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道紫色的光束,從麋鹿的眼睛中迸射而出。

這兩道光束,竟是直接穿過了塞恩體表的碧火魔焰。

似乎是對一般的元素之力免疫。

雖然體表的碧火之眼冇有很好的抵擋這兩道紫色光束,但緊接著從塞恩體表升起的一青一白兩道屏障,卻是將它們死死抵住。

兩道光束射出,後麵追擊這頭麋鹿的其它騎士、魔法師也到了。

一共是四人:兩名騎士、兩名魔法師。

在塞恩成功拖住這頭麋鹿後,兩名騎士一左一右,直接衝了上來。

左麵的騎士穿著一身橙鎧,武器是一把長戟,帶著金屬麵罩的頭盔下,溢散出來的是一片淡金色的長髮,這赫然是一位一級女性騎士。

右麵的騎士穿著黑鎧,武器是一對細長手錘,這是一位強壯的男性騎士,同樣戴著麵罩頭盔,看不清具體樣貌。

兩位騎士的一左一右襲來,明顯減輕了塞恩的不少壓力。

這頭神異的麋鹿也感覺到了危險驟至,它想要從塞恩麵前逃離。

但一對犄角死死被塞恩握住,滾燙的碧火之力侵蝕著它的皮毛血肉,這頭麋鹿短時間根本動彈不得。

來襲的兩位騎士,他們的進攻目標,直指麋鹿的後腿。

看得出來,這是一對戰鬥經驗豐富的一級騎士。

兩人出手的動作均十分淩厲,在一級騎士中也屬於絕對的佼佼者。

金色的長戟直接刺穿了麋鹿的左腿,並十分精確了割斷了這頭麋鹿的筋腱。

黑色

的手錘則是以巨力,直接將麋鹿的右腿敲斷,使得整條麋鹿的右腿,都呈現一個較大的曲折幅度。

些許的震盪之力,向四麵八方傳遞。

這名黑甲騎士雖然在省力和精準打擊方麵,表現的要比橙甲女騎士粗糙多了,但關於其中力量技巧的運用,卻絲毫不簡單。

這種特殊的震盪手段……甚至通過麋鹿的血肉骨骼,傳到了其犄角處塞恩的雙手間,使得他的雙手都微微發麻。

“梟!”刺耳尖叫聲,伴隨著兩位騎士的攻擊,更加高昂。

但這並不是結束,緊接著一冰、一雷兩道魔法,從遠處激射而來。

這才正式宣告了它的死刑。

……

“哦?這東西叫梟眼麋鹿?”戰鬥結束後,塞恩以水晶球記錄著這頭詭異特殊麋鹿的資訊,並問道在麋鹿旁處理屍體的兩名一級魔法師。

“是的,梟眼麋鹿在騎士大陸秘境中都不多見,我們進入秘境前後也半年時間了,隻追蹤到這麼一頭。”兩名魔法師中的男魔法師,一邊處理著麵前的屍體材料,一邊說道。

專業的事,當然得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塞恩對梟眼麋鹿不太瞭解,因此處理屍體這種事,他也不好直接上手。

因為這可能會導致一些材料的浪費與損傷。

從麵前這個名為吉尼斯的魔法師處,塞恩大概得知了不少關於梟眼麋鹿的資訊。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集合暗係、火係以及神秘係能力的特殊罕見魔獸,

包括梟眼麋鹿的血肉材料,似乎在死靈係魔法的研究中也有很多用途。

“你這可是賺翻了,梟眼麋鹿身上最有價值的部位,就是它的眼睛和心臟。”將屍體材料大半都處理完畢後,一級魔法師吉尼斯站起身說道。

並把剩下的處理工作,交給了他身後的妹妹吉尼婭。

是的,眼前這兩名魔法師,是一對兄妹,而且還是雙胞胎。

至於說為什麼他們進入騎士大陸秘境後還能在一起,隻能說他們的運氣好到了極致。

不僅被分到了同一試煉區,並且距離還不遠。

另外兩名騎士,則冇有任何特殊關係,他們是進入騎士大陸後,才相互結伴湊到一起的。

如果塞恩冇有和古爾·喬布斯分開的話,他多半也會和對方組建一個小團隊。

在騎士大陸秘境的試煉者們,收穫的不止有知識、稀有材料和隱蔽傳承,還有朋友及友情。

獨行俠在陌生的騎士大陸,可是很難混下去的。

為了不成為第一批被丟出騎士大陸的倒黴蛋,與同級存在相互合作,是個明智的選擇。

“我妹妹的一項實驗,很需要梟眼麋鹿的眼球。”

“分一顆給我們怎麼樣?我們可以在梟眼麋鹿的前肢和皮毛上,給你做一定讓步。”吉尼斯問清塞恩的部分來曆後,主動詢問道。

眼前這四個騎士、魔法師,還是很守規矩的。

既然之前已經答應塞恩他擁有對梟眼麋鹿眼睛的優先挑選權,所以此時

也不好公然反悔。

隻能想辦法從其它方麵補償些塞恩什麼。

對於吉尼斯的主動詢問,塞恩沉吟了片刻,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

他之前要求擁有對梟眼麋鹿眼睛的優先挑選權,也僅僅是因為在剛看到這頭特殊魔獸時,首先便發現判斷,對方的眼睛具備某些稀有能力。

作為一名博學的魔法師,塞恩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一頭梟眼麋鹿,最後五等分,被塞恩等人瓜分。

塞恩得到了梟眼麋鹿身上最具價值的一隻左眼。

並且因為吉尼斯兄妹倆做出一定讓步的緣故,塞恩除了得到一大片梟眼麋鹿的皮毛和一些內臟組織標本外,還得到了梟眼麋鹿最為完整的兩根犄角。

僅從收穫上來論,他分到的東西是最多的。

梟眼麋鹿剩下的右眼和其它皮毛、內臟組織標本,則是被吉尼亞兄妹分去。

心臟和接近三分之一的血肉,被橙甲女騎士美因茨拿去。

另外三分之二血肉和梟眼麋鹿的骨骼,則是被黑甲騎士霍普分去。

這是一場皆大歡喜的瓜分盛宴。

當吉尼斯問及塞恩為什麼會主動索要梟眼麋鹿的那兩根犄角時,塞恩給出的回答是:“我是一名鍊金師。”

吉尼斯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梟眼麋鹿的兩根犄角,的確是不錯的鍊金原材料。

但這位來自西方群島南部的魔法師,不知道的是,塞恩要這兩根麋鹿犄角,並非是要打造什麼鍊金道具。

而是……他想把

這兩根犄角研磨成粉末,然後配合其它藥劑,將它們吃掉。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體感,自從梟眼麋鹿被擊斃後,塞恩的細胞深處,就對這頭罕見魔獸的犄角,產生了某種吞噬**。

從理智的角度分析,這是生物體在進化過程中,會本能的吸收一些對自己有益的元素。

顯而易見,這種堅硬的犄角對塞恩的魔法元素之力,不會有太大加成。

真正促使他產生吸收**的,還是來自於體內的碧火因子,以及愈發健壯的身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