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在夜寒的臉上,夜寒漸漸睜開了他那對清澈湛藍的眼睛。

“呼~~”

夜寒深深吸了一口清晨森林中的新鮮空氣,隨後又重重吐出。

起身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畢竟冥想了一個晚上,身體多少有些僵硬。

雖然說夜寒一個晚上都在冥想,但夜寒一點兒都不疲倦,反而無比的精神。經過一個晚上的冥想,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魂力更加充沛,而自己的毒功又突破了一層。

”醒了就來吃些早餐吧!一會兒我們就啟程回家了。”

夜風看到夜寒醒來,說道。

一行人吃了一些烤肉,喝了一些野菜湯,便開始收拾東西啟程回家。

一路上夜寒欣賞著森林中特有的風景,看著有不少小動物們以及一些魂獸感受到他們的氣息而四處逃竄,夜寒不禁莞爾一笑。呼吸著森林中的新鮮空氣,林中涼爽的清風吹過,夜寒倍感輕鬆,連近幾日來,長途跋涉的疲憊也少了一些。

不知不覺趕了一天的路,直到太陽日薄西山,夜寒一行人來到一間旅館,身邊的劉銘來到前台,跟前台的侍女要了四間客房,讓他們將飯菜送到客房,之後便拿著房卡上樓了。

這是天魂帝國邊陲的一座小城,冇有夜寒父親那座加多爾城繁華,因為靠近附近的星鬥大森林,這裡經常會發生獸潮,因此這座小城冇有太多的商隊來此進行貿易,因此這座小城不夠繁榮也就可以讓人理解了。

正當夜寒準備轉身走向樓梯上樓時,門外來了一輛三匹馬拉著的華麗馬車,馬車四麵用華麗的金色絲綢裝裹,鑲嵌著金銀雕飾的車窗被一簾淡藍色的水紗所遮擋,使人無法看到車裡麵到底是什麼人。其後跟著六名騎馬的身材魁梧的護衛仆人,看上去像是什麼權貴之家,不一會兒六名壯漢集體下馬,其中一名貌似是領頭的走向馬車,和坐在車前負責駕車的一名老者說了幾句話。

然後這名侍衛便進入酒店要了幾間客房,這時從車上下來兩名女子。

一位身穿深藍色的長裙禮服,輕麵遮紗的神秘女子。雖輕紗遮麵,但卻難以掩飾她的絕代芳華。一雙如同藍寶石一般湛藍清澈的眸子,如同大海般神秘深邃,充滿無窮的魅力。

雖然看不清容顏,但透過清風吹起的麵紗,可以看到她那一抹白皙如玉的肌膚,精緻的五官。那襲深藍色的長裙禮服勾勒出誘人的玲瓏身姿,這種完美讓人不敢直視。

尤其是身上流露出的那種無形的清冷、高貴、典雅之意,讓人不敢有絲毫的褻瀆。

身後跟著一位小女孩,頭上梳著一個雙馬尾,身上穿著一條滿是蕾絲的白色連衣裙,腳上穿著一雙白色公主鞋。一雙清澈見底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滿是懵懂與好奇。

夜寒看著有些入神,不覺有些愣住了。那個小女孩看見夜寒一動不動,指著夜寒向身旁的的那個女子說道:

“姐姐,那個小男孩一直在看你啊!”

清冷女子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的夜寒,眼底深處中湧現出一抹厭惡的神色。不過,轉瞬即逝。她也知道自己的魅力,雖然已經輕紗遮麵,但還是有不少人不受控製的看向她。一路上她都已經習慣了那種被人注視的感覺。但從眼前的小男孩眼中並冇有看到那種淫邪之色,隻是單純的一種欣賞。

夜寒也從小女孩的話中驚醒,不覺有些臉紅,向前走到清冷女子麵前,向前深深施了一禮。

“對不起,小姐姐。

在下並非有意唐突你的,

還是小姐姐的魅力實在是太大了。”

冷清女子看著眼前的少年,眼中有一絲讚賞之意,此子年紀輕輕,就如此老成持重,彬彬有禮,讓人挑不出一點兒毛病,未來必成大器。

一旁的小女孩對著夜寒嬉笑道:

“小色鬼,你剛剛看到我姐姐都走不動了,是不是看上我姐姐了。

不過我姐姐可是天魂帝國的長公主,可不是你可以高攀的。”

小女孩在一旁頤指氣使的說道。

似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話語中充滿著一絲怨氣,每次出門都是這樣。

大街上上的人都隻顧著看姐姐,難道都冇有注意到本公主的可愛嗎?

是本公主不配嗎?

“小五,彆說了。”清冷女子不由得拉了拉小女孩,示意她彆再說了。

“不好意思,我這妹妹從小嬌慣壞了。”

“冇事,公主殿下。

不知您來此地乾什麼,家父乃是加多爾城城主,

如果有需要家父和我必定會力所能及提供幫助。”

夜寒聽到小女孩自爆身份,當下也表明瞭身份。得知長公主剛從鬥靈帝國訪問回來,經由此地,在這裡休整一天。

大公主微微頷首,說道:

“多謝,如有需要還請夜城主和公子不要嫌我麻煩。

我在這裡先行謝過!”

說完,便在貼身總管的引導下上了樓梯,直到拐角處,不見了身影。

夜寒望著那抹窈窕的身影不禁有些失落,好漂亮的小姐姐,可惜了自己還冇有犯罪的能力,隻能用來養養眼了。

搖了搖頭,轉身也上了樓梯,回房間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