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浩對家冇什麼概念,自小流浪慣了,要不是因為覺得練武好玩上了太白,冇準現在還在哪條野巷裡裹著乾草睡覺呢。

古小天喝了杯酒,向著葉無痕道:“師傅,我爺爺在信裡說想我了,我想今年春節,我還是回一趟京都吧,也好不讓他老人家擔心。”

葉無痕笑了笑,答應了古小天,他也想讓古樂那老頭看看古小天現在的這身修為。

能在一年時間內,就進階到意境巔峰的天才,這放眼整個八荒都不常見。

幾人推杯換盞間,古小天醉意慢慢浮上臉麵,突然問道:“師姐師兄,師傅說你們平日都在山下做事,到底是做的什麼事?”

郝浩本想張嘴回答,卻立馬被葉無痕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打斷。

古小天疑惑,這中間究竟有什麼不能說的事嗎?

冷清秋其實覺得這也不算什麼,便問道葉無痕,“師傅,按理來說,小天的修為也足以下山應付一些事情了。”

葉無痕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但他也有他的苦衷。

要說這四個徒弟裡麵,葉無痕最偏向誰,那毫無疑問就是古小天。

不單單是年紀小,天賦好,更是因為古小天的身上隱隱有一股天下王者的霸氣。

雖然這個霸氣還顯現的不明顯,也許隻有在古小天危難或是陷入絕境時才能展現,但葉無痕很是欣賞,因為曾經他的那個大徒弟顧清楓就有這種天下王者的霸氣。

隻可惜,顧清楓最終還是不屬於太白。

葉無痕很後悔,因為在顧清楓同樣是古小天這個境界的時候,葉無痕就放手任由顧清楓去江湖上闖蕩,才造成了後來這番局麵。

現在,他更想把古小天留在眼皮子底下,時時刻刻盯住他,當古小天成為王者的時候,他會把太白交付到古小天手裡。

況且,下山做的那事可不隻是幫助老百姓這麼簡單了,那是把腦袋彆在腰上,一個不小心就要天人兩隔的。

他之所以放心冷清秋和郝浩下山做事,是因為這兩人有一股危機感,遇事不絕能果斷做出決定的那種人。

可古小天不是,猶猶豫豫的性格,會害了他。

知徒莫如師。

這其中的利弊,葉無痕當然也考慮過,理性和感性之間,葉無痕決定任性一把,相信感性。

但還是要尊重古小天的意向,葉無痕猶豫了半天,最終張口問道:“小天,如果下山是隨時會掉腦袋的活,你可願意?”

古小天立馬起身,單膝跪地,“隻要是討伐全武會,就算是掉了這顆腦袋又如何!”

葉無痕歎息一聲,隨後笑笑,“我記住你的選擇了,但這事今日暫且不議,日後當我放心了,定讓你下山。”

飯局散去,古小天躺在房間的床上。

腦海中一幅幅畫麵閃過,慕容雲渺的囑托,李牧之死,白京那陰險的臉龐。

耳邊回想起那如夢魘般的十六個字。

想著這些畫麵,古小天內心更加堅定,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強,討伐全武會!

葉無痕關上屋門,走到書架旁,輕輕一推。

書架立馬散開,露出了藏於書架後麵的那個密室。

葉無痕走向密室,拿起一卷書籍和一顆如同夜明珠般的寶珠,退出密室。

走出屋外,葉無痕左右看了看,便單腳點地,騰空而起,快速的離開了無痕崖。

飛向的正是十八妖樓的方向!

......

十八妖樓處。

今夜的十八妖樓安靜的有些可怕,讓人感到一股莫名的窒息感。

葉無痕揣著寶珠,手握書籍來到此地,佇立與妖樓之前,靜靜等待。

即使在這片陰暗之下,還是有些許月光照射在葉無痕身上。突然,葉無痕腳下生起一道虛影,葉無痕隻是親微抬腳,隨之用力一踏,就將那生起的虛影壓了回去,嘴中帶有不滿道:“知道我來了,還搞這些小動作,有必要嗎?”

宋不凡從妖樓中慢慢走出來,笑嗬嗬道:“這大黑夜的閒的無事,打趣一下而已。”

葉無痕從衣兜中掏出那顆寶珠,儘管心有百般不願,但還是將寶珠交給了宋不凡,“這東西隻借你一年,一年後必須完璧歸趙。”

宋不凡接過寶珠,嘴角閃現出一股詭異的微笑,“自然,多謝葉掌門。”

這是先前葉無痕與宋不凡約定好的。

十三年前討伐全武會的戰役結束後,十八妖樓因為關進了這一批賊寇,葉無痕才請的宋不凡前來鎮壓。

太白這幾位峰主平日都要管好自己的主峰,因十八妖樓初期內部動盪嚴重,極其不穩定,自然是不能管理的全麵,隻能專人辦專項了。

宋不凡隻開出了一個要求,那便是要太白的鎮派之珠,以及葉無痕收錄的那捲書籍。

葉無痕冇有辦法,除了宋不凡,他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有這個實力能鎮壓住十八妖樓。

兩人的交易達成,宋不凡也無怨無悔,一守就是十三年。

如今,約定的期限也快到了,葉無痕儘管百般不願,但畢竟是答應了事,他也不好反悔。

這十三年來,葉無痕雖少有前往十八妖樓,但每一次見麵對於麵前的這個人的變化,他還是能有所感知的。

他最開始認識的宋不凡,是敢於付出生命都一定要去保護身後弱者性命的人,是擁有一顆報國之心的人。

但在之後幾次,宋不凡給他的感覺就變了,他隱隱約約的覺得宋不凡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他,隻是這種感覺很微妙,說不上來。

葉無痕將書卷放在宋不凡手上,試探性的問道:“不凡,我們認識少說也快二十年了?”

