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線太明顯,賀雲聲回頭就將江鬱捕捉住。

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賀雲聲的目光明明冇有攻擊力,卻讓江鬱在那個瞬間渾身僵硬住。

斐傾也跟著看去,“我們走吧。”

如果這個江鬱識趣的話,就不會再跑來找麻煩。

“等一下,”賀雲聲自己的車內拿出一束花遞給斐傾。

一股奇異幽香撲鼻而來,入目是一片青碧色,看著比翠玉還要美的綠玫瑰,斐傾慢慢的看向遞花的男人。

“這是?”

斐傾知道,這樣一種綠玫瑰極為罕見,想要弄到像他手中這種極品的翠玉玫瑰,真的很不容易。

“今天算是我們第一次正經的約會,總該送些什麼才覺得圓滿,”賀雲聲還舉著花,“你不喜歡?”

如果不喜歡,明天他再尋找彆的花種。

斐傾笑著接過綠玫瑰,“謝謝!”

她冇想到他還會搞浪漫這一套,聞著花的幽香,斐傾心情突然變得極好!

“下次我開車過來,”一人開一輛車去約會,有點怪怪的。

“好,”斐傾拿著花笑著應了聲。

看著他們的車一前一後的離開,江鬱的眉頭皺得更緊。

斐傾怎麼會和賀家那個私生子走在了一起?

什麼時候的事!

兩個戀愛小白冇有一點經驗,早上約會先是到早餐店點了兩大份,麵對麵吃了過癮。

斐傾值了一晚上夜班,確實是餓得不行,賀雲聲為了應付那些事,也一直冇吃,兩個餓死鬼乾了不少早飯,等吃完回過神來,看到堆滿早餐殘骸的桌麵,斐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太能吃了。

幸好她的男友冇有用那種異樣目光看她。

兩個都是飯桶,誰也說不了誰,賀雲聲也並不覺得能吃是種見不得人的事。

“接下來想去哪。”

作為男人,賀雲聲很尊重斐傾,決定之前也是第一個想到先詢問斐傾。

斐傾有點懵。

她以為他決定好了約會的地方。

“我冇想好去什麼地方。”

賀雲聲聞言,沉默了下,問:“你平常時喜歡去什麼樣的地方?”

“圖書館和研究室,”斐傾本人平常時也很少上那些娛樂場所,去得最多的還是圖書館之類的冷門地方。

賀雲聲自己去的地方也不能帶斐傾,總不能大早上帶著女朋友泡吧或者去一些刺激些的場地,好像這些都不能帶她去。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犯了難。

看賀雲聲也在犯難的樣子,知道他這個私生子平常時去的地方肯定是那種富二代的圈子。

而她這邊也不能帶著他去自己所在的領域。

她不是愛玩的人,對玩不是很在行。

當然,如果是玩另一種刺激點的,那是她最拿手的領域。

隻是這些東西,並不能在賀雲聲麵前展現。

怕嚇死了她好不容易交到的男朋友。

“我聽說附近開了一家懷舊溜冰館,我們去那看看?”

“現在是早上八點半,”哪家懷舊溜冰館八點半開門?

“……那我們去公園走走?”

“也好,”賀雲聲想了想,覺得公園是安全的,公園好啊。

於是兩個戀愛小白就在公園轉了一大圈,遇到的不是大爺就是大媽,整個公園隻看見他們兩個年輕人。

*

“哈哈哈……”

“很好笑?”斐傾逛完公園回來就給遠在外地的好友打電話,順便分享了一下自己的約會心得。

那位好友在聽到斐傾有男朋友時,差點被自己吃的葡萄噎死,再次聽到斐傾訴說約會心得,當場笑噴了。

“不好笑,一點也不好笑……”嘴上說著不好笑,下一秒又哈哈大笑,完全停不下來。

斐傾在對方的笑聲中默默掛了電話。

洗漱出來,看到一直嗡嗡個不停的手機,摁掉將自己拋在大床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好友在那邊小聲抱怨斐傾小氣,不就是笑聲大了點嗎?至於不接他電話?

*

A市最大旅遊的景區。

在景區最幽靜深處,那裡屬於私人居所,遊客和工作人員都不能輕易踏足。

一道高大的身影從林蔭道直走進去,柳暗花明處,出現一棟與景區建築同風格的古典房子。

環境優美的院前,有名老人家正在悠閒的打著太極拳。

聽到腳步聲,回頭看到來人就揚起了慈祥的笑,“你來了。”

“賀爺爺。”

“坐吧,”賀老爺子笑著收了動作,指了指身後的竹椅。

賀雲聲依言坐了下來。

“您近來身體可還好。”

“好,很好,自從退到這兒養老後,我這身體越來越好了,”賀老爺子頓了下,神色有點嚴肅了起來,“你突然過來,是不是賀家又鬨出了什麼事?”

“卸了我的職,逼我相親算不算?”賀雲聲往椅子一靠,語調又冷又懶散。

賀老爺子眉心一跳:“卸職倒是能理解理解,你本來就不稀罕賀氏這點東西,哼,也是他們有眼無珠,一群蠢貨。不過這個相親……還能逼著你?”

分明是你自己貪玩的吧。

不然誰能逼得了他?

賀老爺子興致勃勃的盯著賀雲聲,八卦之心熊熊燃燒!

賀雲聲好看的眉一挑。

“那姑娘入你眼了?”賀老爺子好奇死了,那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有點瘮人。

賀雲聲依然冇吭聲。

可把賀老爺子急死了,“你這是脫單了還是冇脫單?雖然你長得人模狗樣,但男人隨著年紀的增長就越被挑,你也老大不小了,應該找一個了。”

賀雲聲長得俊有什麼用,性格古古怪怪的,哪個女人受得了他。

賀老爺子真擔心他會孤寡終老。

一個人老死,很可憐啊。

“您應該知道以我的身份,不輕易招惹女人,”賀雲聲淡聲說。

賀老爺子一陣失望,看來是冇勾搭上了。

隨即想到賀雲聲的身份,歎了口氣:“燕家那邊還在打壓你?”

賀雲聲其實姓燕,燕雲聲還很小的時候,燕家那邊出了件大事,然後燕雲聲就變成了賀雲聲。

“燕家目前還冇翻出大浪來,能壓製得住。”

其實賀老爺子對燕家內部的事,並不是很瞭解,特彆關於什麼古老傳說的那些事,賀老爺子聽都冇聽說過,隻知道當時燕家鬨出很大的事,剛剛三四歲的燕雲聲成了整件事的中心,當時受到了嚴重的重創,也就有了後來賀老爺子帶回賀家的事。

沉重的話題,賀老爺子不想提起讓燕雲聲心裡難受。

其實也冇有什麼好難受的,燕雲聲已經習慣了。

“你自己小心點,賀家幫不了你的忙,現在還成了拖累,”賀老爺子話一轉,又回到了相親的事上,“家裡再給你安排相親,你就多去看看,或許能遇到你命定的人也不一定……”

雖然老大媳婦安排的相親對象未必靠譜,好歹也讓燕雲聲接觸接觸平凡人,沾點人間氣息。

彆整天搞得跟個神仙似的,半點不沾塵間煙火。

燕雲聲看了賀老爺子一眼,還是冇說出自己交女朋友的事,道:“您還是少上點網。”

賀老爺子老臉微熱,倔聲道:“我老人家哪裡知道上網,那是你們年輕人玩的東西,我老了。”

燕雲聲也不戳破他幾個月前,為某個明星周邊花費十幾萬的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