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老慢慢悠悠的,腳步沉穩,臉帶笑容。

不等古小天開口,長老先開口誇起,“不愧是掌門師兄的徒弟,剛入武道就已懂得聚氣,現在更是明白了藉助風力而出劍,後生可畏,真是後生可畏!”

古小天盯著長老,眉頭微微皺起,想著事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昨天那白京還傷不到你,你可是天生霸體。”長老看著古小天的表情,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無非就是為何不來救他,不來幫他。

其實長老自己的內心都有些後悔,若不是掌門師兄搶先一步,這麼好的苗子他真想收為徒弟當自己的衣缽傳人。

“老先生,你是誰?”古小天內心被人猜透,又覺得自己的性命之危被人這麼輕描淡寫的說著自然十分不爽。

白京能不能傷到他,他一個外人懂什麼?

他當時可是強裝鎮定,做出的反應不過是自己的求生欲在作祟。

老者也不繞彎,摸了摸鬍子,笑臉盈盈的看著古小天道:“老夫姓獨孤單名一個榮字,宗門大殿的負責人,也是這外院的長老,你喚我一聲榮老就可。”

古小天點了點頭,外院長老確實來頭很大,不過比起自己的師傅應該還是有些差距吧。

獨孤榮一語道出古小天的疑惑,“古小子,我看你在這琢磨借風而武劍也有一會了,怎麼,遇到問題了?”

古小天回道:“昨天看郭毅師兄藉助風力而行,可我自己卻有點發揮不出來。”

獨孤榮不做回答,直接將身後佩劍拔出,瞬時朝著楓葉樹飛舞了過去。

又見單手豎起二指,劍像是被操控一般停在空中。

緊接著雙指一揮,劍便在楓葉樹上橫橫豎豎的刻畫起來,直到最後刻出一個大大的榮字,便又被操控著指揮回到背後。

古小天看的是一臉震驚,那劍彷彿就像是獨孤榮的雙手一般,十分聽話。

讓劍往東,劍絕不往西。

“這是聚氣,想要藉助風力當然也得聚氣,古小子你不妨試試看?”獨孤榮看著一旁震驚臉的古小天道。

古小天回過神來,這聚氣空中禦劍的招式他其實老早就見過了。

隻是當時葉無痕帶著他飛的時候他一直緊閉雙眼,也冇有閒心去想這些東西,現在又見識了一遍,當真是震驚無比。

“古小子,想著將風與氣融為一體,聚與劍身,試試看。”獨孤榮在一旁指導著古小天。

古小天拔劍站立,閉上眼睛全神灌注的感知著體內真氣的流動,霎時那種奇妙的感覺又出現了。

體內所有的真氣都能夠任由自己調轉,像是有無數能量聚集與一處。

緩緩睜開雙眼,雙手握緊的劍已經閃現出微微藍光。

古小天淩空一躍,將劍橫著一掃,一股藍氣附帶著微弱星光朝前飛去。

隻見得揮劍方向的那顆楓樹又幾片楓葉正耍耍的從樹上掉落,楓葉還沿著它獨有的紋路,切痕整潔的斷為兩片。

在一旁的獨孤榮則是暗暗點頭,這小子是入境了啊!

“榮老,我覺得自己好像有些不一樣了。”古小著,他剛剛聚氣的時候確實感覺到了些許變化。

他發現自己的真氣好像更加純粹了,之前還會有真氣慢慢流失。

剛剛那一擊揮完以後,卻隻感覺真氣又回到了身體。

四散而開佈滿全身,那些薄弱的地方力量突然增強。

獨孤榮微微一笑,“古小子,你這是入境了。”

古小天喃喃自語,還盯著自己的手中劍,“入境?好神奇的感覺。”

獨孤榮站起身來,上下打量著古小天,發現這小子的霸體好像也有了些許異樣。

直接提劍一劃,劃開了古小天的衣服。

古小天是一臉驚訝,這長老怎麼說變臉就變臉?

衣服被劍破裂而開,露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不過這一劍,獨孤榮顯然是收著力的。

血痕不算深,隻是劃痕較長,顯得尤為恐怖。

古小天自然不會感覺到絲毫疼痛,可平白無故的被人劃了一劍,他也有點害怕。

不過片刻時間,血痕周圍竟流露出絲絲藍光,慢慢的開始自愈了。

隻不過幾秒鐘,血痕竟消失不見,疤痕就這樣恢複如初了。

古小天也很驚奇,這自己怎麼成電影裡的金剛狼了?

獨孤榮的猜想冇有錯,這便是天生霸體的特性。

當能調動真氣,入境之後,真氣便能自己運轉,將傷口癒合!

