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多爾城位於天魂帝國邊境,與星羅帝國接壤。

兩國交界之處,往往有不少的商隊來到加多爾城,進行交易。

這也使得加多爾城更加繁華。

過了許久,夜寒休息好了之後,從地上站起來,深深吐出一口氣。

“呼……爸爸媽媽該等我吃飯呢!”

一進家門,母親便早已準備好了飯菜,正等著他回來。

他的母親叫林雨晴,武魂是金雨燕,53級敏攻係魂王。

但先天魂力隻有5級的她,修煉到魂王之後便冇有了什麼潛力可言。

再一次遊曆中,她遇見了當時正在遊曆的夜風。

夜風一見到她便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於是一直糾纏,最後終於抱得美人歸。

夜寒的爸爸是城主,得益於加多爾城的繁榮和眾多的商隊。

夜寒家中一直不缺乏魂獸肉吃,這也使得夜寒的身體素質比一般的孩子更加強大。

“媽媽,爹怎麼冇有回來?”

“今天他要開會,就不回來了,我們吃就是了。”

“哦,好的。”

“好了,快點來吃飯了,都是你最愛吃的。

後天就要覺醒武魂了,到時候不要亂跑。”

“我知道了,老媽。我不會亂跑的。”

“知道了,我們夜寒最乖了!

快吃吧,一會兒就涼了。”

吃完飯,夜寒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

他的房間裡擺滿了書,

有關於魂獸種類和特性方麵的書,

也有關於藥草方麵的書。

夜寒走到床邊,從床頭拿出一個木盒,

小心的打開,從中拿出了一本老舊的書籍。

這是夜寒家族的傳承功法——毒功。

自獨孤博創造並完善,然後經過幾千年的傳承,到了夜寒父親的手中。

一年前,夜風將這本秘籍見交到了夜寒手中。

這本秘籍中不僅有夜寒家族的傳承功法,還有許多毒藥的製作和使用方法。

夜寒對於這些東西可謂是非常感興趣,畢竟一位毒師的存在可謂讓人防不勝防。

像獨孤博一下子就毒殺了數十萬的士兵,扭轉了當時的局勢。

雖然以魂師身份對普通人出手有些勝之不武,

但事實就是事實,

毒使用好了之後可以成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而夜寒的誌向是成為一名毒醫,醫毒雙修。

既能行醫濟世,普渡眾生;又能以毒禦敵,殺人於無形。

夜寒輕輕撫摸著這本秘籍,暢想著之後自己的美好未來,不禁有些激動。

夜寒稍微平複一下自己激動的內心,畢竟隻有強大的實力,纔有逍遙的資本。

之後,

夜寒盤膝坐在床上,

平心靜氣,

屏氣凝神。

開始按照書上的方法開始運行,夜寒感到小腹丹田處微微有些發燙,一股微弱的氣流遊走於奇經八脈之間,然後在體內運行一週天後彙於丹田之中。

夜寒運行了幾個周天後,停了下來。

“呼……”

歎了口氣,心想:

“還是不能突破第二層嗎?

也許必須武魂覺醒後纔可以再次突破嗎?”

夜寒心中有些肯定,按照慣例自己應該是先天滿魂力吧!

之後,夜寒將秘籍放回木盒內,並將木盒放回原位。

夜寒起身將燈熄滅,躺在床上準備睡覺。

一夜無話。

……………………

……………………

……………………

第二天,清晨。

陽光依舊那麼明媚,鳥兒站在樹枝上嘰嘰喳喳的叫著,似乎是在稱讚春光的美麗。

微風吹過,讓人感覺一陣神清氣爽。

夜寒推開屋門,走出房間。

在院子裡深深吸了一口氣,

“呼……呼……”

今天就要覺醒武魂了,不知道自己能覺醒出一個什麼武魂。

想到此處,夜寒不禁有些激動,去大廳的腳步不禁加快了幾分。

一進客廳,便看見母親和父親正坐在餐桌旁,等著他來吃飯。

父親看到兒子進來,臉上露出笑容,

“兒子,快點去洗把臉,然後吃飯。

今天爹可要帶你去覺醒殿覺醒武魂。”

父親說道這裡不禁哈哈笑了起來。

自己的兒子可謂是天才,自從兩年前他便開始每天進行鍛鍊,從未放棄,直至今日。

他的這份心性,哪怕是小時候的自己也比不過啊!

看著自己的兒子,夜風的眼中滿是欣慰。

兒子從小就對草藥感興趣,對於毒術的鑽研也表現出很大的天賦。

兒子如果能覺醒出碧磷蛇皇武魂,那麼……

想到這裡……

“唉……”

夜風歎了口氣,看著自己頭上那頭碧綠色的頭髮,夜風心中有些不忍。

一家人就這樣快速的吃完飯,夜風就帶著夜寒前往城中的武魂覺醒處——覺醒殿。

自從六千年前,武魂殿破滅之後,便冇有人為平民免費覺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魂師開始有償為平民覺醒武魂。

覺醒殿便是其中的一個代表,他們在帝國的每個城中都有分佈,

每年到城下的各大村莊裡去為平民覺醒,每人一個金魂幣。

這為平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負擔,但平民們哪怕砸鍋賣鐵都不會放棄這樣一個機會。

一個由平民變成魂師的機會。

哪怕這個機會很低,甚至微乎其微。

平民們都會去賭,不會放棄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機會。

隨著武魂殿的消失,一同消失的還有每月一次的魂師補貼。

冇有了那些魂師補貼,那些平民出身的魂師為了獲得更多的資源,不得不走上了狩獵魂獸的道路。

或者屈身於宗門或大家族之中。

甚至有的人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成為了邪魂師。

………………

………………

不一會兒,馬車就到了覺醒殿門口。

夜風帶著夜寒就下了車,徑直走向大廳。

“城主好,……”

“城主好,……”

……………………

伴隨著一路上人們的問候,夜風也微微點頭示意。

很快,他們就到了覺醒大廳。

負責覺醒的威爾斯大師來到他們麵前,

“城主,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隨時為少城主覺醒。”

說著,便領著夜寒進了覺醒室。

室內裝飾很單調,也很華麗。

精美的紅地毯鋪在地上,天花板上吊著一架金晃晃的吊燈,將整間屋子照的光亮。

地毯的中央,佈置著一圈奇怪的黑色石頭,石頭上閃現著金屬性的光澤。

“請站到圈內,伸出右手。

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害怕。”

威爾斯細心的叮囑到。

“好的,我知道了。”

夜寒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隨後,威爾斯運轉魂力,低吼:

“武魂附體”

隨後他身上出現了一道魂獸虛影,伴隨著兩黃兩紫一黑五個魂環出現在他身後。

“凝心靜氣,仔細感受,不要胡思亂想。”

威爾斯提醒道。

隨著他的魂力運轉,光圈裡麵也是發出了一陣金光,形成了一個光罩,將夜寒籠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