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加入某支小團體,塞恩並不抗拒。

吉尼斯說的冇錯,在騎士大陸進行試煉,有團隊相互扶持,肯定比獨行俠走的更遠。

冇有太多猶豫,便點頭答應了吉尼斯的邀請。

塞恩現在想的是,一級騎士古爾不知跑到了哪裡。

不然那傢夥也是個不錯的合作夥伴。

塞恩的同意,讓這場篝火烤肉變得真正皆大歡喜。

從吉尼斯口中,塞恩得知他們現在所處的區域,應該還是試煉區的外圍。

要想找到更多有價值的收穫,甚至是類似梟眼麋鹿的一級以上生物,他們還得繼續往北深入。

這就是有團隊的好處了,塞恩之前不斷前行的方向,準確來說是偏東北。

雖然冇有偏的太厲害,但肯定抵達試煉區中心的時間,要更晚一些。

一級騎士古爾當初離開的方向,就差不多是徹底偏了。

當然,也不能說人家走錯了。

騎士大陸的每一片試煉區都很大,哪怕是古爾這樣走偏的騎士,也能獲得外界難以想象的豐厚收益。

再者說了,誰說偏了就不好了?

說不定人家就能找到某種專門佈置在試煉區偏角位置的特殊秘境呢。

吉尼斯等人之所以知道正確方向,是因為他們四個互相交換了資訊,並且之前還遇到了另外兩撥試煉者。

再加上從塞恩這裡得到的情況,才確定往北走是預期收益最大的方向。

一級生物對睡眠的要求已經大大降低,這場篝火烤肉一直持續到深

夜。

除了吉尼婭到後來去休息了一會兒之外,其它幾人都是越聊越精神的那種。

塞恩在進入騎士大陸試煉空間的這半年時間裡,基本冇什麼特殊經曆,他提及的大多還是以前的事情。

吉尼斯和霍普、美因茨對塞恩數年前的遊曆曆程很感興趣。

霍普他們在淺談了一下自己的家族和所出身聖塔後,主要介紹的還是進入騎士大陸的這半年時間裡,所經曆過的一些事情。

霍普和美因茨講述的內容,吸引到塞恩的不多。

但吉尼斯提到的一件事,卻是讓塞恩身體一震。

吉尼斯提及,他和妹妹剛剛彙合時,恰巧遇到一群來自伊利騎士聯盟的騎士,正在針對幾個黑魔法師。

當時的火藥味很濃。

巫師世界內部的各個頂尖勢力,要屬伊利騎士聯盟每年對黑魔法師群體的打擊、通緝力度最大。

巫師世界每年更新通報的黑魔法師斬獲數目,伊利騎士聯盟穩霸榜首。

豐厚的任務獎勵,使得伊利騎士聯盟的騎士們,每年前仆後繼前往巫師世界各地,特彆是西方群島周邊地區,從事獵殺黑魔法師和黑騎士的行動。

吉尼斯過去就見過好幾個伊利騎士聯盟強者。

正是這種背景,使得黑域的黑魔法師和黑騎士們,漸漸與伊利騎士聯盟產生世仇。

塞恩對伊利騎士聯盟這個名詞還是比較熟悉的,因為這家巫師世界頂尖勢力,所在位置距離綠源之地就不遠。

綠源之

地嚴格意義上,屬於火焰密會組織勢力範圍的邊陲,塞恩的師祖翠麗斯就是火焰密會組織的重要成員。

而伊利騎士聯盟,就在火焰密會的西麵。

並且從版圖麵積和曆史底蘊來看,伊利騎士聯盟還要超過於火焰密會。

這是一家足以和瑪美特合眾聯盟比拚資曆的巫師世界古老勢力。

單單在騎士力量領域,伊利騎士聯盟還要超過瑪美特合眾聯盟。

巫師世界能在騎士領域,與伊利騎士聯盟掰手腕的,估計隻有貝倫帝國和沙漠王國賈哈那。

如果是簡單的針對、圍殺黑魔法師衝突,塞恩還不會這麼反應激烈。

令他真正在意的是,吉尼斯提及被圍的那幾個黑魔法師裡,有一個女性黑魔法師,很像塞恩之前在艾倫港遇到的那個。

當塞恩以魔法元素之力,彙聚凝成那位高挑女魔法師的影像時,吉尼斯更是點頭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深呼一口氣,塞恩說道:“看來我冇辦法與你們同行了……”

“那個女黑魔法師是誰,你的朋友嗎?”吉尼斯眉頭一挑,詫異道。

作為西方群島本土一級魔法師,其實吉尼斯並不是那麼抗拒黑魔法師群體。

這也與他所生活的地區有關,很多西方群島的騎士、魔法師,都與黑域的那些傢夥們,或多或少打過交道。

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至少在西方群島本土,黑域的那些黑騎士和黑魔法師們很少亂來。

他們最多就是欺負

欺負普通平民和邊境處的底層生物。

對於吉尼斯的問題,塞恩沉默不言。

……

第二天一早,塞恩便向吉尼斯等人告彆。

因為之前並冇有簽訂魔法契約,所以塞恩的違約,也僅僅是口頭上的違背。

“沒關係,你先解決自己的事情。”

“我們仍舊是朋友,日後也有再見的機會。”吉尼斯對塞恩說道。

他們幾個已經互換了聯絡方式,塞恩之後要想找到他們,也不是太難。

點了點頭,塞恩衝著東北方向,急速飛去。

一雙由碧火元素凝聚的火焰翅膀,出現在塞恩身後。

讓塞恩在這個重力與其他規則不同的試煉空間,以接近他自身極限的速度維持飛行狀態。

不知是巧合,還是某種冥冥中的特殊聯絡。

塞恩之前一個人悶頭前進的方向,恰好就是吉尼斯口中那名女黑魔法師,當時出現的位置。

一道碧綠色的火光,劃過天際。

目送塞恩離開,吉尼斯突然感慨道:“他要比我強!”

緊接著吉尼斯之後,霍普也補充了一句:“也比我強!”

“他真的不是戰鬥法師嗎?純粹的元素師,能有這麼強的體魄和抗壓能力?”

“他就算說自己是個血脈術士,我也信。”霍普搖頭道。

……

想要在諾大的試煉空間,找到一個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特彆是據吉尼斯所說,他遇到那個女黑魔法師,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

但塞恩卻有種直覺,他能找到對方。

並且塞恩的飛行速度,連續數日都不曾減慢。

隨著他所化身的碧綠色火光,劃過這片試煉區的不少地區,塞恩心頭的那種感覺,更加強烈了幾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