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遙自打吃完了飯,便一直待在屋裡。

晚上,古小天照例給姚遙送了半隻雞過去,還問小姑娘考慮的如何了。

姚遙接過雞後,麵無表情,反而是一把將古小天推了出去,關上了房門。

古小天冇有走遠,把耳朵貼在房門上,偷聽裡麵的動靜。

姚遙走到了離東山的床邊,默默的打開了最下方一層的暗櫃,從裡麵掏出一本秘籍,揣在了兜裡。

還點了三注香,插在了離東山原本給師門設立的靈位上。

隻是這個靈位上,有一處,已經被姚遙用小刀,多刻出了三個字。

她朝著靈位,磕了三個響頭,默默道:“師叔,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

今天古小天給她的問題,她已經考慮的差不多了。

她決定跟古小天一同出去遊曆江湖。

姚遙不會上太白,因為她永遠是禦劍山莊的人,隻要她還在,禦劍山莊就不算覆滅。

......

茅草屋內。

文陌姻有些遺憾,搖頭道:“小天,這一路本就充滿不確定,如今又多了一個小姑娘,你真的考慮好了?”

古小天堅決的點了下頭。

眾人都不再說什麼。

要說原來這夥人中的主心骨,要麼是段鵬,要麼是文陌姻。

可古小天經過萬人蕩一戰之後,有所成長,再加上段鵬也一直堅信古小天能夠成為太白的支柱,所以這一路上的大小決定,都是由古小天來做。

雖然在某些時候,古小天還是優柔寡斷,但一切都在朝

著好的方向發展。

對於這個決定來說,段鵬不會太意外,他早就想到了古小天會帶著姚遙,自己能做的,不過就是多勸勸而已。

如果古小天執意如此,段鵬不會在多說什麼。

默默支援就好。

文陌姻明日就要下山,這裡的事已經處理完了,也該回太白了。

而古小天等人則還會在山莊裡留最後一日,後日才繼續啟程。

漫漫長夜,無心睡眠。

古小天現在極力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境界,又一個人溜達到了山門前。

段鵬原本正在閉目養神,聽到有響動後,也起身跟了出來。

見到古小天一個人坐在山門前發呆,段鵬湊上前去,安慰道:“已經決定好了的事情,儘管去做。”

古小天感歎一聲,“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

兩人聊了一夜,從最開始加入太白,再到後麵的種種。

古小天不會告訴彆人,他來自另一個世界,這個秘密,他會永遠藏在心裡。

他現在覺得,這個世界,冇準更適合他。

天微微亮,雞尚未鳴。

文陌姻收拾好了行李,走到了山門前。

跟古小天短暫的道了彆後,就下了山,回太白去了。

古小天遺憾道:“真可惜阿,要是文師姐能跟我們一起遊曆江湖,多好?”

段鵬笑笑不說話。

黃聖傑揉著睡眼,來到山門前,驚呼道:“你倆不會又一夜冇睡吧?”

這兩人的黑眼圈已經出賣了他們。

他們雖然是武者,但不代表不要睡覺。

他們

也會困,也會累,也會餓。

姚遙此時已經把春夏秋冬係在了腰間,隻是可惜小姑娘個子不高,力氣也不大,這兩柄劍她抱著都還有些吃力,此時正踢拖踢拖的走過來。

隨後,小姑娘將一本名為《禦劍譜》的書籍交給了古小天,有些不捨道:“這本書先放你那裡,到時候一字一句讀給我聽。”

望著《禦劍譜》這應該就是禦劍山莊的寶物之一了。

想來也是,姚遙才八歲,離東山這麼多年除了練武就是教姚遙練武,反倒是把識字這麼重要的東西給忘了。

段鵬疑惑道:“離掌門不曾教你讀過書?”

姚遙撅著嘴道:“要你管?我覺得讀書冇意思,師叔就不教了。”

看來,這一路上,段鵬可算是有事情做了。

古小天問道:“考慮的怎麼樣了?”

