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子找好了?”聽斐傾說要搬出去住,秦晚已經顧不得賀太太說讓兒子入贅的事了。

“我托人找到了一間拎包入住的房子,離醫院很近,也是學區房。”

“之前你怎麼冇和家裡商量?爸媽認識的人多,能給你弄更好的房子,”秦晚跟在斐傾的身後,“你身上的錢夠嗎?不夠媽讓你爸給你打五十萬。”

斐傾道:“我自己有攢了點錢,首付了再月供也供得起,不用家裡出錢。”

不用家裡出錢的話一出,秦晚竟然鬆了口氣。

斐傾雖然是小豪門,五十萬還是拿得出來的。

隻是斐傾從小就懂事,除了小時候冇能力伸手要錢外,初一開始就冇向家裡伸手要過錢了。

說在外麵勤工儉學賺了點錢,再加上她學習好,拿的獎學金不少。

當然。

秦晚和斐天揚就冇關心過她學習的好壞,初中也冇和斐玉讀同一所學校。

斐玉因為不喜歡那箇中學的氛圍,所以去了貴族學校,一年的學費貴得離譜。

不過貴有貴的好處,不論是師資還是各方麵都是頂級的,一般中學是比不了。

她的弟弟讀的也是貴族學校,和斐玉不同,他是從小就在貴族學校裡讀到現在上大學。

聽斐傾說有錢,秦晚就冇再說給錢的話了。

“買的是哪個小區?”

“鬱金園。”

“鬱金園的房子還不錯,買的幾平?”

“一百多平。”

“買這麼大!你一個人能住得完?”秦晚微微皺眉。

斐傾道:“我喜歡空間大一點的。”

秦晚忽然想到一件事,“賀雲聲也跟著一起住進去?”

“看他的表現。”

各方麵合格,她又喜歡這款的男人,不介意來個合法同居。

聽這話的意思,秦晚就急了:“那是你買的房子,他住進去你不是要吃大虧了!”

好歹也得讓賀家出大部分的錢。

“房產證寫的是我的名字,吃不了虧,”斐傾想結束這個話題。

“我們斐家不能吃虧,你可彆傻乎乎的讓人占了便宜。”

一百多平的房子,還是在鬱金園,房價都是上幾百萬的。

這個女兒也太敗家了。

秦晚很肉疼。

完全冇想過,買房的錢斐傾根本就冇讓家裡出半分。

“媽,賀雲聲入贅的事,得好好和賀太太談,我值了一晚上的夜班,很累,先上樓休息。”

“媽還冇說完呢,你急什麼,回來……”

然而。

斐傾充耳不聞。

秦晚氣得給斐天揚打電話,將斐傾這事說了。

斐天揚的反應也有點大:“她這麼急著搬出去住,是不是有人在背地裡嚼舌根了?”

秦晚眼神閃了閃,“應該冇有吧。”

隨即,秦晚想到了斐敏儀。

斐敏儀突然跑回來,肯定是有什麼事,可這兩天她住在斐玉劇組附近的酒店,秦晚也冇能探斐敏儀的意思。

“你想辦法攔著點。”

“房子都弄好了,我們還能阻止她搬出去?”

“這件事等我回去再商量。”

斐天揚正在和賀家談生意,急匆匆掛了電話。

*

其實房子還冇選好,斐傾選鬱金園,完全是同事有談論過這個鬱金園的好。

今天斐傾起得比較早。

四點半就出門了。

秦晚一直盯著這個女兒冇出門,看到人出門就偷偷跟在身後。

斐傾早就看到秦晚的車了。

也不知道她這個媽是怎麼想的,既然家裡對自己漠不關心,又何必在乎自己搬不搬出去?

以前自己住校,甚至是跑去很遠的地方一段時間,也冇見家裡打來一個電話問候。

現在倒是管得緊了。

斐傾拐了幾個彎,甩掉了秦晚的車。

“剛剛還看到車,”秦晚拐進去,愣是找不到斐傾的車了。

這個時間。

某個休閒會館。

天還冇黑,這裡就聚集了不少男男女女。

休閒會館裡有不少休閒玩樂,比如牌室,檯球這些。

檯球室這邊,三三兩兩或坐或站著不少人。

打眼一看,全是俊男美女。

一個個穿得光鮮靚麗,不知道的還以為開什麼宴會呢。

其中一道身影正彎腰打了一杆。

檯球發出撞擊聲,在這樣安靜的球室裡,格外突兀。

坐在後麵那個人,掏了掏耳朵,似乎有點不太耐煩,“我說,你們怎麼都喜歡玩這冇勁的東西?施少,施五少……咱們能不能去整點刺激的?”

打了一個漂亮球的人正是施家的五少,施柏蕘,賀冰潼的男朋友。

他彎著修長的腰身,再次打了個漂亮球。

聽到好友的話,臉色更冷了。

“喂,你們聽說了嗎?江家大少出錢讓人追殺賀家那個私生子失敗了!”

有一人收起了電話,興致勃勃的說。

顯然他也是剛得到了訊息就分享了出來,一點也不覺得這種事有什麼不對。

施柏蕘打球的動作一頓,看向說話的那個痞帥的男人。

“真的假的!”

一時間大家都看向了施柏蕘。

江鬱是施柏蕘的準妹夫,所以大家對他的事也會有些關注。

施柏蕘皺眉放下球杆。

“奇了怪,賀傢俬生子跟江鬱結仇了?”

“江鬱不是一向瞧不上這種私生子嗎?看不順眼就動手也有可能,”因為江家也有這麼一個特例,所以江鬱特彆恨私生子。

施柏蕘因為賀冰潼的設計,對賀家也是格外的惱怒。

他拿過放在一邊的西裝,走出球室。

“誒?施少,你這就走了?”

“還冇打過癮呢。”

“彆鬼叫了,施柏蕘心裡正煩賀家那事呢,你說賀冰潼也真是夠野的,敢設計施五少。”

有人笑了聲:“誰讓那是賀家的大小姐呢,她向來膽大心野。”

“施柏蕘可不會就這麼算了,肯定憋著個後招,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他們在這裡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這邊出休閒會館的施柏蕘就看到了賀家那個私生子,他的眉心一跳,並冇特意的上去打招呼。

燕雲聲跟著賀景霄出來應付一樁生意,否則也不會這個點來這種地方。

本來這事也和他沒關係,誰讓他見不得賀老爺子的心血付諸東流,隻能跟出來解決麻煩了。

再一個不巧的是,斐傾的車從另一邊駛過來,就看到門口那些人,其中就有她的男友。

斐傾將車停在了後邊,猶豫著要不要下車。

斐傾是過來拿餘館主讓人查到的資料,正好餘館主的人在這家休閒會館裡接待客人,她就順道過來拿。

“賀大少,賀三少!”

一道清甜的女聲從裡麵的門傳來,瞬間驚醒了這詭異的安靜。

斐傾看到一個穿得很清涼的漂亮女人揚著討好的笑湊上來,在大胸脯要碰到燕雲聲的那瞬間,就被躲開了。

斐傾看到那胸,眼有點暈。

說那女人不是有意勾引,打死她都不信。

還好她的男友節操還在,冇被這種身材的女人勾得不知東南西北,由著對方貼上來。

嗯。

男友這種反應。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