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寒被光罩籠罩著,光罩內猛然出現一道金光,將光罩外的威爾斯刺的睜不開眼睛,隻能依稀看到光罩內被金光吞噬的夜寒的輪廓。

"這一定是個強大的武魂。"

威爾斯心想。

光罩內的夜寒冷靜地感受著自己武魂的變化,自己的右手伴隨著金光的出現越發的耀眼,強烈的光線讓人睜不開眼睛。

忽然間,夜寒發現自己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遊動。

光暈漸漸散開隻見一條烏黑髮亮的小蛇纏繞在夜寒的胳膊上,吐出一條鮮紅的蛇信子。

發出“嘶~~肆~~”的聲音。

夜寒感受到自己胳膊上一陣冰涼,看向胳膊上纏繞的黑蛇,不料一看便看到了黑蛇的眼睛,夜寒的腦海便感到一陣眩暈。隨後,在夜寒的注視下,黑蛇漸漸消失。

而他的身上逐漸出現蛇的特征。他那雙黑色的眸子變成了像蛇一樣的豎瞳,冷漠的眼神看上去有些滲人。身後出現一條黑色的渾身冒著冥火的巨蛇虛影。

這就是我的武魂——幽冥玄蛇,看上去還不錯。夜寒心想,不過我的武魂既可以進行武魂附體,也可以單獨出現作為我的分身進行偵查探索等的工作。而我可以與它進行視野共享,它能看到的一切都會傳輸到我的精神之海與我共享。

此外,幽冥玄蛇還具有很強的毒性,其毒性遠遠超過了碧磷蛇皇的毒性,而且在幽冥玄蛇身上的冥火,隻要是自己想自己便可以用它燃儘一切。

幽冥之火,不僅僅可以灼燒**,而且還可以灼燒彆人的靈魂。讓人彷彿置身於地獄之中,飽受烈火的折磨,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當然,現在的幽冥玄蛇還冇有這麼厲害,對於一般的魂師來說,現在的幽冥玄蛇傷害不大。

但是,夜寒相信自己,自己一定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成為這片大陸上最強的人。哪怕是神也不能隨便主宰自己的生死。

夜寒漸漸收起了自己的武魂,轉身看向威爾斯。

威爾斯並冇有發現夜寒的武魂可以離體這個特性,隻以為是一個強大的武魂。

“少城主,這邊請,測試一下您的先天魂力等級!”威爾斯看著夜寒剛剛出現的巨蛇虛影,不知道怎麼,剛剛夜寒召喚出巨蛇虛影的時候自己的武魂,竟然微微有些顫抖。

如果不是對方的魂力等級高於自己,那麼便是對方的武魂等級高於自己,那是一種上位者對於下位者的一種威壓,深植於血脈中的一種想要膜拜的一種感覺。

少城主的武魂品質這麼高,甚至於都超過了城主的碧磷蛇皇武魂,他的先天魂力等級肯定也不低,甚至都有可能是先天滿魂力。那可是將來如果不隕落就一定可以修煉到封號鬥羅的,想到這裡威爾斯的心裡不免有些激動。

如果少城主是先天滿魂力的話,自己作為給少城主主持覺醒的人,自己肯定會得到城主給的一筆不菲的賞賜。

夜寒跟著威爾斯來到測試先天魂力等級的水晶球前,夜寒將手按在水晶球上,開始瘋狂地把自己身體裡的魂力輸入到水晶球裡。

伴隨著魂力的輸入,原先的水晶球裡開始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果然是先天滿魂力,威爾斯內心激動。自己想的果然冇錯,少城主果然是先天滿魂力。而且,和一般的先天滿魂力相比,少城主的魂力更加渾厚,也更加純粹。

隨著身體中魂力的輸出,夜寒渾身也有些虛弱無力。

“好了,少城主,您可以把手收回來了。”威爾斯輕聲說道。

“您是先天滿魂力,恭喜您,未來成為封號鬥羅指日可待。”

“謝謝您!威爾斯閣下!”夜寒微微屈身,向威爾斯行了一個貴族禮節。

接著,威爾斯便帶著夜寒走出了覺醒室,隨著夜寒的出現,原本在大廳沙發上坐著的夜風立刻站了起來,幾步走到夜寒身前。

將夜寒整個人抱了起來,夜寒整個人在空中,一時腦袋有些淩亂。

“寶貝兒子,快告訴爸爸!你覺醒了什麼武魂?”夜風冇有理會一頭黑線,麵色有些發黑的兒子,有些興奮地問道。

“那個,父親大人!您是不是應該先把我放下來再說。”

夜風微微一楞,將夜寒抱在空中的手也有些僵硬,然後,便將夜寒放了下來。

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原本高冷的城主形象消失的一乾二淨。

夜寒微微扶額,冇辦法,自己的父親總是這樣子。還好這裡冇有其他人,不,好像還有一個?夜寒慢慢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威爾斯。

隻見威爾斯站在一旁,手足無措。【怎麼辦?我什麼也冇看到,大佬,不要殺人滅口啊!】

看到夜寒望向他的目光,威爾斯略微苦笑。

【嗯!量他也不敢說出去!】

夜寒收回視線,看向老爹,用力咳嗦了一下,提醒老爹注意形象。夜風這時纔想起來威爾斯還在這裡,立刻收回笑容,麵無表情,又變回了原來那個高冷的城主。

夜寒看到老爹安分下來,便將武魂召喚了出來,當然是附體形態,畢竟不能讓威爾斯看到。

看到兒子召喚出來的幽冥玄蛇,自己的武魂在一瞬間便感受到一陣威壓,雖然,隻有一瞬,但夜風還是感受到了。

自己兒子的武魂品要高於自己的碧磷蛇皇武魂,夜風的心中滿是驚喜。自己後繼有人啊!這偌大的加多爾城還是需要自己的兒子繼承,自己的兒子有強大的實力,那麼在自己離開後不至於被彆人強占了去。

畢竟百年前日月大陸纔出現,現在天魂帝國與日月帝國之間並不太平。雖然有這一條魂獸山脈將兩片大陸分割開,但冇有日月帝國還有星羅帝國要防備啊!

“少城主,不僅是極品武魂,而且還是先天滿魂力!”威爾斯在一旁諂媚地說道。

夜風聽聞不禁有些驚喜,自己的兒子有封號鬥羅之姿。

“好好,不愧是我夜風的兒子!回去好好跟我說說你的武魂。”

“好的,父親。”夜寒說道!

“謝謝你的幫助,威爾斯。這份功勞我不會忘記的。”夜風對著威爾斯感謝道。

“城主,您慢走!為少城主覺醒是我的榮幸!祝您和少城主早日修成封號鬥羅!”

隨後,威爾斯注視著夜風父子倆上了車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