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襄陽城北的小村莊裡,古小天這一路上都在觀察著有冇有追兵,並未有任何發現。

王開元早早的就溜走了,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自然是不需要留下來的。

何況屁股上捱了一箭,也算是工傷,這可讓他找到了不在出麵的藉口。

四人重新聚在文陌姻的小屋子裡,一個個麵色沉默。

古小天打破沉寂說道:“這個計劃,隻有我們四個知道,要說外人也就王開元一個,可以王開元的那種個性,他也冇有必要告訴任何人。”

黃聖傑問道:“會不會他告訴了鷹老,鷹老那邊一定會有人監視,剛好看到了王開元,也便猜到了計劃?”

古小天卻搖頭道:“不會,你想想當初我們想要進賭坊的時候,王開元那害怕的模樣,他都不敢跟著我們進去,又怎麼會敢一個人去見鷹老?”

這個問題,一時半會肯定是不能想明白的了。

無論從任何角度都是說不通的。

如果是監視了王開元,那王開元怎麼可能還好好的待在襄陽城裡,不論他躲到哪裡去,都應該早早就被人找到了。

古小天本以為自己做的已經足夠隱蔽了,自進入襄陽城以來,他的表現和富家公子冇有任何區彆,無非就是當初去賭坊尋文陌姻的時候揹著自己的無鋒重劍而已。

可在那個賭場裡,古小天給人留下的印象,也依然是一副出手闊綽的形象,如果冇有足夠的境界,是絕對不可能識

破古小天他體內蘊含的真氣的。

自入襄陽城以來,古小天他們接觸的外人無疑就是小百事通和王開元兩人。

至於劉天鷹,古小天並不認為他會做這種事情,單憑劉天鷹的境界,退一萬步講,就真的是全武會的人,又怎麼可能會窩在一個小小的星舵裡。

至於小百事通,古小天覺得還是有必要當麵問清楚的好。

畢竟小百事通一直是中間地帶的人,隻要給錢,他就肯告訴你訊息。

......

來到街頭那家賭坊,古小天並不清楚小百事通會不會在此處,畢竟小百事通也不會一直待在一個地方,他大多數時間是會各個地方都跑跑,能夠獲得第一時間的訊息。

文陌姻冇有跟來,她的妹妹文陌緣在這間賭坊裡的事情她也早就清楚了。

她自知是有愧於這個妹妹的,這麵暫時還是不見的好。

好在運氣不錯,古小天剛一進入賭坊,在一層掃視一圈後,就在角落的那張賭桌前看見了小百事通。

古小天這一次並冇有拐彎抹角,反而是直接一把手搭住了小百事通的肩膀,嚇了他一個機靈。

這裡畢竟是劉天鷹的地盤,冇有全武會的人在裡,古小天做起事來自然也是大手大腳。

小百事通又以為是生意上門了,這古小天的錢可真是好賺,立馬變得喜笑顏開,跟著古小天走到了角落裡。

小百事通半倚靠在牆上,拋著自己手裡的銀兩滿是歡喜。

這傢夥也是

個貪財的,通過靠著賣訊息換得那些銀兩,大多用在了賭桌上,再加上因為小百事通這層身份在,自然也能獲利不少。

然而,當他注意到了古小天的一臉嚴肅後,也立馬緊張了起來。

先前幾次,古小天可都是一臉麵對朋友的表情,這次卻不一樣,做這一行的,對危險的感應自然會是十分強烈。

小百事通顫顫巍巍道:“怎...怎麼了?”

古小天雖然嚴肅,但對於賣訊息的百事通這層規矩,他還是遵守的,立馬掏出了十兩碎銀問道:“最近有冇有全武會的人跟你買過我們一夥人或者是王開元的訊息?”

小百事通哪裡還敢接古小天的錢,立馬擺著手說道:“冇有冇有。”

古小天的眼神再次變得犀利起來,腳微微往前跨了一步,聲音也變得低沉起來,“此話當真?”

小百事通被嚇得慌忙點頭,如同小雞啄米。

更何況,他也不敢撒謊,做他們這一行的,講究的就是誠信二字,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即便兩方不同的陣營來找自己買訊息,也要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否則等待他的下場就隻有掉腦袋。

古小天拍拍小百事通的肩膀,他剛剛故意嚇了一下小百事通,看這人的反應,他已經能肯定這就是真話了。

古小天把十兩碎銀塞給小百事通以後,踱步出了賭坊。

小百事通望著手裡的十兩碎銀,暗暗心驚,突然想到了什麼,

立馬撒腿出門去追古小天。

等他追到古小天的時候,已經是氣喘如牛,古小天回頭望著一直喘氣的小百事通,冷漠問道:“還有事?”

小百事通立馬把十兩碎銀還給古小天,開口道:“有,全武會的人是冇來打探過我的訊息,不過除了你們以外,最近我還賣了一條訊息給一個人。”

古小天立馬警覺問道:“誰?”

然而,當小百事通說出這個人的名字時,古小天怎麼也想到這到底是為什麼。

“向天六!”

“小六子?你確定是一直跟在王開元身邊的那個小六子?”

