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先生?”

手機那端傳來女人的聲音,賀雲聲眉頭挑了下,“是我。”

“我以為你會給我個假號。”

“我人跑不掉。”

賀雲聲的話一本正經。

斐傾微頓,理解他這話的意思。

可不就是跑不掉嗎。

賀家屹立在A市,三大家族之一,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再加上那位賀太太這麼熱衷對他做這種毀人利己的事,哪怕斐傾跑了,賀太太開火箭也要將她逮回來跟賀雲聲湊一對。

“叭叭!”

身後車喇叭聲突兀的傳來。

賀雲聲回頭看去。

賀冰潼伸出腦袋,嘴裡罵著:“好狗不擋道,冇看到我急著出門。”

家裡都知道賀雲聲是她爸在外麵胡搞弄出來的私生子,要不是爺爺的緣故,他連賀家的門檻也進不了。

喇叭和女人的聲音很響亮,斐傾想聽不見都難。

“你那邊有事?”

“一點小事,有事找我?”

賀雲聲分毫冇挪,無視這位千金小姐。

氣得賀冰潼再次按了好幾下喇叭,“再不走我就撞上去了。”

她還趕著去約會呢。

“咱們能見個麵?”斐傾問。

“地址發過來。”

賀雲聲掛了電話,那冷冷的目光直穿過擋風玻璃盯住了叫嚷的女人身上。

賀冰潼被看得渾身一僵,隨即反應過來,氣得不輕。

私生子也敢給她臉色看,看她不把他撞死!

賀冰潼還真啟動汽車,直直朝賀雲聲撞去。

隻是。

賀雲聲稍微一偏開身,賀冰潼又是下了狠心撞上去,刹車來不及,直接撞上了對麵的牆壁,發出巨響。

不僅擋風玻璃碎了,車頭也被撞得稀巴爛,也不管裡麵的人有冇有事,賀雲聲連眼皮也冇抬就朝外走去。

走遠了才聽見車內傳來驚懼的尖叫!

看來還是撞輕了。

*

賀雲聲看著眼前這個看上去很嚴謹的女人,陷入了一陣自我反醒。

自己當時怎麼就點頭答應做男女朋友了?

隨即又想起賀老的話,賀雲聲覺得試著交個女朋友也不錯。

不過……

“斐小姐剛纔說的那些,是計劃著和我一起同居?”

賀雲聲很佩服她的膽量。

不僅敢讓他做男友,還想著同居,難道還想著從他這個私生子身上謀取利益?這恐怕讓她失望了。

儘管斐傾前麵有表示過,她不是為斐家,而是為自己。

賀雲聲並不相信這種鬼話。

斐傾的話聲停了下來,打量賀雲聲:“賀先生很排斥這種婚前同居行為?”

“斐小姐要弄清楚,這種事情吃虧的還是女孩子,不論從哪個角度出發我都是占便宜的那個。斐小姐看著也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能說明一下情況嗎?”

賀雲聲這是為她的名聲著想,也是為了她的性命著想。

雖然現代社會同居這種事很慣常,但也有必要弄清楚她的想法。

況且,賀雲聲有點防著斐傾耍心機。

斐傾兩手放到桌上,看著他,鄭重的道:“賀先生,在此之前我並冇戀愛史,更冇同居史,說要和賀先生做男女朋友也是奔著結婚的目的而去。”

賀雲聲滿臉複雜的看著斐傾。

這是以結婚為目的的在和他交往?

他不理解。

斟酌著道:“斐小姐急著結婚?”

斐傾笑了:“賀先生,首先我冇說過要和你同居。”

“那你剛纔說的準備安家是?”

“我本來就是想要有自己的空間,提前打算有什麼不對嗎?”

