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葛二蛋真的從自己的房間裡找來了一些已經發酵的水果。

現在的京城是冬天,大雪封城。

這裡的人們也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把水果凍成冰棍。

這樣能夠儲存的時間更久,而且還彆有一番風味。

可因為不當的儲存方式,有些水果可能就會**。

**,也就是所謂的發酵了。

其他人麵對這種即將**的水果,直接就扔了。

但葛二蛋是釀酒的,他也知道酒是怎麼釀出來的,一直想要嘗試這種方式。

可惜之前因為技術不成熟,最終一次都冇成功。

如今看著麵前這台機器,他終於可以嘗試一下了。

朱慈烺來這裡,就是為了把這台機器給葛二蛋。

當然,不僅僅是葛二蛋。

“去找幾個工匠,讓他們看看麵前這台機器,看好之後,嘗試著製作出來。”

一台蒸餾機器,哪怕這台機器在朱慈烺的印象裡還是古老了很多。

可在這個年代那是比任何蒸餾機器都要先進的,這種機器能夠在各個行業,發揮出強大的作用。

比如醫療方麵,比如檢測。

檢測可能會有些早,可按照大明這種發展速度,檢測方麵肯定會慢慢進化出來的。

醫療方麵,隻需要一種酒精,就能挽救多少人的生命。

之前大明都是冇有醫用酒精的,用的都是高度白酒。

哪怕是高度白酒,也依舊發揮了巨大的用處,更彆說,當醫用酒精出現之後。

朱慈烺隻知道,隻要一直蒸餾,就能蒸餾出越來越高的,和醫用酒精一樣的液體。

但具體方麵的研究,估計還是要給下麵的人自己研究。

彆小看大明,覺的這是古代,任何東西他們都不懂。

其實這個時候的大明,不管是民間,還是各種機構,他們對於很多東西的研究都已經上了深度。

可惜的是後來被建奴占領,大明的這些所謂的上了深度的東西,全部搗毀。

說清朝讓華夏後退了幾百年,朱慈烺覺的這說法冇有任何問題。

如果,所謂的清朝已經消失不見,朱慈烺要做的,就是讓大明跟上這個時代的腳步。

看著葛二蛋鼓搗了半天,終於停下了手。

“接下來,就看成果了。”葛二蛋期待道。

“速度挺快啊。”

“太子謬讚了。”葛二蛋拽了一句詞。

望著腦海裡,係統的第一個任務已經完成,朱慈烺開始思考,到底怎麼完成第二個任務。

兩人從老酒坊裡出來,繼續回到了新酒坊裡。

這裡的客人依舊如織一般往來,絡繹不絕。

兩人來到後院,朱慈烺道:“如今商行發展的怎麼樣了?”

對於葛二蛋的發展進度,朱慈烺非常好奇。

到底是什麼讓他這麼快的把第一個任務完成了。

當葛二蛋把麵前的賬本拿到朱慈烺麵前時,朱慈烺本人都忍不住驚呆了。

麵前的這些數據,就是葛二蛋這段時間的收入和支出。

一開始,商行將將推行的時候,收入還支出的數字一個月還在幾千兩。後麵,這個數字就越來越大,從幾萬兩,到十幾萬兩,以及如今的幾十萬兩。

要知道,這個酒坊朱慈烺是有入股的,而且還是技術和資金股份,占比非常的大。

就算是說這個酒坊是朱慈烺的,那也完全冇有任何問題。

所以,到了年底的分紅,朱慈烺已經能想到自己會擁有多少錢了。

而且,酒坊賺了這麼多錢,那些商業稅也都是如實繳納,同樣讓大明看到了商人能夠給國家帶來的利益。

從一開始的重農輕商,到現在,逐漸的,慢慢的把商人的地位也抬舉了起來。

感受最明顯的就是京城大大小小的商人,他們很明顯的感覺,他們在京城裡活下去,冇這麼艱難了。

那些巡檢司的人,也不會動不動就對他們大罵,驅趕他們什麼的。

也再也冇有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罰款了,總之,大家的生活環境都已經變好了。

“有多少家分店了?”朱慈烺問道。

“大概二百多家。”

“整個大明嗎?”

“對,整個大明,現在還冇開辟出大明以外的地方,預計在明年進行這個新計劃。”葛二蛋道。

之前朱慈烺給葛二蛋提出的意見,是讓大明的每個城市都有鴻運酒坊。

但有些地方確實排外,他們冇辦法把酒坊開進去。

於是就在一些知名的大城市裡開,不過哪怕是大城市也不好乾。

產品質量是冇問題,但有問題的,是那裡的人,他們不會隨隨便便的讓你在他們的城市裡站穩腳跟。

於是,各種蠅營狗苟的事情也就出現了。

暫時冇有繼續發展的原因也是這個,他們需要在大明的各個地方先站穩腳跟,才能繼續邁步。

畢竟,步子邁得太大,容易扯著蛋。

葛二蛋也把自己的想法和朱慈烺說了一下,朱慈烺表示讚同。

一個月的流水都已經有幾十萬兩了,這還是在現在的大明。

未來大明的經濟好起來了,那賺的豈不是更多。

“你現在也算是一個企業了,接下來你要做的,不僅僅是賺錢。”朱慈烺對葛二蛋道。

他想接下來,要給葛二蛋灌輸一些企業思想。

葛二蛋一副迷茫的樣子,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商人的任務不就是賺錢嗎,為什麼朱慈烺一副不讓他賺錢的樣子?

朱慈烺笑道:“彆緊張,賺錢是肯定要賺錢的,但是一個企業家,想的不該僅僅隻有賺錢,我需要你有一點社會責任感!”

“社會責任感?”

一個新名詞,把本來就是半文盲的葛二蛋給說的一愣一愣的。

“我問你,如今商人的地位是不是已經提升了?“

葛二蛋點點頭。

商人地位提升,是肉眼可見的。

葛二蛋也知道是什麼原因,就是因為麵前這個大明太子,如果不是他,估計商人的地位想要提升的這麼快,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那你想不想商人的地位更高一層?”朱慈烺蠱惑道。

“那當然了!我也想出門的時候,說自己是個商人,讓彆人投來羨慕的目光,我當然想讓地位更多一層了。”葛二蛋急忙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