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刀門絕世刀法,刀刀攻勢淩厲,殺傷強大。

雖說陸梓安還並未能使出它們的全部效果,但作為天生刀體的陸梓安,此刻境界壓製著古小天,光是這三刀就絕對能讓古小天喝上一壺。

陸梓安腳尖微動,手腕一抖,刀身翻轉,跨步而上。

古小天也不敢怠慢,剛剛硬碰硬之間,他也明白陸梓安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大。

畢竟當初黃聖傑在陸梓安的手下都未能接下幾招,更何況陸梓安當初隻是用了一招飲滄海的加持,就將黃聖傑一刀封喉。

如今麵對天刀門的絕世刀法,又有著飲滄海的加持,古小天根本想象不到接下來的兩刀威力到底如何。

此刻,他隻能儘量做最保守的方法,調用真氣,集結與身,刀槍不入硬抗絕世刀法!

陸梓安掄動右臂,手裡的大刀向著古小天猛然劈去,出手又快又狠,刀風淩厲,呼呼作響。

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一道雷電劈過,照亮了陸梓安手中血紅的大刀。

雨滴落在刀身之前,似都能看見刀斬斷了雨滴,氣道強勁,紅光交錯間,如同殺神降臨。

招如其名,斬血海!

段鵬隻看一眼就察覺到了端倪,他此刻正站在距離古小天的另一側,中間隔著十好幾個身位,此刻想要衝過去幫忙顯然是來不及的。

眼下能做的事,就隻有幫助古小天拖延一秒或者半秒的時間。

段鵬雙手凝訣,原本天空落下的雨滴竟莫名齊齊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水牆。

陸梓安嘴角一笑,“段兄若是隻想憑這水牆就擋住我,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隻見陸梓安,身形側動,腳尖輕點水牆,竟順著水牆而上,宛如在平地行走一般。

段鵬卻也有後手,水牆轟然分散,散出數道水流,如同水蛇,瘋狂的向陸梓安身上纏去。

陸梓安在空中踩了個空,穩了穩身形,隻是一個動作,就讓水蛇抓到了機會,纏住了陸梓安的手臂。

陸梓安動了幾下手臂,水蛇卻愈發纏的緊了幾分。她歎了口氣,也明白這其中的道理,段鵬好歹也算是個精通儒家聖道之人,每一次行動看似平平無奇,其實都留有後手,很多後續變招段鵬都早已經預料到了。

隻是可惜,有些事情,預料到歸預料到,在強大的實力麵前,這一切都是無用功。

陸梓安不在顧還纏在手臂上的水蛇,直衝古小天而去,她此刻的目標隻有一個,擊敗古小天!

段鵬也明白陸梓安的用意,卻彆無他法,他能做到的都早已做到,接下來就全要看古小天自己的了。

古小天體內的真氣已調動完成,進入秘境前練習的畫圓畫方也確實對自己有所幫助,最起碼現在他能均勻的將真氣分為兩波。

一波護住前胸,一波護住後背。

古小天手持無鋒劍,做出防禦架勢,等待陸梓安刀到。

刀到,刀劍相撞,陸梓安通紅的雙眼此刻怒目圓睜,儘管手臂上還有水蛇纏繞,但力道絲毫不減。

反觀古小天,此刻有些招架不住了,他的境界擺在這裡,體內能夠調用的真氣也就大體這麼多,越了好幾個境界對上陸梓安,本就是難事。

如今陸梓安又是動了真格,下手絲毫不留情麵,哪怕隻要有一個閃失,冇準一刀就會劈開自己的胸口,送自己入黃泉。

古小天的雙腿早已不受自己的控製,慢慢的朝後退去,握劍的手也愈發不穩起來,此刻已是顫抖不止。

也許下一秒劍就要脫手。

虎口已被逼的發麻,陸梓安在此刻收回了刀,反抬又一刀向著古小天劈來。

這一刀,纔是真正的斬血海。

先前隻是試探,作為鋪墊的一刀,此刻的一刀,彙聚了陸梓安體內強大的真氣,刀意也在此刻怒漲。

古小天也是吃了一驚,他是此刻離陸梓安最近的人,說是臉貼臉也毫不為過。

他能清楚的看到,陸梓安的雙眼變化。之前陸梓安的雙眼隻是一種血紅,那是飲滄海帶來的效果,但此刻陸梓安的雙眼從眼白開始,竟慢慢全染成了血紅色,這是刀意爆發所帶來的!

“叮!”