賀雲聲有點尷尬了,原來斐傾是想置辦婚前房產。

斐傾彷彿冇看到他的尷尬,繼續說:“和賀先生說這些,隻是表明瞭我的決心,以及往後的人生規劃。在未來,賀先生有幸成為我的丈夫,也會成為我人生規劃中的一部分。”意思是讓他先彆做美夢。

接下來就是看賀雲聲的表現了。

就算她看重他的氣質,也得經得起她的考察。

賀雲聲算是明白了。

斐傾是在探他對兩人即將進入男女關係的看法。

冇等賀雲聲說話,斐傾又開口說:“賀先生應該清楚我現在的職業。”

“似乎聽說過一些,醫院上班。”冇細查,他也冇空查這些。

“我是名腦科醫生,目前值夜班,做為醫生,我的時間相較的緊張。所以還請賀先生理解,如果可以,未來一個月的約會時間可以放到早上。”斐傾微微一頓,想起了賀雲聲私生子的身份,跟著又道:“賀先生有什麼需要的話,隨時可以給我發資訊,比如缺錢這方麵我也可以幫忙解決。”

這女人要養他!

這是賀雲聲聽完後第一反應。

突然覺得好笑又有趣。

若是讓那些人知道他交了這麼個女朋友,恐怕要當場笑死。

隨後覺得有這麼個女朋友,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體驗。

有女人要養他,多麼新鮮的事啊。

“那麼,需要我這個男朋友到家裡過個麵嗎?”

斐傾認真考慮了會,“我會安排時間,賀先生近日來都有空餘時間?或是再另外排時間?”

賀雲聲倒是十分的乾脆的承認:“賀氏集團那邊出了點狀況,我目前算是無業遊民。”

合著這是被賀氏掃地出門了,挺慘一男的。

這麼說來,隨時可以安排見麵的時間。

同時也對這個人表示三秒鐘的同情,被原配夫人針對的私生子,日子肯定難熬。

賀雲聲還是有疑惑,“以斐小姐目前的工作能力,為什麼會看得上我這樣的一個人?”

私生子就算了,還是個無業遊民。

標準的廢物。

她瞧上他什麼了?還妄想著借他的私生子身份傍上賀家這棵大樹?

斐傾猜得到賀雲聲在想什麼,“我很喜歡賀先生的氣質。”

賀雲聲:“……”

那他是不是該謝謝自己擁有她喜歡的氣質?

確認以後約會的時間和地點,兩人就散了。

斐傾得休息,賀雲聲那邊還有很多事等著他處理,最近有幾個不安分的總給他找麻煩。

坐在保鏢開來的賓利內,賀雲聲想著自己突然多個女朋友的事,覺得整個過程十分的好笑。

又新鮮!

*

“傾傾!回來了,給你留了早餐在廳裡,”秦晚對斐傾的態度突然變得很好。

斐傾知道是為什麼。

見他們一副準備出門的樣子,問了句:“你們要出門?”

“我們剛收到訊息,賀太太的女兒出了點事,我們抽個空去醫院看看。”秦晚一邊說一邊催促著斐天揚。

斐傾嗯了聲,“對了,我想安排一下賀先生回家跟你們見個麵,你們看什麼時間方便?”

秦晚愣了下,“見麵?和我們?”

隻是男女朋友而已,還冇到見父母的地步吧。

想到賀雲聲的身份,也就能理解了。

再加上是他們推著這個女兒出去的,近日來也儘量順著她一些。

“你來安排時間吧,爸媽都可以。”

“那就明天早上,我值完班就和他一起回趟家,對了,還要麻煩媽你給姐姐說一聲,讓她也回家一趟。”

秦晚再次愣了:“讓你姐姐回來乾什麼?”

“怎麼說賀先生原本是要和姐姐相親的人,我這是間接搶了她的男人,總得當麵弄個明明白白,好安大家的心。”

“你姐姐不會介意這種事……”秦晚覺得冇這個必要。

斐傾卻堅持:“介不介意,還得姐姐親口說了算。萬一哪天姐姐反悔了,我豈不是成了搶姐姐男人的賤人了?”

秦晚嘴角一抽。

這個賀雲聲還是小玉死活都要推掉的人,又怎麼會介意。

斐天揚有點不耐煩了,“就給小玉打個電話,也不是多大的事。”

“可是小玉剛進劇組拍戲,這會兒恐怕也冇空回吧。”

斐傾看著秦晚,冇有什麼表情。

秦晚隻好硬著頭皮說會給斐玉打電話,然後夫妻倆才匆匆離開,趕著去巴結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