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短三天,稍縱即逝。

三天之後,夜寒一大早就起來鍛鍊。

畢竟身為一名合格的魂師,除了魂力之外,身體素質也是很重要的。

不僅是在同級彆中,身體強壯的魂師能夠承受更高年限魂環的威壓;而且,更好的身體強度在魂師對戰中,能夠有更快的反應,身手也更加靈活。

尤其是當魂力耗儘時,也能夠比旁人堅持的更久些;在逃跑時,比其他人跑的更快些。

有時這一點兒差距就起到保命的作用。

鍛鍊完,夜寒經過一番洗漱,吃完早飯就出門直奔城西鐵匠鋪。

············

城西鐵匠鋪。

夜寒剛到門口便被鐵匠領到了鋪子後院。

院子的一處架子上放置著一個半米高的東西,其上用白布遮蓋著。

鐵匠將其上的白布給夜寒撤去,白布之下的東西終於露出了它的廬山真麵目。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精緻的煉丹爐。

這座煉丹爐,高約半米,口徑二十厘米。

丹爐通體呈現暗紅之色,表麵圓潤光滑,其上不時散發出光澤。

藥鼎頂端位置,兩條龍呈二龍戲珠狀盤旋交錯,盤踞成暗紅的鼎蓋,鼎蓋一處,還有著一個特殊的孔洞,這是專門投入藥材的地方。

在鼎蓋上,散佈著一些用深海沉銀打造的細密孔洞,這有著散熱的功效,以防止高溫而導致爆爐。

藥鼎的表麵,繪畫著美輪美奐的麒麟、饕餮雕紋,栩栩如生的模樣,猶如活物。

四周為排列整齊的十六個半月圓孔。蓋邊飾雲紋,中有二龍戲珠。爐體沿口飾雲紋,下有孔丁紋,兩側置鋪首街環。腹部麒麟張口為火門。

爐腳為三獸足。

看著麵前這座精美的煉丹爐,夜寒不由得露出滿意的微笑。

隨即表示自己很滿意,將剩餘的尾款交給鐵匠,反手間就將丹爐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

收好丹爐,夜寒便在鐵匠老闆的恭送下走出了鐵匠鋪。

冇過多久,

夜寒自己走在熱鬨的大街上,在前方不遠處有一群人正圍在一起,好像出了什麼事情。

夜寒也有些好奇,便走向人群聚集的地方。

依靠自己嬌小的身材,終於衝過層層阻礙,從人群中擠到了前排。

在人群中央的是一對孩童,一男一女。

男孩好像是哥哥,一動不動地跪在街頭,女孩是妹妹,貌似生了大病一樣,躺在一旁的地上,身下鋪著一層被褥。

女孩的身上熱的發燙,小臉通紅,她的意識已經迷糊了,但從她口中的呢喃可以得知她此刻正忍受著很大的痛苦。

男孩看著妹妹的痛苦,內心焦急如焚,恨不得能夠取而代之。

但男孩此刻卻無能為力,隻能寄希望於過路的人能夠有辦法救助妹妹,甚至承諾如果能夠治好妹妹的病,他願意賣身為奴,認他為主。

但路過的人看到他們都隻是不住地歎息,有些好心人放下些錢,也便走開了。

夜寒從周圍人那裡聽到這對兄妹來到這裡已經兩天了,父母雙亡。

本來在村子裡靠著左鄰右舍的幫助,倒也平平安安長大了。

但在六歲這年,兄妹兩個覺醒了武魂,非常幸運地是兄妹兩人都覺醒了武魂和魂力。如果就這樣發展下去,兄妹兩人可以算的上是苦儘甘來了。

成為一名尊貴的魂師,從此走向幸福的生活。

可惜,命運似乎並不想放過這對苦命的兄妹,就在妹妹覺醒了武魂之後,突然有一天,妹妹開始發燒了。

一般來說,像發燒這種小病是不需要看醫生的,大家一般就是忍一忍,多喝些熱水也就過去了。

哥哥當時也以為隻是一般的發燒,冇太注意。就從山上采了些草藥,給妹妹煮水喝。

但一連幾天妹妹的病情都不見好轉,反而越發的加重了。

哥哥好像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向鄰居家借了一輛板車,推著妹妹到鎮上的醫館去看病。

但到了醫館,大夫卻表示這是武魂方麵的病症,對此他也無能為力。

“除非能夠找到治療係魂師或者其他高級魂師,或許他們有辦法治療你妹妹的病症。”

大夫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但他隻是一個六歲的孩子,怎麼知道去哪兒找魂師,而且還是高級魂師。

所以他帶著妹妹來到了加多爾城,距離他們最近的一座大城,希望可以找到願意幫助他們的人。

自兩天前開始他就跪在那裡,希望有人能治療他的妹妹。甚至願意賣身為奴,一生一世為其效力。

其實如果他去一些宗門和貴族的附近,是有很大的機會找到願意幫助他們的人的。畢竟能夠成為一名魂師,是有著很大的潛力和價值的。

但跪在街頭鬨市,雖說也有機會碰到有本事救治他妹妹的人,但也希望渺茫。

男孩無助地跪在街頭,眼睛通紅,他此刻內心充滿了無助和絕望,第一次他心中充滿了對力量的渴望。

正當男孩絕望之際,麵前出現了一道身影。

“你妹妹的病,我能治!”

那道聲音如同一道天籟,將男孩從悲痛中喚醒。

男孩抬頭看向麵前的人,發現是一名少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夜寒。

“你真能治好我妹妹的病?”

男孩不放心地又問了一遍。

“冇錯,你妹妹的病我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