古小天持著無鋒劍的手在也穩定不住,他本就是左手使劍,還是有些不太習慣,劍應聲脫手。

陸梓安的刀順勢而前,一刀劈向古小天胸口。

千鈞一髮之際,地麵上轟然出現了一道土牆。

段鵬在遠處有些氣喘,但好歹也是趕上了。

隻是這座土牆都不如先前的那座,輕易的就被陸梓安斬破。

阿藍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古小天身邊,忙從衣兜中掏出一粒丹藥,強塞入古小天口中。

古小天頓時感覺體內真氣充盈,有源源不斷的真氣在體內湧動,連忙彙聚真氣,置於胸口。

兩秒,僅僅是兩秒的時間。

瞬間緩解了局勢。

陸梓安的一刀劈在古小天胸口,古小天吃痛的悶哼一聲,但在低頭細看,隻有自己的衣物被陸梓安斬出了個豁口,露出了胸前的皮膚,而陸梓安的刀也停留在了古小天的皮膚之外。

陸梓安眉頭一皺,又使勁了幾分,古小天咬著牙,硬挺著往前走了幾步,竟將陸梓安逼退了幾分。

陸梓安收回刀,向後跳了幾個身型。

此刻雙目通紅的她,看不出任何神情,但話語中卻帶有幾分喜悅,“冇想到這天生霸體竟真的如此強大無比,古小天若你能接下我這第三刀,我願意將所有賭注放在你身上,賭上一把!”

古小天泄了體內的真氣,喘息了幾口,大半的真氣早已在對拚之時流失,現在的他明顯有些虛弱。

阿藍接連又掏出幾顆丹藥喂進了古小天的嘴裡,古小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併吞嚥下肚。

古小天能感覺到自己的真氣是恢複了不少,虛弱感也漸漸少了些許,但這遠遠不夠,並不能恢複到他的最佳狀態。

古小天回頭望向阿藍,“阿藍師姐,在來些丹藥,這最後一刀若我不在最佳狀態,定然是扛不住的。”

阿藍搖了搖頭,“剛剛所餵你吃的,都是最好的丹藥了、哪怕是師傅練的丹藥,讓你能在這片刻間恢複如初,都是不太現實的事。”

丹藥確實如此,大多數丹藥都是一個慢效,隻有一段時間才能顯現它的作用。

而少數丹藥,隻能保證在片刻間恢複真氣,但真想恢複如初明顯是癡人說夢的

事情。

剛剛這些丹藥,全是阿藍不到萬不得以,不會拿出來的丹藥。

她雖實力不濟,對抗不強,但她也在儘著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陸梓安此刻卻不著急,將刀抗在肩頭,“古小天,我這最後一刀,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我自己都不知道,其實你已經讓我有些刮目相看了。”

古小天卻默默的撿起無鋒劍,儘管右手有傷,但他還是用右手握著無鋒劍,“沒關係,儘管來便是,我定能抗下你這一刀。”

陸梓安點點頭,將刀緩緩的從肩頭放下,閉起雙眼,深吸一口氣,感受著天地變化。

突然,陸梓安睜開雙眼,抬起手中的刀慢慢向著古小天行走過來,突然人轉了一個身,第一刀就已劈出。

強大的真氣,地麵上突然開始劇烈抖動,一道紅光順著地麵湧出,劈開了地麵上的道路,帶動了石磚飛瓦。

紅光刀意,順著古小天強勢襲來。

古小天右手持著無鋒劍,橫劈一劍,用力間也是藍光初現,撞上了迎麵而來的紅光真氣,瞬間碰撞在一起,炸裂而開。

陸梓安還在慢慢行走,似乎這一招並不同先前的兩招。

先前的兩招,陸梓安都是快速疾走,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逼近古小天身前。

可此招,陸梓安卻並冇有如此,反而是在道路上慢慢行走,甚至比平常走路還要慢上幾分。

但隻是剛剛的一招碰撞,古小天就明白,這一招的威力恐怕比前麵兩招加起來還要強勁。

陸梓安的手突然在天空劃了半圓,一刀紅光瞬間顯現。緊接著又將刀置於身前,從下而上,斜劈向上。

兩道強烈的紅光,瞬間交彙在一起。

此刻頭頂上的天空,已不在是之前的漆黑,反而是一片血紅色的場景。

順著血紅色向下,照射在陸梓安身上,此刻恐怖萬分。

段鵬拍了拍古小天的肩頭,“這招交給我,你安心抵抗最後一招。”

古小天點頭同意,因為他也注意到,陸梓安的腳步還並未停下。

段鵬猛然向前,此刻的他雙目凝視前方,雙手交叉,高嗬一聲,“凝!”

瞬間,四周湧動,風聲愈發響裂。

不知何時,天空中竟然凝出了一道龍捲!

龍捲順著那兩道紅光快速前行,不多時就將紅光全部包裹在龍捲體內。

就見龍捲愈發膨脹,從外看去,紅光還在顯現,卻被龍捲包裹了個嚴實。

陸梓安的腳步與手並未停下,此招一出,她冇有任何停下的道理。

陸梓安最後站定雙腳,握刀的手抬與頭邊,開始蓄力。

就見她腳下邁著搭弓之步,將刀慢慢舉到身後,刀身之上的紅光愈發強烈,最後竟然慢慢黯淡下來。

取而代之的是陸梓安整個人身上紅光強現,她竟將賦予刀上的真氣全部吸收回體內!

終於,陸梓安蓄力完畢。整個人頭朝前,俯下身子,突然向前,猶如滑行一般,滑出了幾個身位,刀也在此刻揮出,一道環繞在全身的刀光瞬間閃出。

神鬼夜哭,一刀將至!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