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月後,一處樹林間的瀑布前。

較大的瀑布,每時每刻都有水流從高處沖刷下來,一層層白色的水花激濺飛起。

深邃的水潭不斷向四麵八方盪漾著波紋。

水潭邊,一場火藥味十足的對峙正在發生。

“竟然傷了我們兩個人,上!拿下這名黑魔法師!”一名黑甲騎士沉聲說道。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交戰雙方的數量比為三比一。

其中三人均是氣勢不凡的一級騎士,另外一人則是一名穿著黑袍的女魔法師。

之前已經持續數月的戰鬥和追擊,讓不論是女黑魔法師還是那三個騎士,都表現得有些疲憊。

三名騎士的鎧甲,均有不同程度的磨損,包括他們的身體,也受到不少創傷。

反觀那名女魔法師,雖然她的黑色長袍也破破爛爛了一些,甚至一根白生生的大腿,都露在外麵小半。

但整體看去,似乎並冇有受什麼皮外傷。

隻是眉宇間的疲憊和精神力方麵的勞損,讓這個看起來氣質冰冷的女魔法師,多出了一層柔弱與憐惜。

這場戰鬥其實並無多少懸念。

單個來看,的確女黑魔法師要更強一些,但現在她的麵前,共有三個人。

長時間的戰鬥,比拚的就漸漸不是短期爆發戰鬥力,而是持久力和耐力。

加上持續數月時間的追殺戰鬥,他們彼此間也摸清了對手的大概路數。

因此最為吃虧的,還是那名女黑魔法師。

且戰且退,女黑魔法師一直朝

著西南方向撤去。

為什麼選擇這個方向,女魔法師自己也說不出個答案。

事實結果是,朝這個方向撤退,女黑魔法師的確甩開了伊利騎士聯盟的主力,但卻也與黑域的其它黑魔法師被迫分開。

那些伊利騎士聯盟主力,都去追殺其它黑魔法師去了。

之所以到現在還有三個人死盯著女黑魔法師,則是因為她之前的表現太過於亮眼了,以至於這些騎士纔會對她“額外照顧”。

“她的魔力不多了,儘全力擊殺她!”

“這種程度的黑魔法師,一定是通緝在案的那些強力黑魔法師!”還是之前的黑甲騎士出聲道。

伊利騎士聯盟的騎士們針對黑魔法師,除了所謂的世仇之外,其實更多還是利益使然。

特彆是這些一級騎士,本來經曆就不多,又怎麼可能有太過久遠以前的仇恨。

現在對眼前的女黑魔法師追殺不斷,隻能是說伊利騎士聯盟方麵給的太多了。

擊殺這樣一名精銳女黑魔法師所得收益,怕是不比在騎士大陸秘境內探索的收穫低。

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夠得到伊利騎士聯盟的嘉獎和上層人物的肯定。

麵前三名一級騎士的進攻勢頭更加猛烈,女黑魔法師的神情也為之憂鬱冰冷了許多。

三枚暗能量球,再次從女魔法師的短杖間揮出。

這名女魔法師使用的魔法杖,是一根長度較短,但杖頭部位為蝙蝠形態的短杖。

威力不弱的暗能量球,三枚

要是對同一生物進行攻擊,必然會讓絕大多數一級生物手忙腳亂,每一枚都擁有不低於400度的攻擊。

但是分成了三道方向,也隻是讓追擊她的三個騎士有略微遲鈍而已。

或是格擋、或是以迅捷的身法躲開。

而實力最強的那名黑甲騎士,則是直接揮動身後的重劍,將麵前的暗能量球劈成了兩半。

劇烈的連環爆炸動靜,出現在這片人跡罕至的叢林。

一道黑光閃過,隻見魔力有些空虛的女魔法師,繼續朝著西南方向逃去。

“難道……現在就要用這個了嗎?”女黑魔法師從懷中,拿出了一枚烙印有特殊灰色紋章的戒指。

這枚戒指整體給人的感覺充斥著不詳與詭誕,一絲絲灰氣在戒指表麵內外繚繞。

但是似乎受到了戒指上那塊奇異紋章的影響,這些灰氣始終無法衝破束縛,徹底向西麵八方溢散。

後方叢林中,暗元素和火元素的爆炸波浪過後,三名騎士繼續呈品字形朝女魔法師追來。

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追擊,三名騎士在伊利騎士聯盟的年輕一輩一級騎士中。也屬於佼佼者,怎麼可能在以多敵少的情況下,還放任對方離開。

追殺與被追殺的場景,繼續在這片從林間上演。

就在前麵的女黑魔法師魔力愈發空虛,精神力也漸漸不支之際,已經被迫打算使用自己的底牌時。

一道刺眼奪目的紅綠色火光,突然出現在女黑魔法師視野的儘

頭。

在看到這道火光的一瞬間,女黑魔法師莫名的感到身體一輕。

同樣在其身後追擊的三名騎士,與此同時,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襲來。

那道化身為碧綠色火焰的存在,顯然來者不善。

並且對方直指的目標,並不是前麵逃亡的那名女黑魔法師,而是他們三個?!

“是那個黑魔法師的同夥嗎?新來的黑騎士?”三人中,為首的黑甲騎士凝重道。

肆意飆射的碧火之炎,並冇有給這三個伊利騎士聯盟的一級騎士任何麵子。

塞恩一直以來都是個理智的魔法師,但在今天,他打算遵循自己的本心。

甚至都來不及和那名女黑魔法師說一句話,剛剛抵達戰場的塞恩,就直直朝著她身後的三名騎士撞去。

準確來說,是塞恩找上了實力最強的那個黑甲騎士。

洶湧的碧火之炎,直接與黑甲騎士手上拎著的黑色重劍碰撞在一起。

綠色的火星四濺,強大的力量反震感,不僅讓塞恩退後了十數米,同樣也讓那名黑甲騎士的追擊動作為之一頓。

與正常騎士相比,塞恩作為一名魔法師,他的體質雖然十分誇張,但還是難以與這些全身都是肌肉的傢夥們,強行比拚力量。

就算是體質,以數值來看,塞恩現在的體質數值是兩百多點,開啟碧火焚身狀態,他的體質可以虛漲到400點左右。

但麵前的精銳黑甲騎士,在一級騎士中他都屬於絕對的佼佼者,自

身體質很有可能已經超過了600點,更彆提他還有鬥氣之力的加成。

其實單打獨鬥,這名黑甲騎士都不遜色於前麵的女黑魔法師。

之所以非要帶著兩個同級騎士參與圍攻,是他也有些忌憚那個女黑魔法師是否有其它拚命手段。

“我是伊利騎士聯盟的傑斯坦,你竟然敢阻止我們執法,就連你,也將倒在正義的審判之下!”黑甲騎士看著碧火元素繚繞的塞恩低聲嗬斥道。

麵對麵前黑甲騎士的嗬斥,塞恩給出的回答是。

一柄散發著雄渾元素之力的魔法杖,出現在他手中。

這柄魔法杖頂端的碧火之心晶石。

此刻在周圍碧火元素之力的襯托下,尤為碩大和璀璨。

黑甲騎士見狀,眼角不禁挑了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