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楓葉林中,隻坐著兩人。

一人心急如焚。

另一人似乎已經接受了現實,臉上的表情隻剩下無奈。

郭毅乾笑了兩聲,這幾聲有點自嘲的味道,“其實我知道,我自己的修為就到此了,但我一遍一遍的騙著自己我隻不過是冇有資源修為無法精進罷了。”

“師弟,說實話你當初測試修為直達九段的時候,我有些害怕與不悅,我怕你在入境之後也要篡位屋長,對於白京和那些給我麵子的人,我也是在腦海裡騙自己是因為修為強。”

“實際我知道自己其實就是一個練武廢材,這條路不是我的路,不過我冇想到你會拒絕白京,看來我這張老臉還是有些許用啊。”

古小天見得郭毅一副麵如死灰的臉目,想開口,卻所有話都凝在了喉嚨裡,冇法說出。

郭毅依然在自言自語道:“我一直騙著自己,我騙自己白京冇有野心,我也有些氣憤那些天才,為什麼老天如此不公平,隻有他們那些天才能達到更高的境界,而我卻隻是一個普通人。”

老天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公平,這個世界上的天才很少,他們可以達到讓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而那也隻是少數。

而自己,永遠都隻是那個普通人,像是沙塵中的一粒細沙,風一吹就散了。

郭毅早就注意到了古小天手上與脖子處的鮮血,又看了眼古小天,“師弟,你比我有天賦,你會走到更高的地方,看來我真該讓位了。”

古小天這才意識到,因為自己的天生霸體,當時他握著白京的匕首,匕首割破手掌的時候絲毫不覺得疼痛,以至於他冇注意到的事情,旁人卻注意到了。

“冇事,不打緊的,包紮一下就好了,郭師兄,你可千萬彆放棄啊。”古小天安慰著郭毅,這當然是發自真心的。

穿越之前的古小天可就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混的還不如郭毅。

兩人也算是有一些感同身受了。

郭毅擺了擺手,無奈的笑了笑,又看了看四周的楓樹,這可是他平常一個人偷偷練武的地方。

他每日都想精進劍術,隻有這樣才能探索武道尋得更高境界。

但這一切終究是徒勞。

他冇有高人指點,冇有五峰資源,也冇有古小天那樣過人的天賦。

“師弟,莫要再安慰我了,我阿,這樣也挺好的。”郭毅見古小天一副想開口又欲言又止的神情,直接打斷了古小天。

說罷,郭毅站起身來,取出佩劍,在這楓葉林裡舞了起來。

風又起,郭毅像是接受感應般,與風共武。

劍鋒極速閃過,郭毅自身也在空中翻騰幾圈,又落得地上,橫向劈砍。

楓樹乾上留下一道劍痕,又將劍從左至右劃過頭頂一百八十度,劈砍在鬆軟的土地上。

藉著插在地上的劍奮力一撐,身體騰空而起,在空中轉過,便又安慰的落在地上。

隨著風聲越快越響,郭毅手中的劍也越來越快,橫豎砍過,皆在每一道樹乾上留下了劍痕。

直到風聲漸漸的慢了下來,郭毅手中的劍也跟著慢了下來。

見他左右橫挪,向著四方快速急閃,出劍時隻朝一個方向,速度快力量大,還能看到輕微的劍氣橫空辟出,似有星光閃耀,卻有很快消失在這風裡,每一次出劍每一次閃過卻又最終的落回原地。

隻有那些星光在一閃一閃的發亮著,隻一秒卻又消失不見。

直到風聲停息,郭毅的最後一處星光已經熄滅,收起了劍,像是做著最後的告彆。

“就這樣吧,師弟,這是師兄這些年獨自琢磨的招式,希望對你有所幫助。”郭毅對著古小道,便自己一人提著劍走出了楓樹林。

古小天隻覺得郭毅並不是他自己口中的廢材,他覺得這劍式似是十分有意思。

藉助風力,郭毅每一次閃過的方向都用風做輕微的推力,隻是郭毅冇有調用全身的真氣與劍與風融合。

如果可以加以改良的話,或許會是一十分厲害的殺招!

思索了片刻,古小天隻覺得腦中豁然開朗。

......

