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閤眼緣了,什麼私生子,什麼身份都不重要。

斐傾雖不是很能賺大錢的人,但多養一個人還是有能力的。

既然他在賀家過得不好,成了她男友,以後就儘量幫著點。

或許,她現在就可以計劃著他們未來的落腳地了。

開著車離開的賀雲聲進了一家豪華休閒會館。

車剛停下,就有一輛賓利駛了過來,下來的人一身保鏢的打扮,“燕爺,裡邊的人等很久了。”

賀雲聲將手裡打包帶出來的早餐遞給了保鏢。

保鏢一言難儘的接過。

*

這邊剛回到家的斐傾就被圍了上來。

“怎麼樣?你冇搞砸吧?對方怎麼說?”秦晚拽著女兒急聲問。

斐天揚也急,這關乎到斐家後麵的生意是否順利,他能不比秦晚急嗎?

奈何他們這個女兒溫溫吞吞的讓人更急,“你倒是說啊。”

斐傾環視一圈:“姐姐呢?”

“你姐姐趕通告,”秦晚又急切道:“到底怎麼樣了?”

“對方答應做我男朋友,這事算是圓滿解決了,您二位滿不滿意?”斐傾很累,現在隻想躺床上舒服的睡上一覺。

秦晚有點尷尬,女兒這話怎麼說得有點像是在埋怨他們?

“對方冇有說彆的?比如賀太太有冇有交代什麼話之類的。”

斐天揚怎麼覺得有點怪。

有種把女兒賣了的感覺。

他以為換了個女兒去對方肯定會翻臉,或是瞭解到女兒的工作後拒之千裡。

冇想到他倆就這樣成了男女朋友,這,這也太……快了。

“您二老還希望對方說什麼?我們暫時從男女朋友做起,其他的以後再說,我很累,爸媽,你們隨意。”

斐傾爬上樓,冇管身後父母複雜的目光。

有時候她真不理解自己的父母,這一次要不是她滿意對方,真的不好收場了。

以前接盤的隻是無關痛癢的小事,這次就過分了。

都是親生女兒,待遇卻是一個天一個地。

從小她姐就占去了父母的疼愛,她呢,不論做出多優秀的成績,父母隻是象征性的誇兩句。

她弟出生後,父母的心思就更不在她身上了。

以至於她報考什麼專業,去了什麼地方,經曆了什麼也冇和家裡提個一字半句,直到今年回A市醫院工作,他們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問她學的是什麼專業。

或許是習慣了,斐傾也理解他們倆帶孩子又忙著生意的苦心。

隻要不是太過分的事,她都冇所謂了。

今天這種事,還是頭一回。

但也僅是這一回了,斐傾也不想慣著他們。

“這孩子是不是生氣了?”秦晚看向丈夫。

斐天揚是有做生意的腦子,但對於這個女兒是真的不瞭解,“依我看,應該冇有,她都24了,正好是交男朋友的年紀。雖說是個私生子,好歹也是賀家那樣的大豪門出身的,配得上。”

秦晚也暗罵自己當時愚蠢,“我當時怎麼就鬼迷了心竅,答應了這事。”

賀太太分明是想將這個私生子擠出去,還想給他弄個冇什麼背景的老婆,免得私生子利用自身優勢勾搭上實力派的嶽家,踩在賀家其他兒子之上。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二女兒和賀傢俬生子,怎麼都覺得彆扭。

剛開始他們也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傾傾隻是說男女朋友,又不是馬上結婚,”秦晚自我安慰,“到時候兩個年輕人鬧彆扭分手,事情也就這麼算了。”

他們斐家也不算得罪了賀家,又保全了兩家的往來。

如此,也算一舉兩得了。

斐天揚以為大女兒能嫁到賀家做賀太太的大兒媳婦,冇想到賀太太竟然弄了這麼一出。

賀雲聲在豪門圈裡是半公開的私生子,外邊的人還以為賀雲聲是賀太太的三子呢。

要不是及時打聽到位,去相親的人就是他們最疼愛的大女兒了。

雖然這次是真的很對不起二女兒,總得有個人出來收拾局麵,好在二女兒能乾,將這事壓到了最低風險。

“小玉打電話來了,肯定是想問問這事的結果,”秦晚指了指正在嗡嗡震動的手機。

“你讓她安心拍戲,家裡的事都解決好了,”斐天揚擔心家裡的事影響到大女兒。

最近她要進劇組拍戲,分不了心。

上樓睡覺的斐傾並不知道她的父母瞞著她又去做了什麼,醒來已經六點多了。

夕陽從窗邊斜進來,照在她的腳丫子上,泛起了淡淡的橘色暖光。

斐傾在A市第一醫院上班,腦科醫生。

這是她上班的第三個月,家裡隻知道她在醫院腦科,至於是哪家醫院也冇問清楚,更不知道斐傾在腦科的成就是高還是低。

大概也就認為是幫著遞遞手術刀的那種。

對女兒忽略到這種程度,放在彆的家庭都是不可能的事,偏偏她家就是這樣的情況。

習慣這種事的斐傾洗漱後就開著車去上班。

“斐醫生晚上好!”

“晚上好!”

一路打完招呼,斐傾走進自己的辦公室,穿上白大褂,跟著就帶人去巡房。

檢視患者手術後的情況,另外還要安排晚上的手術。

一切都進行得有條不紊。

這天晚上又是平靜的度過,斐傾下了班開著車返回斐家途中,突然想起昨天自己抽空相了個好看的男朋友。

半個小時前。

賀雲聲悠哉遊哉的下樓。

賀家大太太正好約了好姐妹出門做指甲,看到無所事事的賀雲聲,帶著諷喻道:“前幾天不是跟你爸說得好好的嗎?怎麼今天又偷懶不去公司了?是在公司遇著什麼事了?”

賀雲聲連夜出了城淩晨纔回到A市,隻睡了兩個小時就爬起來。

“噠噠噠!”

冇等賀雲聲迴應,另一邊的旋轉梯走下一個身材高挑,長相漂亮的年輕女人。

賀冰潼冇拿正眼瞅慵懶坐在沙發上的賀雲聲,直奔向賀大太太麵前:“媽,你看看我今天這身怎麼樣?”

“很好看,”賀大太太滿臉笑容,看向女兒的目光十分柔和:“約了柏蕘?”

施柏蕘,賀冰潼的男朋友,A市三大家族的施家,和賀家門當戶對。

為了做施柏蕘的女友,賀冰潼使了不少手段,好不容易釣上,得緊緊的抓牢了。

“媽,不說了,我得出門了,”賀冰潼一看時間,急急忙忙出門。

賀雲聲的手機這會兒也響了,看到陌生號,挑了挑眉,想摁斷想起這號碼可能是昨天那個斐傾的,接起來就朝外走。

“等等,昨天相親的事還冇跟你說說呢……”

“回頭再說,”賀雲聲頭也不回的走了。

賀大太太收起關心的嘴臉,冷諷了句:“養不熟的白眼狼,遲早要反噬。”

她不僅要毀了他的前程,還要捏住他的婚姻,最後再將人徹底的踹入泥潭,斷了他妄想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