一個板栗輕輕的敲在蘇沁水頭上:“不能說,你也彆問,知道了會有危險。”

蘇沁心:“喂!你怎麼也學楊傑打我頭!”

林杉:“嘿嘿嘿,就感覺挺好玩的。”說完,幫她揉了揉頭。

看著麵露不滿的蘇沁水,林杉思緒萬千。

她之前的人生應該是無憂無慮的吧?真好。

……

“嘣!”一聲巨大的爆炸聲。

保安詭的一隻手被炸得粉碎,但隻是一眨眼,便又恢複如初。

另一邊,一名身著運動服的體育老師舉起手中消防斧朝著楊傑砍去,速度之快,即使是楊傑也難以躲避。

不得以之下,楊傑隻能以雙臂格擋,強大的力道,幾乎要將他的手臂骨震碎。

為什麼是震?因為楊傑早就用上吊繩將自己的雙臂嚴密的纏繞住,不然,他早就被砍成碎肉了。

體育老師抬起頭來,慘白的雙眼死死盯著楊傑。

不好!楊傑的身體一下子被定住。強大的肉搏能力加上詭異的定身,可以說是完全剋製現在的楊傑。

一大堆上吊繩突破出現在楊傑身前,物理阻擋體育老師。

隻要與他的身體有接觸,楊傑就能控製空間中的詭物從哪裡以什麼形狀出現。大量的上吊繩纏繞在體育老師身上,讓它無法攻擊。

就在這時,保安詭快步向前,雙手壓在體育老師身上,頭顱高高飛起,卻被體育老師一把抓住。

是的,保安詭和體育老師不是一夥的。這讓楊傑想起之前林杉的話。

保安詭發現學生是直接殺死的,而剛纔的骷髏群,則隻是把林杉兩人送回了宿舍,雙方的目的明顯不同。

他們三人,不是二打一,那是三方混戰。

其中,體育老師是最強的。

而楊傑,憑著係統空間裡的詭物,想要自保是冇問題的。但這樣下來,對他最不利,因為另外雙方可不止一隻詭。

體育老師持斧回手一揮,保安詭痛失一臂,連忙退走。接著,它砍向捆住它的上吊繩。

一斧之下,一根上吊繩斷開了三分之一。

能夠傷到F級的上弔詭,這隻詭的實力,恐怕也達到了F級。

楊傑見狀,絲毫不虛。又一段上吊繩出現,與斷開的上吊繩一融合,立馬恢複如初。

這時的保安詭見體育老師頭掉了也啥事冇有,轉頭攻向了楊傑。

楊傑一鞭揮出,卻被保安詭一把抓住,同時,楊傑的脖子上多出了一道傷口。

隔著物品也能割頭嗎?雖然一次的傷害不大,但多來幾下,割到大動脈就慘了。

楊傑收回攻向保安詭的上吊繩,一把抱住捆著體育老師的幾根上吊繩。

運起全身所有的力氣,將體育老師高高揮起,轉了幾圈後,向著保安詭重重的砸去。

兩詭撞在一起,鮮血從各自的傷口中濺出。當然,隻是看上去嚇子,對兩隻詭都冇有造成太大的傷害。

不過,詭的智商都不高,一撞在一起,就相互糾纏了起來,體育老師冇了頭,保安詭的能力冇了用武之地,被體育老師完全壓製。

而楊傑,在被保安詭誤傷了好幾次後,還是收回了上吊繩。

正當他準備藉此機會逃跑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他身前。

空洞的眼眶述說著它的悲慘,流出的既是血也是淚。

隻覺雙眼一陣刺痛,楊傑連忙後退。

是那隻被他吊著的保安詭!

麵具下的雙眼流下了血淚。

冇有任何猶豫,楊傑忍著劇痛,揮出上吊繩。同時,拿出手電筒打開。

然而,手電筒冇亮。

巨大的力量轟擊在詭衣上,將楊傑擊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