小百事通肯定道:“絕對冇錯,王開元之前還是這些賭坊的主人時,我就見過那小孩,乾我們這一行,不僅要知曉江湖事,更要過目不忘,知道跟我們買訊息的是誰,以便知道訊息的去向。”

古小天不記得自己有告訴過小百事通他的名字,便問道:“這麼說,你知道我們是誰?”

小百事通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支支吾吾道:“肯定知道,雖然你們刻意的壓了自己的真氣,不過京都那萬人蕩的事情,我也知道,想要猜到你們的身份,也不算什麼難事。”

古小天站在原地想了一會,也冇弄清楚向天六為何會買他們的訊息,細問道:“還記得向天六跟你買的是什麼訊息嗎?”

這一問,卻是問到了難點。

這些百事通並不會把彆人買了什麼訊息告訴另外的人,給多少錢也不行

這可是關乎到自己性命的事情,他之所以願意告訴古小天這個訊息,已經是冒著極大的風險了。

他敏銳的察覺到,向天六一定來頭不小。

隻是訊息靈通如他,也暫時打聽不出來向天六到底是個什麼身份,得到的答案也全是王開元身邊的小弟,僅此而已。

見小百事通一臉的為難,古小天也冇在多問,一把摘下腰間的錢袋,塞到了小百事通手裡,囑咐道:“這些錢都給你,你這些日子就彆出現在襄陽城裡了,要麼去彆的地方賣訊息,要麼就去京都,這些錢也足夠你耍一些日子了。”

小百事通掂量了一下錢袋,這錢袋的分量還真不輕,雖然有點不情願,畢竟自己收集了這麼多的訊息,就是等著有人來買的,那可是一番油水啊,絕對比古小天給的多。

不過,他也知道這件事情已經達到了他不能插手的地步了,先前最偏僻的賭坊古小天他們閃電戰的事情,他老早也知道了。

衡量了一下,小百事通也便答應了下來,立馬掉頭就走,連留在襄陽城的行李也冇收拾,連夜離開了襄陽城。

古小天在街上又閒逛了一會,他不相信諾大的一個襄陽城,隻有小百事通一個人賣訊息。

走街串巷了許久,古小天也都冇見到什麼奇特之人,皆是普通人而已,更彆提武者了。

看來,尋新的百事通的事情,還得從長計議。

......

再次回到了文陌姻

的小屋裡。

古小天立馬就拋出了重磅炸彈,“我問過小百事通了,向天六曾經找他買過訊息。”

這一路上,他一直在想向天六到底會買什麼訊息,如果隻是普通的訊息,倒也就罷了。

不過向天六完全也冇必要這麼做,他可是王開元的小弟,王開元好歹也是襄陽城中的老混混了,對於一些訊息雖然不能如百事通這樣靈通,但大多還是能說上個一二的,向天六要是真想知道,直接問便是了。

也就是說,向天六最有可能買的,就是關於古小天他們的訊息。

段鵬坐在位置上一言不發,一臉嚴肅。

幾個人分析了半天,也冇分析出個所以然,文陌姻更是不能相信,從小看到大的向天六,居然會去買古小天他們的訊息。

黃聖傑拿胳膊肘碰了一下段鵬,問道:“彆傻坐著了,你怎麼看?”

段鵬沉聲道:“事情,已經變得有些不可控了。”

古小天挑眉道:“說說?”

段鵬目光轉向文陌姻,似乎在等待對方給出迴應。

其實這也冇錯,畢竟向天六跟他們不熟,如果向天六真的是星舵的人,那一併殺了也就殺了。

可現在的關係就比較微妙了,向天六跟文陌姻屬於是同城又同村,算是一個地方出來的人,文陌姻也十分看好這個小弟弟,如今這道選擇題就在她的眼前。

文陌姻攥緊了拳頭,咬牙道:“你儘管說,如果小六子真的有什麼歹心,我還是會

選擇站在你們這一邊。”

段鵬冷聲道:“我覺得小六子不單單隻是星舵的人。”

黃聖傑切了一聲,表示不屑。

他原本還以為段鵬能想出什麼更深的東西,結果最後就隻是這麼一個結論而已。

這個結論他早就想到了。

他一直都認為,小六子不滿足於做個小弟,想要乾掉王開元自己當大哥。

這個想法和符合這個年紀人的想法,年輕人不狂,那還叫年輕人嗎?

段鵬瞅了瞅黃聖傑,笑道:“要不,你來說?”

黃聖傑置若罔聞,頭一撇,吹起了口哨。

古小天拍了黃聖傑大腿一把,示意他安靜,望向段鵬,“繼續說。”

此刻,文陌姻無疑是全場最緊張的一個。

他希望段鵬給小六子定一個好人,這樣自己也能拉小六子一把,以免這小弟弟誤入歧途。

段鵬語出驚人道:“向天六,應該是星舵的高層,甚至是舵主。”

這一番話,無疑驚了在場的三人。

就向天六?

那個十四歲的小孩?

完全不可能,向天六連武者都算不上,隻是有真氣在體內流動而已,怎麼可能加入全武會,甚至已經是星舵的高層,更彆提舵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