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內,陷入寂靜。

古小天思考了許多,眼神犀利盯著白京,開口道:“白京,我雖不懂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可我斷然不會與你這種人同流合汙!”

白京對這答案顯得不是那麼意外,他本來也冇有十全的把握可以說服古小天。

文的不行,那便來武的。

白京點點頭,對著一臉正氣的古小天,隻覺得這小子是如此可笑。

他肯定是想所有人和平共處吧,這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

冇有修為隻能靠師門,而師門中又分三六九等。

隻有自己一步步的到了更高的地位,才能在這江湖上行走,保自己周全。

白京對著古小天歎了口氣道:“師弟的回答,可讓我頗感遺憾啊。”

說罷,白京立刻提起匕首衝了上來,速度奇快無比,直接就將古小天抵在了床上。

床上白京壓著古小天,匕首貼在古小天的脖頸處,還在勸著古小天:“師弟,這江湖實力說話,想提升實力自然有犧牲一部分人,郭毅若是要怪隻能怪他命不好,冇有什麼武道天賦吧。”

床上被壓著的古小天雙手把住白京的手腕,想要翻身行動。

可白京卻絲毫未動,他的力道居然比剛纔的羅瑞明還要更勝幾分!

古小天一字一句大聲喊道:“不!可!能!”

“看來冇有商量的餘地了,那便抱歉了,師弟。”白京搖了搖頭,盯著古小天的眼神有些可惜。

這眼中有對古小天天真想法的取笑,也有對一名能夠登上更高境界的武道天才的惋惜。

因為這名天才選擇錯了路。

白京手中的匕首慢慢的劃過古小天的脖頸,鮮血慢慢從脖處留出。

床上的古小天完全冇有任何懼怕,雙目依然犀利,甚至帶有幾分怒火。

這可著實讓白京都有些吃驚。

這小子不怕死麼?

白京想著。

就是這麼一想,給了古小天可乘之機。

古小天腰間猛地一挺,白京冇有定住,稍微有些移動,古小天右手握拳,一拳結結實實的重擊在了白京的臉上。

白京疼的喊了一聲,古小天早已翻床而下,直接下床正麵白京,也冇有奪門而出。

“師弟,那便莫怪師兄了!”

白京再次提匕首而上,右手筆直的往古小天的心臟而去,古小天卻絲毫不退讓,抬起左手一把握住了匕首。

白京隻想抽出匕首,卻發現匕首被古小天死死握住,力氣大的驚人!

而古小天的眼神依然堅毅,雖然自己從來不惹事,但是他也絕不怕事!

白京見抽匕首無望,乾脆直接鬆開了握著匕首的手,雙手握拳,直朝古小天襲擊而來。

古小天見白京來拳,也扔掉了手中的匕首,與白京四拳相對。

兩人的拳頭撞擊到一起,白京隻覺得古小天出拳力道強大,有些疼痛,不由的縮回了手,又腳起鞭腿直掃古小天的頭部。

古小天也看清了白京的動作,也不躲避,接住白京掃來的鞭腿,用身體與手將白京的腿牢牢架在腰間。

白京這下是逃不開了,隻想奮力抽回那還在被古小天彆在腰間的腿。

“哈!”古小天動用了全身的真氣,直接握拳朝白京襲去

白京見到來拳,也不糾結自己動彈不得了,隻感覺自己這拳不能吃!

便直接俯下身,躲過來拳,見拳落空心中竊喜,卻聽得背後滋啦的聲音。

轉頭望去,牆上多了些許裂痕,還有些碎石正掉落下來。

是拳風!

這古小天已經能用真氣調與自身,發動風勁。

對麵的古小天還在發了狂的一拳又一拳,白京隻得專心躲閃,無心想多餘的事。

恰此時,郭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見到正在對打的兩人,趕忙上前拉開兩人,“住手!”

古小天聽到郭毅的聲音,見自己還架著白京的腳,便哼了一聲,將腳像丟棄物品一樣丟了出去。

這一丟,白京打了個踉蹌,卻推開了二人,離開了屋中。

郭毅問道:“古師弟你為何和白京打起來了?”

古小天心急地喊道:“師兄,白京他想剷除你!”

郭毅聽完此話後,臉色有些奇妙的變化,卻又一副無奈的表情歎了口氣。

“師兄,白京要剷除你,還想拉攏我,他還拉攏了羅瑞明!”古小天見郭毅冇有生氣的模樣,著急的又重複了幾遍。

心裡想著:這郭毅腦子裡到底在想著什麼,白京都要剷除你了,你倒是給點反應啊,大哥!

郭毅就這樣任由古小著,直到古小天發現這郭毅真是冇有反應。

水桶邊,郭毅早已打了一碗水,就這樣端著等古小天接過。

古小天接過水也不客氣,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又繼續給郭毅講著剛纔發生的事情。

古小天嘰裡咕嚕的說了一大通,郭毅從始至終都是那副無奈的表情,彷彿要剷除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在聽一則白京剷除彆人的計劃。

“師兄,你到底怎麼想的啊?”古小天見郭毅冇有反應,直接問道。

“說累了吧,你跟我來吧。”郭毅站起身來,也冇回答古小天的問題,走出了門外。

古小天一臉懵,這郭毅難不成剛剛出去一趟,傻了?

兩人走了一段路,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在後的那人路上也不閒著,繼續對在前的那人一遍又一遍的講著剛纔發生的事情。

前麵的那人隻顧自己走路,絲毫冇受後麵那人說話的乾擾。

彎彎繞繞後,兩人走到一片楓樹林,古小天四下環顧了一下,才發現這片楓樹林的樹乾上有許多劍痕。

掉落在地上的紅楓葉顯得這片場景十分淒慘。

郭毅靠著一片楓樹席地而坐,拍了拍旁邊示意讓古小天也坐下來。

古小天也不客氣,一屁股就坐了下來,轉頭又繼續對著郭毅說起了白京的壞話。

郭毅這次有了反應,伸手將古小天打住,緩緩開口道:“師弟,我阿,早就認清自己了。”

此時風起,又有幾片楓葉緩緩飄落,落到了郭毅的麵前。

此刻的郭毅彷彿就與那落葉一般,無助又漫無目的,不知道自己會落到哪裡。

郭毅他自己當然知道,雖然他一直欺騙自己認為白京冇有任何威脅,但從白京不斷增長的修為來看,有威脅也是遲早的事。

況且,白京如今的實力他都有點看不透了。

剛剛與羅瑞明的衝突中,白京也留了多手,明明可以與對方有一戰之力,卻選擇了旁觀。

這些危險的信號,自然逃不過郭毅這個老江湖眼裡。

剛纔出屋,正是去找羅瑞明證明此事。

從羅瑞明那一臉的惋惜中,自然他也能猜到萬分。

羅瑞明在怎麼說也與郭毅是老相識了,兩人雖然常年衝突不斷,但真當一方要受到極大威脅的時候,還是會給對方提個醒。

畢竟兩人再怎麼說,也是太白弟子,屬於同門。

方纔在羅瑞明的屋中,羅瑞明麵帶惋惜,“郭毅,聽我一句勸,你是鬥不過白京的,他比你想的還要恐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