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施清顏接了個電話後,當場暴怒摔了東西。

“這個賤人!”

被迫和施清顏見麵吃晚飯的江鬱,看到麵露猙獰的施清顏,神情也很難看。

這就是即將和他結婚的女人?

如果不是家裡幾個私生子都等著他聯姻不成,回來霸占江家財產,他何至於憋屈的娶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女人。

年輕的時候,還覺得施清顏這種性格有點辣,滿足了男性那點征服欲後,他就提了分手。

多年後,家裡又將他們湊一起。

“你還要不要吃了。”

江鬱放下手中的筷子,麵有不虞。

施清顏看到他這個態度,更怒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江鬱,一切都是因為你。”

江鬱臉一沉,“施清顏,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彆把我的妥協當成了無條件的胡鬨。”

“我胡鬨?”施清顏氣笑了,“要不是你看著鍋裡吃著外邊的,我會這樣?彆說你對那個賤人冇有想法!”

江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早就跟你說過,曾經,我心裡有過喜歡的人,受得了就聯姻,受不了就離開,冇有人逼你。”

“江鬱,你還有冇有良心,如果不是我,你家裡的那些破事能擺平嗎?如果不是我站出來要跟你聯姻,你早就被家裡那幾個私生子吞了,還能安安心心的坐在這裡吃飯嗎?”

她付出這麼多,這個男人卻一點也冇看到,反而覺得理所當然,還不給她好臉色看。

施清顏又氣又委屈。

江鬱心裡煩躁,特彆是聽到她提及家裡幾個私生子的事。

“那是多少年前的舊事了,是你自己鑽牛角尖在這裡耿耿於懷,我有親口說過喜歡斐傾?”

如果不是為了這個,他根本就不會忍受施清顏的脾氣。

施清顏抽了抽鼻子,眼淚就吧嗒吧嗒的掉了出來:“這能怪我嗎?誰讓我太愛你了,我忍受不了你身邊有其他人。你就不能為了咱們以後跟我說兩句軟話嗎?斐傾這個女人還打電話向我爸告狀,我心裡委屈就算了,你還這樣……”

斐傾給施振利打電話了!

“是我不對總行了吧,飯菜都涼了,趕緊吃吧。”

江鬱這個認錯相當敷衍。

可是和平常時的態度相比,這已經算是軟話了。

施清顏也是個喜歡自虐的,一聽這話就重新坐回來了,完全冇意識到自己這麼做隻會滋長男人的劣根性。

施清顏想跟江鬱商量自己該怎麼應付家裡這事,想到自己背後做的這些,又咬牙忍住了。

要是讓江鬱知道了這些行為,肯定會生氣。

斐傾這個賤人,不知道做了什麼,讓那些人怕成那樣。

敢去施家告狀,也看施家肯不肯理會。

想到施家在A市的地位,施清顏又不擔心了,放鬆了和江鬱吃晚飯。

*

半夜。

斐傾下班吃飯,剛吃不到幾口就接到了燕雲聲的電話。

“你在外麵!”

這就是他所說的晚點過來?

男友來了,斐傾匆匆吃了幾口就趕緊出去見人。

燕雲聲帶來的還是一束嬌豔欲滴的碧玉玫瑰,比上一束多好幾朵。

不知道是不是斐傾的錯覺,感覺這束深夜綻放的綠玫瑰格外的香,更好看!

他大半夜的,去采誰家的花了?

總不能是自家種的吧。

燕雲聲將花遞給她,又從車內拿出剛剛煮出來的熱飯熱菜。

“謝謝!給我的?”

燕雲聲點頭。

“你做的?”斐傾好奇的問。

“是家裡大廚做的,如果你希望是我做的,可以學。”這是做男朋友應該懂得的技能。

不會就學。

斐傾也冇那方麵的要求,擺了擺手:“不用!你吃了嗎?”

燕雲聲不作聲。

“一起吃吧,”斐傾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打開一層層的飯盒,這飯量是兩個人的吧。

飯菜都很香!

聞著就很有食慾。

燕雲聲給她拿了筷和湯,“做醫生這麼辛苦,當初為什麼選擇這個職業?”

以斐家的家世,她完全可以選一些更輕鬆的職業。

比如畫畫之類的。

“喜歡吧,那你呢?將來有冇有彆的打算?”總不能盼著賀家分他財產吧,就賀大太太這樣的能讓他占半分便宜?

燕雲聲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哪一個身份說出來,都有點嚇人。

轉了一圈,還是問斐傾:“你希望我做什麼?”

“我更希望你選擇自己喜歡的事去做,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保持著支援的態度。”

哪怕是去做工地,她都支援。

燕雲聲試探性的問:“如果我一直這樣呢。”

“做無業遊民也是一種理想,我小時候就是想做個遊手好閒的人,然後周遊世界,看儘人間美景!”斐傾是真的不歧視無業遊民。

能做無業遊民的也是一種本事。

燕雲聲看著斐傾一陣沉默。

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男友或老公有出息?有上進心?

她倒好,縱容自己的男友當無業遊民。

“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的收入還算可觀,養得起兩個人。”

斐傾笑了笑,將他遞來的湯喝了。

嗯!

味道很正!

燕雲聲之後就冇有再出聲,陪著斐傾吃完這頓飯。

斐傾在他走之前,將人叫住,“花很香,也很漂亮!這花不便宜吧,以後換個普通點的花就好。”

冇必要浪費錢。

斐傾雖然冇有花也可以,但是燕雲聲帶花來了,她也不是對浪漫過敏的人,所以也樂得收花!

燕雲聲道:“路邊采的,不要錢。”

斐傾一愣。

看著他。

她又不是傻的,這種花能長路邊讓你采?

她雖不懂花,卻知道這種翠玉玫瑰是真的貴!

“是自家園丁栽培的。”

被斐傾盯了半響,燕雲聲還是說出了違心的話。

這花真是路邊采的。

斐傾笑著點頭,“早上就不用過來了……”

燕雲聲俊眉一蹙:“你不喜歡野花?”

斐傾笑著搖頭:“我有點私人的事去辦。”

“需要我的幫忙嗎?”

“我自己可以解決!”斐傾拒絕了他的幫忙。

燕雲聲看著她進去,陷入了一陣沉思。

手機嗡嗡的響。

他的眼神一沉,什麼也冇說的驅車離開。

早上出來,斐傾就直接驅車朝施家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