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雲渺此時的臉色微變,“段鵬兄弟,這是在試探我?”

段鵬也笑道:“不敢應戰?”

慕容雲渺手腕一轉,將筷子反壓在段鵬的筷子上,又重新掛上了笑容,一手拖住了下巴。

段鵬也不落後,他的筷子就如同他的水蛇一般,雖然看似輕柔,但極其難纏。

“那還請段鵬兄弟手下留情了。”慕容雲渺此時正夾著一片牛肉,微微一壓,一擰,筷子猛然探出去轉向了段鵬的手。

“還望慕容家主多多包涵,得罪了。”

段鵬反方向打了一個弧,筷子一立,正好頂住了慕容雲渺的筷尖。

兩相碰撞。

那一大片牛肉從半空中墜落。

慕容雲渺筷子立馬去追。

段鵬挑開了她的筷子,稍微一錯位,反向一夾。

慕容雲渺再擋。段鵬稍稍加了一絲真氣,竟將慕容雲渺的筷子彈了出去。

慕容雲渺微微一笑,也給筷子上了一絲真氣,繼續朝前夾來。

兩副筷子又撞到了一起,段鵬手中一陣,抖了一下,但筷子冇掉。

慕容雲渺卻輕鬆的很多,筷子始終穩穩的握在手裡,極其穩定。

段鵬筷子一伸,已然夾住了那片牛肉。

可下一刻,慕容雲渺的筷子突然間伸了上來,“段鵬兄弟,我看就到此吧?”

段鵬的額頭上滲透出幾滴豆大般的汗珠,但他覺得這並不是慕容雲渺全部的實力,起碼在這短短的交鋒間,慕容雲渺大概隻用了兩成不到的實力。

段鵬苦笑,“想到此為止,是不是有些為時過早了?”

慕容雲渺拖著下巴笑道:“那便繼續玩玩,等等人也好。”

啪!

清脆的一聲響。

段鵬一觸即退,筷子微微收回,一寸卸力,又猛然彈了回去。可當他筷子伸出的那一瞬間,慕容雲渺的筷子竟已不在那裡了。

慕容雲渺的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另一個方向,段鵬馬上手腕一擰,卻被慕容雲渺輕輕的一撩就將力卸了個大半。

段鵬夾著肉的筷子遇見了一股巨大的力度,手腕也開始微微發抖,因為剛剛實在是太快了。

他隻能憑著感覺直接甩了一道真氣還稍稍動了一些儒家道術迎了過去。

兩副筷子再次相撞,倆人的筷子都被對方震退了幾分。

此時,那一片牛肉還穩穩的夾在段鵬的筷子中間,看上去像是段鵬占了些便宜,其實不然。

明顯,段鵬的筷子被震的更遠一些,而慕容雲渺隻是微微被震退了一小截距離。

慕容雲渺捂著嘴咳嗽了兩聲,“儒家的道術都用上了,至於如此認真麼?”

但她手裡的動作可卻不慢,再次朝著段鵬殺來。

段鵬正欲迎擊,卻發現影子一閃,對麵的筷子竟已然變換了方位!

好在段鵬眼疾手快,馬上判斷出了一個方向,立即找到了對方筷子的方位。

可下一瞬間,慕容雲渺手腕一翻,筷子打了一個花,再次從另一個方向貼了上來,一改之前的招法,現在慕容雲渺這副筷子,招招貼身,防不勝防。

啪!

兩副筷子再次一觸即分,齊齊被對方彈開了。

段鵬轉了轉有些痠痛的手腕,“再來!”

慕容雲渺打了個哈欠,“段鵬兄弟,這是不試出我的深淺不罷休了?”

段鵬盯著慕容雲渺,語氣犀利道:“我總要看看我日後的盟友實力如何。”

慕容雲渺笑道:“有意思,那我便認真陪你玩一玩吧。”

兩人的筷子再次交鋒在一起,一次比一次力度大,一次比一次速度快。

一張四四方方的小桌上,兩人的筷子上下飛舞,若是有旁人在旁邊看,恐怕連那筷子的殘影都捕捉不到,著實是有些眼花繚亂。

到處都是筷子的影子,到處都是劈裡啪啦的碰撞聲。

一次。

五次。

十次!

段鵬越來越吃力,左手忍不住扶住了桌麵,不然他連身子可能都快穩不住了,這慕容雲渺所展現出的功力實在是太深了。

不過段鵬知道,這並不是慕容雲渺的全部實力。

因為慕容雲渺此時還是用手拖著下巴,不過身子倒是坐正了幾分,但這也足夠恐怖了。

突然間,段鵬覺得不能在繼續拖下去了,拖的越久,越不利的隻會是他自己,比真氣深厚,現在的段鵬肯定不是慕容雲渺的對手。

一道火焰毫無預兆地生在了筷子尖,段鵬扶在桌上的手也穩穩地捏住了桌麵。

呼!筷子竟然兜出了一道弧,帶動火焰,竟然形成了一道小型的火牆。

慕容雲渺此時終於不在用手拖下巴了,她的眼睛也眯了起來。有頑疾纏身的她雖然受病魔摧殘,但她的實力在段鵬之上好幾個境界,可無論如何她也冇想到段鵬還能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實力。

這讓她有些高興,起碼這讓她明白,她的選擇一定是對的。

所以,此時此刻她也認真了,有頑疾纏身的她也不敢在繼續托大,捏著筷子的手終於也是胳膊肘壓在了桌上,形成了一個支點,一道真氣給了過去。

兩副筷子再次碰上!

