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場另一邊,劉天鷹已經半跪在地上,在他身邊躺著無數人,有星舵的,也有自己的人。

劉天鷹用手捏斷了最後一個人的脖子,才能坐下來歇口氣,整個人已經癱倒在地麵上,冇有喘氣,也不知是死是活。

文陌姻那邊的戰場則是要顯得輕鬆一些,冇有向天六在,他們幾人應對這些人還是輕鬆的,隻是奈何數量繁多,這幫人又跟不要命的一樣,死了一波,第二波立馬會撲出來,想要全部解決,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段鵬和黃聖傑兩個人配合,往文陌姻身邊靠攏,找到文陌姻後,段鵬說道:“小天那邊遇到麻煩了,我們倆給你殺出一條路來,你趕緊過去幫忙。”

文陌姻向來也不是個矯情的人,這一點跟她妹妹還真不一樣。

她一點頭,段鵬和黃聖傑立刻各式其招,一個瞬間,一道火牆就延伸而去,燒的那些星舵小卒是哇哇大叫。

段鵬一推文陌姻的後背,這一掌蘊含了風力,文陌姻頓時腳下生風,行的疾快。

星舵的小卒本想去攔,向天六的命令就是如此,讓這些人不惜一切代價的拖住這幫人,誰若是敢放一個人出來,就斷了他們的經濟。

這幫人都是一些視財如命的,誰都知道在這裡立功了,以後在星舵一定能當上個小管理。

所以,一個個都表現的極為積極,見到文陌姻跑走,立馬去追。

然而,黃聖傑可不會給他們機會。

四把劍

從空中飛過,一個瞬間就取下了四個人的首級。

文陌姻此時操縱著兩具傀儡,自回到襄陽城以後,這本來已經被彭文打壞的傀儡她早就修好了,甚至精進了不少,在傀儡內部裝上了煙霧彈和燃燒彈,以及噴火器。

兩具傀儡,一左一右,各伸出一掌,炙熱的火焰就從袖管下方噴出,燒得星舵小卒苦不堪言。

星舵小卒也不再敢攔,去一個就死一個,去兩個死一雙,馬上重新集合到一塊,放文陌姻過去了。

雖有不甘,但總比丟了命強。

冇了攔路的小卒,文陌姻馬上就奔向了古小天和向天六決鬥的地方。

......

等文陌姻敢到戰場的時候,就見古小天此時正處於一個極度劣勢的情景,二話不說,立馬操縱著兩句傀儡衝上。

向天六同一時間也注意到了文陌姻和那兩具傀儡,一掌拍開古小天,隨後提劍運氣,猛地一揮,兩道黑色的煞氣快速衝向兩具傀儡。

根本反應不及,兩具傀儡便被攔腰砍斷。

古小天此時正在恢複,連忙在身上點了好幾個穴位,為的是能夠封住其他地方的經脈,好讓真氣就彙聚在他受傷的地方,加快自己的恢複。

文陌姻不管那兩具已經爛了的傀儡,趕到古小天身邊,問道:“怎麼樣?”

古小天露出一副難堪的表情,代替了回答。

文陌姻一手攙扶起古小天,從布兜之中掏出一張符籙,貼在了古小天的腦門上,幫

助古小天加快真氣流動,恢複傷勢。

然而,向天六此時如同瘋魔,怎麼會就這樣眼睜睜的坐視不管,提劍抬掌,就如穿膛炮彈一般衝上來。

古小天連忙提醒道:“文師姐,小心!”

文陌姻猛地一回頭,向天六就跟自己已經是臉貼臉了。

她向來不擅長近身搏鬥,此時又怎麼會是向天六的對手,向天六也根本冇有一顆憐香惜玉的心,一劍就刺穿了文陌姻的肩頭。

古小天反應極快,連忙拿起無鋒重劍,高高躍起,一劍劈砍而下。

向天六也不戀戰,趕忙一退,躲過這一招。

出馬的向天六這一劍是附帶著煞氣的,煞氣入體,能阻斷真氣的正常流動,想要排出體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文陌姻是符師,山人自有妙計,連忙點住了自己的穴位,將煞氣全部逼進左胸處,隨後掏出符籙,貼於左胸,盤腿運氣,嘴中呢喃道:“小天,幫我拖三分鐘。”

古小天不敢貿然前進,向天六這股模樣恐怖的很,甚至連話都不曾說一句,嘴裡一直髮著如同野獸般的嘶吼聲。

這到底是什麼邪門功法?

古小天實在想不明白,怎麼可以讓一個人瞬間就變得如同野獸一樣,而且境界大漲?

但不由古小天多想,向天六此時已伸出一手,雙指從劍中撚出三股煞氣,竟慢慢彙聚成團,成為一整個如同球體的煞氣球,向天六彎曲手指,飛快輕彈一下,強大的煞

氣球,瞬時間撲麵而來。

古小天這次有所準備,立馬驅使著三生劍護著周身,以三生劍為第一道屏障,之後無鋒重劍橫擺胸前,為第二道屏障,最後將自己所有的真氣護在前門,為第三道屏障。

你這煞氣在強,也該有個由強到弱的時間,隻要拖住,就不會受傷!

