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清晨。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出現,驅逐了黎明的黑暗,光明再一次普照在大陸之上。

一大早,夜風一行人就前往了獵魂森林,剛到森林入口便看到,入口處有許多商販在吆喝,有賣魂獸肉的,有販賣草藥的,還有售賣武器裝備的。

”組團捕捉千年魂獸幻影豹,需要一名輔助係大魂師。”

“組團獵殺力量型魂獸,還差兩人。”

“獵殺敏捷型魂獸,十枚金幣。”

類似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夜寒聽了不禁皺了皺眉頭,心中有些煩躁。

諸如此類,組團獵殺魂獸的團體有很多,他們主要是靠給人獵取魂環來獲取收入。

魂獸並不是那麼容易獵殺的。有些天生強大的魂獸,哪怕是修煉年限並不長,也依舊有著很強的攻擊力。

這種所謂的組團獵殺魂獸,就是由多個人相互配合。分彆獵殺自己所需的魂獸,獲得魂環。有了其他人的幫助,自身隻需要去攻擊魂獸最後一下就可以了。是大陸上獵殺魂獸最普遍也是最安全的方法。隻是,組團是那麼容易的麼?

每年死在魂獸森林裡的魂師數都數不過來,更何況,要成為一名強大的魂師,就得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

隻有在層層困難中活下來的魂師,纔有可能成為一名強大的魂師,受萬人敬仰。享受到彆人對你的尊重和敬畏。

獵殺魂獸這份工作也是很危險的,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他們這是把腦袋彆在褲腰帶,說不得哪一天,他們就得死在魂獸的手上。

但他們如果不去拚命,用命去換去修煉資源,那他們就永遠處於社會的最底層。為了前途,為了家人和孩子,他們也得去拚一拚。

進入森林後,夜寒四處看著周圍的環境,無論是花草樹木,還是石頭、動物,都讓他很好奇。畢竟,這是他第一次以現在的心態親身接觸到這樣的環境。

這個世界上是有普通的動物的,或者說魂力修為不到十年級彆的魂獸,無法凝聚魂環的存在就被當成普通的野獸了。

最主要的是,它們並不能用魂力強化身體進行攻擊,所以就算是食肉性的野獸,也不是一個食草性的十年魂獸的對手。

不過有魂力滋潤下,它們的肉質、皮毛以及一些特殊器官都很不錯,是那些一二環平民魂師的收入來源。

看著一隻隻小動物不斷在樹林、草叢中亂竄,夜寒心情也放鬆了不少。

這個時候,劉銘說道“城主,少城主,赤焰巨蜥的活動範圍應該在森林的南部,我們要想天黑之前回到旅館的話要加快些速度。”

說完,他轉頭看向夜風,征求他的意見。

隨後,夜風沉吟了一下,冇有迴應劉銘。反而,整個身子蹲下來,看向夜寒。

“來吧,趴在我身上,我揹你。”

為了更快的到達目的地,夜寒也冇有矯情,直接趴在了父親的背上,緊緊抱住父親的肩膀以免自己掉下去。

隨後三人運轉魂力就開始向森林南部深處跑去,魂聖的速度可謂是很快的,但為了照顧夜寒還是放慢了一些。

在的背上,夜寒卻感覺十分的安穩,因為夜風的魂力形成一個簡單的防護,保護了他不會感覺到風吹臉的感覺。直到跑了一個時辰左右,夜寒才被放到了地麵上。

劉銘和魏海開始警戒,而自己的父親開始恢複魂力。

不是夜風的魂力耗儘了,而是消耗不少。剛纔連續釋放自己的魂力趕路,雖然總共隻有一個時辰,但是一身魂力也已經消耗了三分之一了。

夜風看向夜寒“兒子,我現在教給你一個知識,那就是在野外,尤其是魂獸森林這種地方,一定要時刻保證自己有一半兒的魂力。一旦接近這個限度,就要停下了恢複。不要害怕麻煩,出門在外,安全最重要。”

夜風恢複完魂力之後,劉銘和魏海也都開始恢複魂力。

一刻鐘之後,劉銘拿出地圖對夜風說道:“前方就是赤焰巨蜥的棲息地了,根據從傭兵總會得到的訊息,這裡有一隻大約五百年左右的赤焰巨蜥。”

“好,那接下來小心點,注意不要打草驚蛇。”夜風對身旁的兩人囑咐到。

“是,城主”

劉銘、魏海兩人連忙應到。

有穿過一片叢林,映入眼簾的是一片亂石,一隻通體冒著烈焰的蜥蜴正趴在一塊岩石上曬著太陽。

口中不時吐出一條細長的舌頭,絲毫冇有預料到危險的到來。

眼前的巨蜥身長五米,身上佈滿了細密的紅色鱗片,四條粗壯有力的腿充滿了狂野,足下長著兩對鋒利的爪子,不時閃現出寒光。

巨蜥的口中生長出一對鋒利的獠牙,嘴角邊不時溢位些許液體——這是赤焰巨蜥的毒液。一滴赤焰巨蜥的毒液可以毒殺數十名成年男子,可謂是劇毒。

不過今天,赤焰巨蜥便要因為它的劇毒因此喪命,成為夜寒的魂環。

”體長五米,不錯,大約五百年左右,很適合做你的第一魂環。”夜風轉頭對夜寒說道。

赤焰巨蜥每百年生長一米,它的體長五米,便是五百年的魂力修為。夜寒這些年也在學習魂獸的知識,對於這些魂獸的形態和習性以及它們能夠提供的魂技可謂是爛熟於心。同時,對於魂獸年限的判斷也是夜寒的必修課。

對於夜寒的表現夜風很是滿意,自己的兒子從小就有主見,這次要選赤焰巨蜥作為他的第一魂環就是他的主意,夜風出於對兒子的信任也便同意了他的請求。

”魏海,你負責警戒四周和保護小寒。

劉銘,一會兒你用你的第一魂技困住巨蜥,然後我用毒讓他喪失反抗能力。

小寒,在我讓其喪失反抗能力後,需要由你完成擊殺,知道了嗎?”

”是,父親(城主)”

夜寒也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第一魂技,地刺。”

接下來隻見劉銘跑出樹叢,趁著巨蜥還未有反應過來,就使出第一魂技地刺。

隻見從巨蜥下方的地麵中湧出無數的尖刺,頂部聚集在一起,組成一個由岩石做成的囚籠,將巨蜥牢牢的困在其中。

隨後,夜寒隻見父親也迅速從旁邊衝出,身後浮現出七枚魂環,其中第三枚紫色的魂環閃耀了起來。

”第三魂技,碧磷蛇毒”

隻見夜風的身上瀰漫出一陣濃鬱的綠色毒霧,毒霧飄向地籠中的巨蜥,巨蜥彷彿也感受到了毒霧對它的威脅,也愈發的暴躁起來,瘋狂的撞擊著周圍的地刺。

終於毒霧將它籠罩,巨蜥在毒霧中發出一聲慘叫,隨後便冇有了聲響。

”好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夜風看向後方的夜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