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擔心,他至少還活著。

隻是......

整個人有些萎靡不振,我這裡有一些藥,你要是想送,就送過去吧。

媽咪不攔著你。”

九九懵懵地看了眼書包裡鼓鼓囊囊的藥,他一向情商不高的腦子突然轉過彎來。

九九瞪大眼睛,委屈又彎了起來,“媽咪,這些藥是不是都是你準備的?

你是中醫哦,我冇有忘記。

其實你,是不是......”

“媽咪冇有!醫者仁心而已。

再說了,心病還需心藥醫,你過去罵他一通,可能他會醒悟。

至於善不善待自己的身體,隨他了。”

“恩,媽咪!謝謝你的善良。

我現在就過去!我早就想去看爹地了,又怕你不高興。”九九憋著嘴。

“去吧。”溫寧頷首。

九九立刻就跑出去了,“祝阿姨,媽咪說要你送我。”

“去哪裡啊?神神秘秘的。”祝遙遙啟動車子。

“顧靳庭叔叔的彆墅。”

很快,祝遙遙就把九九送到了目的地,隻是下車後,她才發現,厲北琛居然也在顧靳庭的彆墅裡。

她嘖了嘖,回到車上立刻一個電話轟炸給溫寧。

“妞,你什麼意思啊,你為什麼要送九九去看他爹?”

溫寧語氣平靜,“厲北琛受傷挺重的,我也不至於做的太過吧,人嘛,還是要善良點。”

“真的就隻是這樣,隻是善良的不想讓兒子見不到父親?”

“真的。”

“那你就不怕李承聿知道了,會多想,會吃醋啊?”

溫寧翻了個白眼,“我問心無愧,也請你閉嘴。”

“......靠。”祝遙遙一副受不了她的語氣,“不說了,說不過你,天兒還早,我開車再去一趟磚廠。”

溫寧頓時沉默,“警方都把磚廠禁閉了,也許霍淩早就不在那裡了。”

“我知道......”祝遙遙苦笑了下,“但小瓔桃總嚷嚷著要找他,小瓔桃很依賴他的。”

“這兩天霍祁和祝雨菲冇纏著你吧?”

“嗬,霍祁?他估計在顧西城那吃香的喝辣的,並不是真的關心霍淩。

至於祝雨菲,這綠茶表聽說霍淩死了,早就不找了,估計在找下一家呢。”

“那時候祝雨菲就和黎向晚玩的好,一丘之貉。”

祝遙遙冷哼,“奈何這個未婚妻的名頭,是她占著啊,現在也好,霍淩生死不明,她也不用作妖了。”

祝遙遙掛了電話,車開出去,路過市中心的廣場,她下車給小瓔桃買點吃的。

那個小吃貨,專門愛吃甜品,也不知道遺傳了誰。

反正她自己是不愛吃的。

廣場是帝都的一個商業中心,許多公司都建立在這裡,比如......李氏。

祝遙遙看著李氏的大樓,心裡暗驚,如今的李氏竟不知什麼時候,屹立群雄,成為帝都的龍頭企業了。

正在這時,她看到李氏公司大堂,走出李承聿的身影。

既然看到閨蜜的老公,祝遙遙勾唇打算走過去打招呼。

突然,李承聿身邊走出來一道性感的女人,她扭腰挽著李承聿,模樣親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