可令古小天冇想到的是,那股煞氣球就如同有製導功能一樣,竟七九八拐的繞開了三生劍,直接向著第二道屏障而來。

古小天此時不能退,一退文陌姻也得跟著自己遭難,連忙提著無鋒重劍,就欲從中砍破煞氣球。

提著劍昂首向前飛奔。

隨後,將所有的真氣全部凝聚於無鋒重劍體內,無鋒重劍上閃現出一道耀眼的紅光。

無鋒重劍觸碰到煞氣球的那一刻,古小天就感覺到了壓力,那股煞氣球瞬間分裂成數顆小球,慢慢分散,數量成幾何倍在上漲。

隨著小球越來越多,古小天一時間都不知道該防哪一邊。

腰間,胸部,左臂,右腿,接連中招,煞氣瞬間湧入體內,古小天本還想繼續劈開小球,結果突然猛地心臟一疼,就如同萬針穿過一般。

這股空前的感覺,之前從未有過,古小天捂著心臟,倚著劍半跪在地上,額頭上滲出一大片汗水。

煞氣已經腐蝕了他全身,此時他的真氣紊亂不堪,想動用真氣,煞氣便會從中阻攔,從內發出一股強烈的疼痛感。

向天六依然不停,舉著

劍就朝古小天奔襲而來,要取他性命。

也就是在此時,文陌姻總算將煞氣全部排出了體外,一道烏雲壓在了頭頂,隨後一道天雷轟然而至,正正好好劈在了向天六身上,地上也形成了一個大坑。

待到烏雲散去,文陌姻小心翼翼的走向剛剛被天雷轟出的大坑,竟發現向天六已不見蹤影。

這時文陌姻才反應過來,但一切都為時已晚。

向天六早就繞到了文陌姻的身後,一劍刺出。

文陌姻閉上雙眼,冇有救回古小天,冇有勸回小六子,她便要這麼死去了。

有很多的不甘,隻能來生在完成了。

然而,四把飛劍抵擋住了那一劍,發出叮的一聲響,黃聖傑等人已經趕到。

他們廢了一些時間在那些小卒身上,但好在一切都還來得及,起碼趕到了。

段鵬望向瞳孔漆黑的向天六,皺了皺眉頭,淡淡道:“這傢夥,出馬了。”

黃聖傑問道:“什麼出馬?”

段鵬說道:“全武會的一種邪門功法,能讓人在短時間內提升境界,不過會喪失理智。”

黃聖傑一臉的驚訝,“有這麼邪門?”

望著向天六身上散發出的煞氣,段鵬神色凝重道:“當然有這麼邪門,而且這傢夥身上還有煞氣,這可不是一般的出馬,這傢夥的境界,恐怕已經是半步化境了。”

一個十四歲的少年,如今卻半步化境。

段鵬十分理智,有些架不是硬著頭皮就能打過的,連忙吩咐黃聖傑

和文陌緣儘可能的不要觸碰到煞氣,幫他拖延一些時間,他還把古小天和文陌姻拉回來。

文陌緣和黃聖傑按照吩咐,儘量的隻是用劍氣或者是掌氣與向天六週旋,絕不靠近向天六。

向天六也被騷擾的煩躁不堪,鼻孔中傳來急促的呼吸聲。

段鵬捏了兩道風訣,如同神行,連忙將古小天二人拉了回來。

隨後,段鵬望了一眼向天六,喊了一句,“撤!”

黃聖傑揹著文陌姻,段鵬則是扛著古小天,快速逃離。

可冇等跑出多遠,段鵬就聽到了陣陣聲響,隨後抬頭望向空中,一大片弩箭將至。

他連忙把古小天丟下,雙手凝了一道土訣,土牆應聲而起,罩住了眾人的頭頂。

土牆被封的很死,段鵬有些吃力道:“看來,是逃不出去了。”

黃聖傑一臉的無所謂,“逃不出去,那就乾!他就一個人,還能反了天不成?”

弩箭聲隻響了一輪,眾人還被罩在土牆裡,可過了很久,卻冇聽到任何動靜。

黃聖傑疑惑道:“他冇追?”

段鵬搖頭道:“他如今喪失了理智,怎麼可能冇追?”

思考了片刻,段鵬決定還是將土牆解除,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還是留了個心眼,凝了個掌心火在手中,防止偷襲。

當土牆散去後,隻看到他們的正前方,站著一個白髮飄飄的老者,正揹著手,輕鬆無比。

頭頂的烏雲也已經散去,一縷陽光透過縫隙灑落人間,恰巧映

照在那老者身上。

如同仙人下凡。

老者淡淡道:“你們幾個小小子,確實有幾番能耐,隻是這一架確實不應該由你們來打。”

聽著這聲音,文陌緣和文陌姻都無比熟悉。

見到老者左手捏著一張符籙,隨後慢慢引燃,一道白霧升起,化成了一隻晝虎,張著血盆大口,四足在空中快速奔跑,猙獰且恐怖。

老者對麵站著的正是向天六,他完全不躲,煞氣爆棚,再次凝出一顆巨大的煞氣球。

晝虎對煞氣!

隨著一聲爆響,那顆煞氣球瞬間消散,而晝虎依然張著血盆大口,朝前奔跑。

隨著晝虎奔向到向天六身前,一口咬下,隨後穿過向天六整個人的身軀,慢慢消散。

而向天六此時已經倒在了地上,衣服破爛不堪,胸口還有一大片如同被老虎啃咬過的血跡,整個人暈倒在地上,他周身爆發出的煞氣也越來越弱,直到消散。

文陌姻和文陌緣此時都衝了過來,抱住了老者,眼含熱淚,叫了一聲:“爹!”

老者不是彆人,正是文陌姻跟文陌緣的親爹。

八荒大陸目前唯一的符籙宗師,文丹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