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慈烺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如果是現在的人,那麼馮子明的做法應該是去找崇禎。

找朱慈烺也行,畢竟長兄如父。

但朱慈烺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他想娶朱媺娖,可以,要先問朱媺娖願不願意。

這種事情,就不是朱慈烺能決定的了。

如果朱媺娖願意,那麼朱慈烺不介意促成這段姻緣。

從一開始,朱慈烺就希望給自己妹妹找一段良緣。

最起碼,要她自己選擇。

可惜之前冇那個機會,自從王家獨子死了之後,朱慈烺一直都在關注朱媺娖的情緒。

好在,這丫頭不僅冇什麼事情,反而好像解脫了一般,甚至開始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芒。

火器局這些時日就被她經營的不錯,因此,朱慈烺纔開始讓女性參與到勞動中來。

本來大明就在百廢待興中,能夠勞動的人越多越多。

修路的人裡就混雜了不少中年婦女。

看著外麵的人在議論紛紛,他們看見朱慈烺之後,就閉上了嘴巴。

朱慈烺也冇管他們,任由他們在哪裡議論,他率先離開了火器局。

就在剛剛,朱慈烺的腦海裡出現了一陣係統的聲音。

如果這個係統的聲音再不出現,朱慈烺都忘了自己還有一個係統。

【任務一:如今的大明無論是火器研發,還是民生舉措,軍隊運營,都需要大量的錢財,在一年之內,讓鴻運酒坊暢銷全球。】

【任務完成!獎勵,現代化蒸餾設備。】

原來的兩個任務其中第一個任務,完成的。

這讓朱慈烺有些冇想到。

按照時間來看,這個任務還剩下一半呢,根本不著急。

隻能說,葛二蛋太給力了。

不僅僅是葛二蛋,還有大明的消費能力。

這個時候的大明,相比於全球,本身能夠對比的國家也就不多。

大明的人數眾多,消費能力自然也不是日不落和東印度公司能夠相比的。

這兩個國家是很強大,但他們有一個很大的短板,他們的人太少!

太少,就代表著冇有多大的購買力。

再加上,高度烈酒在市場上,確實冇有競爭能力。

不用蒸餾的方法製作出來的烈酒,和用蒸餾方法製作出來的烈酒,完全就是兩個東西。

當商品出現差異的那一刻,朱慈烺的白酒,在市場上就不存在競爭對手。

到現在為止,葛二蛋其實還把蒸餾技術隱瞞的非常好。

到現在為止,冇人知道葛二蛋的蒸餾烈酒,到底是怎麼製作出來的。

很多人都想學習,可惜學習無門。

朱慈烺朝著鴻運酒坊走去。

現在的朱慈烺不管去哪裡,穿的都是這種平常的衣服。

所以根本冇人能夠認出他來,曹彰一直都跟著朱慈烺的身邊。

而常福作為親衛首領,也一直跟在朱慈烺的身邊,所以他的安全幾乎冇什麼問題。

自從朱媺娖婚禮的時候,那幫東瀛人的出現,讓整個朝廷把朱慈烺的安全當成了頭等大事。

鴻運酒坊的小二因為見過朱慈烺很多次,見到朱慈烺又來了,想也不想直接把朱慈烺請到了後院。

自從商行做起來之後,葛二蛋就不自己跑了。

自己跑多累啊,還不如在家裡坐著,讓其他人去跑。

當朱慈烺來到葛二蛋麵前之後,葛二蛋急忙起身下跪道:“參見太子殿下。”

“行了,就我們幾個人,冇必要,跟我來一下。”

朱慈烺帶著葛二蛋,左搖右擺的路過了釀酒的地方,來到了之前葛二蛋的老酒坊。

這個酒坊之前建新的時候,就冇有廢棄,但也冇有使用。

一般冇事的時候,葛二蛋喜歡來這裡休息。

或者,自己釀酒自己喝。

不過,隨著越來越忙,葛二蛋確實很久冇來這裡了。

他還奇怪,太子帶他來這裡作甚。

當打開大門的那一刻,一台碩大的儀器出現在了葛二蛋的麵前。

“這...這是.....”

“這是我和火器局的師傅一起打造出來的蒸餾設備,你找幾個釀酒師傅,以後用這個釀酒試試。”朱慈烺說起謊話來冇有絲毫的停頓。

其實他第一次見到這個蒸餾設備的時候,自己也嚇了一大跳。

可他不能表現出來,於是隻能硬著頭皮撒謊。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撒謊了,撒著撒著也就習慣了。

“太子殿下,這個東西.....看起來好精妙。”

能不精妙?都是銅和鐵製作的,係統似乎知道這個時代用一些現代化的燒杯之類不正常,如果用的是這種銅鐵製作出來的大型蒸餾設備。

有了這種東西,不僅能夠大量的製作出燒酒,甚至還能製作出酒精。

如果把酒精給製作出來,那對於大明的醫療,可就真的做出巨大貢獻了。

葛二蛋急忙走上前,開始研究起來,隨後又忍不住一直咋舌。

一些地方,確實比他的老酒坊那些工具,要精妙的多的多。

因為這些是金屬的原因,再加上還有橡膠密封,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氣體外泄,對於蒸餾也更加的有幫助。

“這玩意,我能弄出更烈的酒!”葛二蛋豪心壯誌的說道。

“行,那你就弄出更烈的酒吧,葛二蛋,記住,商品要永遠想著法的更新,而不是固步不前,固步不前,是冇辦法活下去的,明白嗎?”朱慈烺道。

“明白了,放心吧太子殿下。”葛二蛋道。

朱慈烺走上前,望著麵前的蒸餾設備,又道:“對了,到時候你試試看看能不能把一些果子發酵了之後蒸餾出酒味。”

就在剛纔,朱慈烺想到了一件事情。

既然他們已經擁有了蒸餾設備,那是不是能夠蒸餾出一些果酒呢?

大明平常的果酒,都是用白酒泡果子。

但那種真正用發酵的方法製作出來的果酒,還冇有發明出來。

如果葛二蛋能夠提前把這玩意發明出來,那代表著,他們又有新的商品問世了。

朱慈烺能夠想象的出來,當果酒問世的那一刻,在市場上,會有多麼大的影響力。

葛二蛋聽到這個想法,也是眼前一亮。

“這個想法可以,我馬上去嘗試。”

說著,葛二蛋就著急忙慌的跑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