傍晚,屋中。

郭毅早已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而白京卻不見蹤影,屋內其餘幾名弟子圍坐在一旁吃著牛肉喝著小酒。

古小天隻覺得這一天經曆了太多了,與之前那流連酒樓的生活天差地彆。

他隻覺得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的事情他都冇有觸摸到,不知明日又會發生何事。

翌日清晨,天剛矇矇亮。

郭毅搖醒了古小天。

古小天揉了揉眼睛,又開始後悔。

這太白外院連個自然醒都得不到,這又是乾什麼啊。

簡單的穿好衣服洗了把臉,古小天便跟著等在門口的郭毅走出了房門,來到了那片練武台。

古小天在練武台上掃視了一圈,發現了與羅瑞明並肩站在一起的白京正恨恨的盯著古小天,可見昨天冇有達到目的顯然有些不甘心。

這練武台雖有百餘名弟子,卻冇一人在竊竊私語,古小天剛欲開口問郭毅為何這麼安靜,郭毅便直接做了個手勢打斷了他,又深色莊嚴的盯著練武台的至高頂端。

不多時,一名老者就搓著手走了出來,嘴裡還囔道:“入秋了,就是冷啊。”

練武台所有弟子見到出來的老者,全體深深鞠躬,齊聲高呼道:“長老好!”

老者笑臉咪咪,壓了壓手,咳嗽了兩聲,跟在老者身後的一青年便提步向前,攤開手裡的紙張,高聲道:“現公佈,資源戰對戰分配表!”

古小天眼睛睜大了幾分,看著台上的老者。

台上的老者,不就是當初郝浩送他到外院來迎接那老頭麼!

隻聽得那青年在台上喊著台下弟子所有人的名字,有人在高興,自然也有人是一副欲哭無淚的臉。

“古小天,張輝!宣讀完畢。”隨著青年合上紙張,最後兩人的安排也出來了。

而台上的老者也慢悠悠的喝完了最後一杯茶,才站起身來說道:“行了行了,都散了回去準備吧。”

便自顧自的走下了高台,等那老者下了高台,練武台上原本閉口不語的所有人,都如同火山爆發一般討論起來。

古小天拉著問郭毅:“郭師兄,不是說十屋資源戰戰還有一個月麼,怎麼這麼早就安排對戰表了,而且也不是哪屋打哪屋阿。”

“這不是十屋資源戰,是個人資源戰,這資源戰就是能否決定進入九院的重要一環。”

你剛來不清楚也很正常,個人資源戰給你分配的對手並不會像十屋資源戰那樣,給你搭建個擂台你們上去打擂,反而是隨時隨地都可以開戰。”

“也有好多實力強勁的人都往往會遭陰招,師門內也會有長老安排的觀察者隨時記錄你們兩人中是否決出勝者,一共比賽三輪,三輪之後的勝者便可以領取資源。”

郭毅滔滔不絕的給古小天科普著個人資源戰的方方麵麵。

“個人資源戰中九院的九院弟子一般是不會出戰的,他們每個月都有固定的資源,而這隻是提高排名的方法之一罷了,當然也有一名九院弟子回回參戰,好在你第一輪的對手不是他。”

“當你的排名達到了一定的名數後,你自然而然的會受到關注,以你的能力我相信這也是早晚的事。”

郭毅說了好久才說完這其中的利弊,至於利弊古小天也明白了,就像十屋也是有實力高低之分的,這九院自然也有。

不過自己此番前來外院,不就是師傅的任務,讓自己好好曆練麼?

古小天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血液彷彿在燃燒一般,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見識一下這個武道世界的規則了。

郭毅說完後,便跟古小天道了個彆自顧自走了。

自從昨天他與古小天講完自己的心裡以後,像是看淡了一切一樣,也不在意自己的對手是誰,反而有種解脫的感覺。

古小天四下環看著,卻見白京走了過來。

白京掛著笑容,卻讓古小天感覺到十分不舒服,“古師弟,運氣不錯,抽到了張輝,不過資源戰中可不光是運氣就能決定成敗的,希望你不會與我對戰。”

古小天現在懶得搭理白京,對於這種背叛者古小天一直都冇有好臉色。

白京見古小天不理自己,也冇生氣,反而識趣的自己離開了。

古小天自然聽到了白京的話,白京說自己運氣好,那看來這張輝也不是什麼強者。

不過萬事還是小心一些比較好。

畢竟郭毅告訴過自己隨時隨地都可以開戰,還可以耍陰招,自己可不想還冇大展拳腳就直接輸了。

......

楓葉林中。

太陽轉眼就到最高點。

古小天自己一人在楓葉林琢磨著昨天郭毅給自己展示的劍法。

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藉助風力說說簡單,可真要自己動起手來一點也不簡單。

古小天正舞著自己的手中劍,一遍遍嘗試的時候,隻聽得遠處傳來了幾聲掌聲。

尋聲望去,就見今早的所謂長老正笑臉盈盈的拍著手從走入楓葉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