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小天回到自己的院中,就見花念涼站在院裡焦急的等著他。

花念涼走上前恭敬道:“少爺,您回來了。”

古小天撇了撇左右,疑惑道:“小怡呢?”

小怡可是自己的貼身丫鬟,先前的日子裡,都是小怡在院裡等待,怎麼今日不見小怡的身影,反倒是這個花念涼?

花念涼回道:“古老太爺說了,日後我做你的貼身丫鬟,小怡被派去了古老太爺身邊。”

古小天有些不自在,小怡照顧了自己這麼久,怎麼這時候換人?

花念涼語氣有些卑微道:“那少爺,您先就寢吧,還有我住哪裡?”

古樂並未給花念涼分配房屋,畢竟這花念涼可是要暗算古小天的人,古小是留了花念涼一命,保了她的周全。但古樂可不會這麼想,凡是想陷害自己小孫子的人,那都應該千刀萬剮!

不過,在仙必來中的事古樂也聽侍衛說了,這花念涼好歹也是移花宮的人,若是自己殺了移花宮的人,那可就是在向移花宮挑釁了。

移花宮花念涼是回不去了,不過好在花念涼隻不過是外門弟子,還算不上什麼核心弟子,多一人少一人的,對移花宮來說也是無所謂的。

伺候古小天換了衣服,古小天隨意分了個耳房給花念涼,便進入了夢鄉。

......

平波一片月,萬山屹水間。

辰星流逝落,映月山河邊。

移花宮中,水月洞天。

彭文正在此打坐,這地方可稱的上是移花宮的寶地了,也隻有彭文或者是長老宮主這等人物能在此打坐。

洞口旁,一名女弟子在洞口徘徊。

她想踏進此處,但奈何身份問題,冇有得到允許,那是萬萬不可進入的。

等了約莫小半個時辰,彭文緩緩睜眼,就見到了洞口旁的女弟子。

彭文坐在原地,低聲道:“有事?有事進來說。”

女弟子得到了許可後,三步並作兩步小跑到了彭文身邊,在彭文身邊耳語道:“花念涼應該是暴露了,今日冇有來信。”

先前的日子裡,花念涼都會來信彙報情況,自打兩個月前花念涼進入仙必來後,日日都是如此。

就今日眼見都要過了時辰,花念涼的信件還是遲遲未到,唯有暴露了可以解釋。

彭文笑了笑,這個結果在他的預料之中。

如果古小天連這點眼裡都冇有,彭文還真要好好重新審視一下這個對手了。

他慢慢站起身,拍了拍衣上的灰塵,淡淡道:“後日我便啟程回京,告訴那些弟子,等我信件,在找機會潛入京都。”

他緩緩走出洞外,月光下,彭文的臉被照耀的滲人。

彭文攥緊了拳頭,眼神冰冷,喃喃自語道:“古家,楊家?這京都也該換換樣子了。”

......

睡到了日上三竿,昨日的酒喝的古小天還有些頭疼。

但起床之後,練武一事還是不會有任何懈怠。

當古小天走到武台旁時,就見花念涼一個人在武台上獨自練武,一招一式間還頗具威力,甚至能隱隱看見真氣流動。

古小天在下方盯了半天,不去打擾花念涼。對於古小,博眾家所長纔是最重要的,他也乘機能偷師一下移花宮的招法。

順便可以瞭解一下彭文大概平日裡練的是什麼功法。

小怡從一旁緩緩走過,看到古小天就站在武台下盯著花念涼,忙哎呀一聲,小跑到武台上,“花姑娘,這武台是小少爺專用的,你現在的身份是少爺的貼身丫鬟,少爺都在台下盯你半天了,你不去備菜,怎麼反倒在這裡練上武來?”

花念涼畢竟是貧苦家庭長大的孩子,壓根也不知道貼身丫鬟應該做哪些事情。

儘管昨日小怡好好給花念涼講述了一番,但隻是一個悶頭覺的功夫,花念涼便忘的一乾二淨了,習慣依然還是跟在移花宮時彆無二樣。

被叫停了的花念涼望了眼台下,立馬有些拘謹道:“對不起,我這就去為少爺準備吃的。”

此時,古小天淡淡的走上了擂台,花念涼立馬鞠了個九十度的大躬。

其實在古小天眼裡,這些所謂的丫鬟規矩他壓根也不在意,即便是冇人伺候他,他依然能活的好好的,不過也隻有這點,他倒不像是富貴人家的少爺了。

花念涼跟著小怡眼見就要下了武台,古小天一把就抓住了花念涼,眼裡帶著笑意道:“你是什麼境界?”

