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段鵬是全然顧不上古小天那邊的,那邊被龍捲包裹著的兩道紅光還並完全消失,段鵬此刻咬牙吃力的在應對。

古小天也不敢做任何怠慢,麵對這陸梓安的最後一招,他早已想好了應對方法。

一招劍屢山河,劍若驚鴻。

兩招可以譽為整個八荒屬的上名號的殺招,卻在此刻一個不太起眼的小院中,對上了高低。

陸梓安此刻卻還不收招,慢慢停下了腳步,但手中的刀還在空中不停翻轉,每一次翻轉都有一道紅光顯現。

足足反轉了九次,陸梓安才收刀入鞘,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情形。

十道強烈的紅光,在此刻彙聚。

紅光交彙在一起,竟顯現出了一把完整的紅刀。

古小天此刻專心施展著劍履山河,麵對陸梓安的神鬼夜哭,想拿肉身接擋無異於自尋死路。

隻有破開其中的豁口,方纔能有一線生機。

紅刀所帶來的壓迫感,另古小天感到了有幾分的呼吸困難,自己體內的真氣居然在此刻被壓製了幾分,施展不得。

但古小天也還有後續應對,就見古小天突然伸出一腳,陸梓安也看的一驚,這是踏上了九宮?

古小天瞬間將手中的無鋒劍調換至左手,右手捏起一道劍訣,水滴立馬朝著古小天彙聚,正是先前段鵬所給古小天的那本《水劍訣》中記載的招式。

古小天雙足變換間,口中尚自唸唸有詞,眼見整個人越走越快,最後直如一團風一般尋找著紅刀的破綻。

陸梓安在遠處看得真切,但她並不認為古小天就能輕易的破了自己的紅刀,不過這倒是另她有些期待古小天後續還會有何變招。

古小天的九宮步法以及劍訣最是耗力,這些都是記載在《水劍訣》書上的,他雖曾自己練過,但隻是練了個形而已,至於意他還未曾能夠體會。若是在給古小天一些時日能讓他參透整本《水劍訣》這些倒是算不得什麼,但此刻緊緊是不到幾息之間卻是已經感覺到了有些力不從心。

奈何那紅刀的氣勢越來越強,壓迫感也越來越烈,根本看不到有任何能從中破開的破綻。

古小天揚手一劍刺出,萬千水珠凝於劍身,直取紅刀刀身。

這一劍,劍風剛烈,水凝與身,儼然是乘上了天空的運勢,踏上了修羅之浪!

陸梓安在遠處摸著下顎,暗暗欣喜,這古小天竟是修煉的禦無雙?

但更讓陸梓安感到欣喜的還在這後麵。

古小天衝著紅刀而去,竟真的斬斷了紅刀之間相連的羈絆,紅刀竟真的變小了幾分。

可這之後的變招也來的極快,紅刀瞬間分散,化成了九柄紅刀,雖小了不少,但數量之多,更讓人覺得難以招架。

此刻,古小天就是如同察覺了什麼一般,竟隻是將頭稍側了幾分,就躲避了一刀,緊接著又是如法炮製,接連躲過八柄紅刀,迎劍對上了最後一刀。

有著天地運勢的加持,小小的一柄紅刀在古小天麵前就顯得不堪一擊了,瞬間被古小天斬破。

陸梓安驚訝不已,三種流派她自然是明白,可古小天剛剛所展現出來的,壓根不是什麼乘上運勢能所向披靡的禦無雙,反而是能感知到萬物因果的因果律!

但陸梓安卻在此刻也為古小天感到擔憂,古小天前

麵就已消耗了大半的真氣,更何況用上了《水劍訣》中的招式,此刻他體內的負荷定是已到了極限。

神鬼夜哭若是真的能被這麼輕易的破掉,那便有辱它的名聲了,之後的變招會更加難纏,更加強勁。

八柄紅刀在空中調頭,卻在空中排成了一條直線,朝著古小天襲去。

古小天連忙回劍招架,可是隻架開刺向胸膛的一刀,嗤嗤聲響,緊隨而後的七把紅刀,已在古小天衣衫上劃了七道血口,每一道口子都有一尺來長。

七刀劃傷古小天後,也不多停留,繼而在次彙聚,又重新融為一把紅刀。

古小天調動著體內真氣,儘可能的恢複傷口,已有兩道傷口恢複如初,但剩餘的五道都傷的較為嚴重,短時間內想要恢複如初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新的紅刀將至,古小天顧不上全部,竟將左臂暴露在外,全力護著身體其餘地方。

他左手提著無鋒劍硬抗紅刀,就僅憑他現在的真氣,那簡直是如同螳臂當車。

隻是一個照麵,左臂瞬間血流如注,鮮血順應而下,滴灑至地麵上。

然而,就是這一擋,倒是抵了大半,古小天瞬間又將無鋒劍拋向天空,手中在次捏了一個劍訣。

同樣是從《水劍訣》中習得的招式。

但不同的是,這招是《水劍訣》中最強烈的殺招,同時還需要以血作引。

這並不是魔招,反而是殺招。

血與水融合,竟齊齊浮上了空中,瞬間與無鋒劍融合在一起。

無鋒劍全身也在極具變幻,赤紅的劍身在此刻儘顯,光芒竟蓋過了那紅刀。

古小天大嗬一聲:“去!”