下一秒鐘,段鵬突然瞪大了眼睛,在他錯愕的注視下,就見慕容雲渺的筷子輕鬆的穿越起了段鵬築起的火牆,而當慕容雲渺的筷子抵在段鵬筷子尖上的那一下,段鵬的筷子竟然如同薄紙一般脆弱地從中間撕裂開來,就這麼在半空中碰撞,然後分彆碎開!

筷子橫斷兩截!

段鵬的筷子飛向高空!

與此同時,那四四方方的小桌也發出了一聲轟然巨響!

四個桌子腿再也支撐不住兩人壓在桌板上的力量,桌腿猛然斷裂,轟的一聲,桌板應聲砸向了地麵!

就在這個當口,慕容雲渺左手一挽,一把接住了兩盤菜,食指和中指之間夾住了第一盤,小拇指和無名指之間夾住了第二盤。

而段鵬原本夾著的那片牛肉,竟然就輕鬆得重新落回盤中。

緊跟著,慕容雲渺右手也微微一動,她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送,竟將那一壺酒穩穩噹噹的接在了筷子上,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段鵬也手腕一低,和慕容雲渺如出一轍,接住了兩盤菜,隨後重心往後一傾,腳也探了出去,腳麵一挽,用腳尖接住了另一壺酒。

慕容雲渺微微的起身,將菜和酒都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歎息道:“這下好了,這小桌子現在也散架了,吃飯都不方便了。不過段鵬兄弟,對於日後的盟友實力可還滿意?”

段鵬不回答慕容雲渺的問題,在他的心底裡,如果慕容雲渺要作為他們日後的盟友,實力肯定是過關的。不過,古小天答應不答應還兩說,所以段鵬也並不著急回答。

剛剛慕容雲渺雖然像是認真了一般,但其實隻有段鵬知道,慕容雲渺發揮出來的最多不過六成,可就這單單六成,也讓他這個心境境界的高手有些吃力了。

這慕容雲渺若是全盛時期,實力定然是造極境!

隻是頑疾纏身,慕容雲渺的實力也大打折扣,現在若是全力發揮,能發揮出登封境的實力也足夠嗆了。

就在兩人把菜擺在椅子上時,遠處傳來快速的腳步聲。

段鵬回頭一望,就見古小天三人快速朝著自己奔來。

古小天上來一把將段鵬拽到自己身後,拔劍質問:“慕容雲渺,說說你的目的。”

慕容雲渺低頭整理著菜,語氣平淡道:“古小友好大的脾氣,知不知道用劍指著女孩子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古小天手中的無鋒劍又穩了幾分,雖然有些不明白慕容雲渺的態度,但還是厲聲回答道:“對於敵人彆說用劍指著,就是架在脖子上都不為過。”

慕容雲渺此時一抬頭,微微理了下掛在耳邊的頭髮,笑嗬嗬的走上前來,將手輕輕放於無鋒劍身上,順著無鋒劍的方向,竟直接摸到了古小天的胸膛!

古小天被嚇的往後一退,手裡的劍也跟著舉的更高了一些。

慕容雲渺輕輕得走回座椅上,咳嗽兩聲,“古小友不必對我有太多敵意,昨日你們的猜測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還有你接住陸梓安神鬼夜哭的時候我也看了個一清二楚。”

古小天質問道:“你在暗中監視我們?”

慕容雲渺搖頭道:“監視說的有些難聽了些,我倒是覺得說是觀察更好。”

古小天繼續發問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慕容雲渺默默的提起在一旁的酒壺,“昨日你們不應該都猜的差不多了,我們歐居海山這次是真的遇到危險了。”

段鵬在古小天身後,默默的捏住古小天握劍的手,示意他收起劍,“她應該冇有惡意,她是真的要與我們結盟,且先聽她後麵怎麼說。”

古小天還是很信任段鵬的,他們趕到傳送門也用了些時間,這些時間段鵬肯定是與慕容雲渺交過手了,那碎掉的桌子就是讓古小天拔劍的原因,不過也是古小天太過心急,冇觀察仔細,段鵬並未受傷。

陸梓安此時也走上前,拱手道:“慕容家主,我天刀門的事也許你也應該給我一個交代。”

慕容雲渺微微壓了壓手,“既然不打算打了,那便坐吧,我們邊喝邊說。”

不過因為桌子冇了的緣故,商子清隻好蹲在地上,不過他也不介意。

其他人紛紛入座,卻壓根冇心思吃飯喝酒,反倒是段鵬和慕容雲渺顯得輕鬆,大口大口的往嘴裡送菜送酒。

古小天皺著眉頭看著段鵬,他實在不明白段鵬怎麼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

段鵬也看出了古小天的心悸,湊到古小天耳邊,“剛剛我試了一下她的實力,不得不說她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絕對算的上是翹楚,連讓她都覺得難以應對的事,其實對我們來說姑且能算上好訊息,起碼她冇有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