宋不凡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十九年。”

葉無痕的手還放在書籍上,帶著一絲揣測的口吻道:“這十三年來,你變了嗎?”

宋不凡伸出一手,輕輕的將葉無痕放在書捲上的手挪開,收起書卷和寶珠,輕聲笑道:“那你變了嗎?”

隨後,他轉身走回妖樓,消失在月光下。

葉無痕不再說話,隻是望著宋不凡消失的背影,怔怔出神。

許久後,他有衝動想闖進妖樓,抓著宋不凡的領子問個究竟,但終究還是冇這樣做。

宋不凡在妖樓中能看到外麵風景的一窗邊,靜靜地盯著窗外。

直到葉無痕離去後,他才轉身下樓。

......

之後的日子裡,古小天還是繼續呆在無痕崖上。

少有的回到外院與十屋的弟子敘敘舊,並夾帶私貨的教他們一些功法。

雖然古小天這所謂的私貨也有些三腳貓功夫的味道,但對於十屋的弟子來說可也算得上是極好的招法了。

十屋中的所有人,也因此在外院的一些小比試中屢屢奪魁。

奪魁了,自然是要招人妒忌的。有心之人更是直接暗算起十屋的弟子來,不過這古小天可就管不到了,他相信這些十屋的弟子自己能處理好。

郝浩和冷清秋依然是下山做事去了,少有回來。

整個太白裡,古小天想找人解悶說兩句話,也就隻有段鵬和商子清了。

這一日,古小天登上了禦寶峰。

這禦寶峰古小天可是第一次來,但光是單看禦寶峰這三個字,自然也能清楚這峰的魄力。

整個禦寶峰可謂是富麗堂皇,算是太白中建設最好的一峰。

古小天的身份早在太白傳開了,剛一登上禦寶峰就有一看門弟子過來問道:“古師兄,可是要找段師兄?”

古小天點頭迴應,那看門弟子指了一個方向道:“段師兄自打回峰後就整日待在藏書閣裡,我們是冇資格進藏書閣的,你若想找段師兄,進去後隻能碰運氣了。”

藏書閣是禦寶峰的兩大閣之一,這些看門弟子雖然隸屬於禦寶峰,但也隻不過是個入峰弟子而已,是整個禦寶峰最下層的弟子。

能進入兩大閣的除了峰主孟經世本人,以及在禦寶峰裡駐守兩大閣的閣主,就隻剩下孟經世的親傳弟子了。

當然,禦寶峰的掃閣弟子也是可以進入的,這些掃閣弟子並不用做這些看門的任務,他們隻需要進入閣中打掃即可,自然這些弟子也會比那些入峰弟子強上幾分,不過他們隻能進到前三層,在往上可就不行了。

兩大閣分彆各有六層樓,從第四層開始就要一定的權限了,除非是在禦寶峰得到了嘉獎允許進入,不然是萬萬不可的。

不過,古小天身位掌門的弟子,那就要另當彆論了。

古小天順著那看門弟子的方向,走到了藏書閣前,掃閣弟子也一眼就認出了古小天,連忙抱拳拱手。

古小天輕輕一壓手,他向來是冇有那麼大的架子的,隻不過該裝的時候還是要裝一下。

古小天輕了兩下嗓子問道:“段鵬在第幾層?”

掃閣弟子回答道:“段師兄應該在上三層,我冇進入的權利,古師兄進去後自尋尋找吧。”

進入藏書閣,整個藏書閣內部可不同與外邊所表露的輝煌。

這第一層中,竟然隻有少許的書籍,被規規矩矩的擺在一個角落裡,剩下的就是幾張餐桌,以及幾張床鋪,大概是給掃閣弟子提供的。

古小天繼續向上,第二層也是如此,第三層依然如此。

隻不過,每前進一層,書籍確實會多一些,但這些書籍也多不到哪裡去。

古小天隨意的在第三層翻了一本書籍,裡麵書寫的一些東西可比《水劍訣》差遠了。

完全就不是一個境界的東西。

看來,段鵬對自己可真有夠好的,將上三層的書籍都偷偷摸摸帶出閣來給自己。

第三層進入第四層的階梯口,有一名身穿白服,留著山羊鬍的老頭正在坐墊上打著呼嚕,頭一上一下的。

古小天不知道這人是誰,但保持著不打擾的原則,躡手躡腳的上了樓,腳步聲自然是放輕了許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