花念涼現在對於古小天那是言聽計從,立馬回答道:“飛境巔峰。”

古小天不由的有些吃驚,按理來說,花念涼不過是彭文的一卒子罷了,境界自然不會高到哪裡去。

但這和他的猜想彆無二樣,能隱約看到真氣流動的人,境界又會低到哪裡去呢?

不過,這還是有些不符合常理。

按理來說,花念涼的模樣看上去歲數應該不大,約莫二十三、四的樣子,最大也不過二十五。這在武者裡麵,頂多算是個剛入江湖的年輕人而已,更何況花念涼有著飛境巔峰的實力,想要突破到意境那也僅僅不過是隻要一點點時間罷了。

就是這樣一個飛境巔峰的高手,居然肯放著大好的前途不要,就這樣心甘情願的在古家當一個貼身丫鬟?

古小天不解道:“你有著飛境巔峰的境界,在移花宮裡怎麼著也能算是個內門弟子?”

花念涼無奈的搖頭道:“如果我真是內門弟子,我就不會被派出來做這些事了。”

這就是移花宮不一樣的地方,在移花宮中,大部分內門弟子的家室都十分顯赫,自然能得到更好的修煉資源。

而這些家室顯赫的內門弟子,天賦上也還算過關,雖稱不得上是什麼百年一遇的天才,但想要在門派裡通過硬實力立穩腳跟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剩下的僅有一小部分弟子那便真的是孤兒亦或者是貧苦人家出生的了,但這些人的天賦則會比常人好上太多,將花念涼扔到那群人中間,還確實排不上號。

古小天表示理解,叮囑小怡還是回來給自己當貼身丫鬟,花念涼則是被古小天安排到了貼身侍衛的位置上。

雖然叫貼身侍衛,但也隻不過是在京都而已。

練了一會武,古小天的和光同塵更精進了幾分,但也到此為止了。他在藏劍鋒上和溫言學的不過是一些皮毛,最深層次的東西古小天根本冇有學到。

不過,這也是因為兩人目前所選擇的修行流派不同,古小天現在所展露出的流派,更偏向於需要依靠強大運勢的禦無雙多一些,而溫言則是重感知的因果律。

這其中就有差異,這和光同塵之後的變招以及更深層次的東西自然就會不同。

三生劍卻是比之前更細了許多,第二把從三生劍體內分離出來的劍,能多停留一些,但兩把劍中所蘊含的真氣還是不太平衡,依然是三七分的模樣。

古小天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兩把劍內的真氣都能做到五五分,這樣他才能進入到下一步。

這些都是急不得的事,隻能靠不斷的練習不斷的增進自己的真氣來達到。

午飯過後,古小天便帶著花念涼上街了。

花念涼雖來京都也算是有些日子了,但先前都是待在仙必來酒樓裡,還從未認真的在京都上逛過。

京都和她長大的村子那可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底下,自然是東看看西望望,好奇的很。

古小天有意支走花念涼,因為他要去找楊陽商議一下後麵的事,花念涼畢竟也是剛到自己身邊不過一日而已,這屬於高階的機密了,自然是不能讓花念涼所聽的。

他隨意給了花念涼一些銀兩,吩咐兩個時辰後在這條街尾等他。

......

楊家府邸。

要說古家是通過商賈之道發財,掌握著經濟命脈,彭家則是朝廷之中官員極多,掌握著勢力,那楊家的發源則更顯得傳奇一些。

楊家先前隻不過是一個不太起眼的村中霸王。

當朝皇上早些年前還隻是個爭奪皇位的皇子,爭奪途中不幸遭遇算計,落魄至楊家村,讓楊家的前家主所救下。

楊家的前家主聽了他的故事,下令將那些行刺的刺客都通通打了回去,並借給了他楊家村的勢力,幫助他成為當今聖上。

楊家村裡其實也是能人輩出,奈何當年被禁錮在那麼一小小的村莊裡,自然得不到什麼發展機會。

當那皇子上位,成為皇上後,立馬就提拔了楊家村的眾人。

彆說,這些村霸放到戰場上,還真是頗有幾分大將風範,立下戰功無數。

又因天地盟的建立,楊陽的叔父則以高強的武力,一手創建起了天地盟旗下四大分會之一萬裡沙,常年駐守邊疆,擊殺全武會賊人無數。

所以說,楊家算是京都中最特殊的一個家族,要說商賈方麵的,他們也有涉獵,但是並不如古家;說朝廷任官,他們也有,但並不如彭家。

算是古、彭兩家的結合體,在京都中也是獨特的一道光景。

古小天輕叩響了楊家的大門,小廝從裡側開了門,立馬拘謹道:“古公子,少爺和老爺都在大房等你呢。”

“前麵帶路。”

小廝應了一聲,便帶古小天穿過庭院,直奔大房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