無鋒劍順勢從天空極速而下,順著紅刀而去。

劍尖對上刀尖。

然無鋒劍在此刻竟直穿過了刀尖,瞬間將紅刀一分為二,從中破開。

原本的七柄紅刀,在此刻就隻剩最後兩柄,但同時這也是最強的兩柄。

段鵬在遠處的龍捲終是將紅光全部破散,他回頭望向古小天那邊,古小天的模樣儘顯狼狽,無鋒劍也跌落在一旁。

而古小天此刻的雙腿猶如纏了千斤巨石,走一步都異常艱難,更不要說在去將無鋒劍撿起應對了。

段鵬雖也有些脫力,但好在還留有幾分氣力,連忙奔向無鋒劍旁,撿起無鋒劍朝著古小天拋去,高聲提醒,“小天,接劍!”

古小天右手一抬,就將無鋒劍牢牢接住,但此刻的他居然突感吃力,原本在他手中情薄如紙的無鋒劍,此刻宛如千斤岩石一般稱重,還未握穩,就“噹啷”一聲跌落在地。

段鵬也明白,古小天此刻是脫力了,甚至是已經進入虛弱了。

他連忙看向陸梓安,語氣中帶有不甘,但為了古小天他還是求道:“陸姑娘,我們認輸,凡請收手吧。”

但陸梓安此刻卻並不做任何表示,反而是雙眼依然盯著古小天。

此刻的她已是全身都蛻回正常顏色,飲滄海早已收招。

但是神鬼夜哭還是在繼續,這並不是她所能決定的,這招之後的變幻恐怕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刀一出鞘,神與鬼都會在漆黑的夜晚中麵對死亡隨後暗自哭泣,此招之名,絕非浪的虛名。

她不是冇見過能破開神鬼夜哭的人,但那是一個絕頂的高手,在當世可以稱得上是站在八荒最頂峰的人。

可古小天哪怕今後的造詣再強大,此刻也不過是一個修為僅有意境的人而已,能破開八刀,已是極限。

最後的兩把紅刀,已經從不同的兩個方位向著古小天襲去。

古小天緊閉雙眼,他深吸了好幾口氣,總算是緩過來一些。

但體內的真氣,已不足以讓他能夠抵擋住兩把紅刀。

他快速調動體內的真氣,仔細回想著當初畫圓畫方的過程,竟真的將體內的真氣一分為二,護住了兩邊。

待到刀至,他終是看清了刀尖最後的朝向估算出了最後的落點,又急忙從中分離真氣,護住了落點之位。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之中,兩把紅刀慢慢消散,然而古小天還站在原地。

竟真的讓他做到了,他憑著自己的實力化解了神鬼夜哭!

雖然化解的路程有些磕磕絆絆,但此刻隻有站著的纔是贏家。

陸梓安心中也暗下決定,她認為古小天絕對會成為八荒中最獨特的存在,古小天日後的造詣也將不可限量,她決定放下一切,將天刀門的一切賭在古小天的身上。

段鵬和阿藍連忙奔到古小天身邊,古小天見有人來,一口鮮血卡在喉嚨裡突然咳出,隨後便暈倒過去。

段鵬和阿藍兩個人都有些醫術,經過一番檢查後也心知古小天是脫力而暈,並無大礙,隻需稍事休息,便可恢複。

陸梓安慢慢走向段鵬,開口說道:“先前說的話全算數,你們抗下了我這三刀,我與你們休戰,隻是彭文那邊......”

段鵬回頭望向彭文和文陌姻那邊,兩個人從一開始就在對打,打的是難解難分,卻看出哪一邊落入下風。

......

兩邊的戰場是兩個畫麵。

若說古小天那邊的戰場是大戰激酣,各種招式絢爛與眼。

那彭文和文陌姻這邊的戰場則是有些風輕雲淡,甚至有些枯燥。

放眼看去,兩具傀儡在不斷糾纏彭文,彭文不慌不忙的迴應。

文陌姻的符紙一道接著一道的用出,但對於彭文來說卻造不成什麼致命的危害。

雖有限製彭文出招,但這並不足以一招致敵。

然而,彭文每當要抬手吹奏時,文陌姻總是能率先操縱傀儡打斷彭文的動作。

兩個人就這樣見招拆招,打了個難解難分。

移花宮最擅長的絕非攻體,而是攻心。至於要如何攻心,就與吹奏掛上了關聯,彭文正是能將攻心吹奏發揮到極致之人,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擅長攻體之術。

相反,彭文是各個方向全麵發展,有那麼些六邊形戰士的意味。

不過,文陌姻的兩具傀儡也確實強悍,當稱的上是同境之內無人能敵的名聲。

彭文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雖然嘴上說著大話,但每一招一式都是小心翼翼,身怕露出任何一個破綻,讓文陌姻抓住機會。

文陌姻也是如此,他們兩人的實力本就不分上下,又都有自己特有的殺招,所以打起來都會留有後手,並不會全力拚死一搏。

這才顯得這打鬥有些枯燥。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