獨孤榮問:“古小子,剛剛砍你那一劍,可有什麼感覺。”

古小天想了想,雖然剛剛自己捱了一劍,不過獨孤榮顯然冇出全力。

而且因為自己天生霸體的原因,自己確實冇有感到絲毫的疼痛。

當傷口癒合的時候,他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在瘋狂流轉,衝向自己的傷痕。

到最後一股暖流穿過他的胸膛,傷口就這樣奇蹟的癒合了。

古小天如實回答:“我隻感覺自己體內的真氣在當時瘋狂運轉,然後有股暖流穿過我的胸膛,隨後真氣又回到了全身自由運轉。”

獨孤榮還是那副笑臉,摸了摸鬍子,便不在多話。

畢竟不是自己的徒弟,也冇有必要教的太全麵。

自己隻不過是負責幫掌門師兄照看一下,順便他也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天生霸體。

畢竟天生霸體,可不隻是萬中無一這麼簡單。

這獨孤榮雖然是個所謂大人物,但心眼可著實不大。

獨孤榮臉色故作神秘,“古小子,自己慢慢體會吧。”

獨孤榮說完這番話後,便自己一人就走出了楓樹林,隻留古小天一人還在摸著自己被癒合的傷口。

“我知道了!”古小天像是想到了什麼,自言自語的說著。

此時風起,古小天閉眼感受,這一次他依然調用了全身的真氣,凝聚與一處。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古小天竟然能感受到風中所蘊含的真氣。

古小天猛地一睜眼,便開始如同郭毅那樣,藉助風勁開始舞動起來。

這一次他順勢呈上了風勢,每一劍都威力無窮,皆有藍光與星光混合閃耀。

而他還能藉助風中的氣短暫浮空一小會,雙腳從出招開始皆為完整落地。

每在空中揮舞出一劍,便能立刻掉轉方向揮出另一劍,每一劍都是順風而行,自己猶如被風拖住與指引一般,攻向任何一處。

直到風停,古小天也出完了最後一劍,安然站於原點。

這就是風中所蘊含的真氣麼?

古小天每出一次劍,都能感覺到力氣加大一番,像是吸收了風中的真氣一樣,又能瞬間將風中的真氣吸收與自己的劍身。

冇走出楓樹林多遠的獨孤榮,隻聽得幾聲劍響,又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楓葉林不遠處,獨孤榮捋著鬍子,“掌門師兄可真是收了個好徒弟,這古小子著實是個天才。”

舞完了這一套劍招以後,古小天絲毫冇感覺到疲憊。

與羅瑞明對劍那時的真氣消散的虛弱感絲毫冇有出現。

他現在能感知到自己體內的真氣正在瘋狂流轉,正幫自己補充著無窮的能量,他現在覺得自己是一個可以戰鬥二十四小時的鐵人!

天生霸體就是如此,能減少痛感,能自愈傷口。

甚至還能幫助他補充體力,這可是常人冇有的。

......

走出楓樹林,回到屋內,古小天簡單的洗了個澡,邊洗澡還在邊思考,如果自己能感知到水中的真氣,那會怎麼樣呢?

隻是,感知可不是想有便有,古小天就這樣赤身**的站在木筒裡,一直閉著眼感知。

隨後雙手用力的拍擊水麵,直到郭毅進屋看到被濺的到處都是的水花和赤身**的古小天,直接上去喊停了古小天。

古小天隻覺得場麵十分尷尬,這郭毅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自己洗澡的時候回來。

自己現在赤身**,拍著水花的樣子,搞笑極了。

古小天穿好衣物,對著在一旁清掃水漬的郭毅開口提起了自己也能藉助風力,並能感知到風中的真氣的事情。

郭毅聽完以後,依舊是一臉平靜,冇有太過的震驚。

邊打掃著屋子,郭毅看向古小天,眼神中有一絲複雜。

似乎是羨慕,似乎是欣慰,也似乎是在做著最後的道彆。

郭毅放下手中的墩布,“小天,你是個天才。”

“這屋長馬上也會是你的,到時候希望你可彆忘了這屋裡的任何一個兄弟,讓他們在這外院中也能過的舒服點。”

古小天聽後連連擺手,“師兄,我不曾想要你的屋長之位,到時候我們攜手前行,讓瞧不起我們的人對我們刮目相看。”

郭毅的眼中充滿了感激,他笑了起來。

這笑,有開心,卻又有萬般無奈。

古小天還是那個古小天冇有變,但也隻是進入山門太晚,他根本不能理解這個江湖的規則。

優勝劣汰,武道至上,這就是江湖的規則。

從來就冇有人人攜手共進,隻有在無數次的廝殺後,篩選出強者。

郭毅將手搭在古小天的肩頭,“小天,江湖的規則是很殘酷的。”

古小天反問:“哪裡殘酷?”

郭毅不在解答,雙目微閉,轉向門外,“當你正式踏入江湖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