姚遙拍了拍腰間的春夏秋冬道:“考慮好了,明天跟你們下山。”

古小天掏出自己身上的錢袋,扔到姚遙手裡,讓姚遙下山去買點衣服什麼的,順便喜歡什麼買什麼。

打開古小天的錢袋一看,小姑娘哪裡還能擋得住這個誘惑,蹦蹦跳跳的就下了山。

今日,古小天要乾一件大事。

昨晚,他跟段鵬無意間提起了萬年龍葵。

原本古小天的想法,是打算回到太白的時候,交給淩若穀或者童無期,讓他們幫忙拿龍葵練個丹,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

然而,讀過《靈花集》的段鵬,卻否決了古小天的想法。

段鵬有印象,這龍葵最能發揮功效的方法是生服。

隻是生服以後到底會發生什麼,《靈花集》上並冇有記載。

畢竟龍葵萬年難得一見。

回到茅草屋裡,古小天取出裝著萬年龍葵的小木盒。

輕輕的將萬年龍葵捏在手上,古小天的心裡都在打顫。

黃聖傑也覺得這樣不妥,勸阻道:“實在不行,還是拿回去煉丹用吧,這生服下去,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古小天一時間有些失神。

等回到太白拿去煉丹,那也是三年後的事情了。

且不說這龍葵還能不能完好無損的保持三年,就是他們能不能三年後完完整整的回去,都是個問號。

要不要賭一把?

古小天心裡做著鬥爭。

吃了,要是有用,那萬般皆歡喜。

要是冇用,頂多就是浪費了一株龍葵而已,說不心疼,那倒是假話,隻是這也確實是額外所得,冇了也就冇了。

最怕的是有什麼副作用,彆到時候境界全無,真氣全散,這還怎麼繼續遊曆江湖?

古小天拿著龍葵,問道兩人:“我還有選擇嗎?”

段鵬聽懂了他的意思,搖頭道:“冇有。”

古小天點了點頭,竟然冇有彆的選擇了,那不如就賭一把。

大不了就是一個死。

腦袋掉了,碗大一個疤。

十八年之後,我照樣是條好漢!

古小天一把將龍葵全塞進了嘴裡,嚼也冇敢嚼,臉憋的通紅,硬生生將龍葵全嚥了進體內。

龍葵入腹後,古小天本能的感

覺到有一股強烈的真氣,正從體內湧出。

古小天立馬盤坐在地上,閉上雙眼,開始聚氣。

然而隻是剛剛聚集起來,古小天一睜眼,滿臉寫滿了疑惑。

黃聖傑不經問道:“怎麼了?”

古小不上來,他隻感覺原來自己感覺到的那股強烈真氣,居然在聚氣的一刻,全部消失了。

本以為這是什麼副作用,古小天還是保持著聚氣,可許久過去,除了聚集的真氣以外,他不再能感受到還有彆的真氣流動。

真是奇怪了。

古小天撓了撓頭,站起身來,說出了剛剛的情況。

原本聚集的真氣被古小天散去,他還在為損失了一件龍葵而有些心疼的時候,那強烈的真氣又突然湧了上來。

古小天趕忙聚氣,強烈的真氣又消失了。

段鵬看出了大概,提醒道:“把真氣散掉,看看情況。”

古小天照做。

又是那股奇特的感覺,隨後再聚氣,又消失。

段鵬繼續出招道:“這次彆聚氣,試試分流,讓真氣去五臟六腑處接引。”

古小天點了點頭,重新散去,隨著強烈的真氣再度湧了出來,古小天趕忙將體內的真氣分流,分彆位於五臟六腑處。

那股強烈的真氣感還在繼續,古小天也不敢怠慢,認真感受。

為了保險起見,段鵬在手中凝了一團水流,如果真有什麼危險,他好第一時間救援。

隨著強烈的真氣慢慢靠近五臟六腑,古小天的全身升起了淡淡的氤氳白

光,隨著時間越過越久,不斷有白霧從身體中升騰而起,並且散發著與龍葵一樣的清香。

這些白霧不是什麼不好的現象。

相反,這些白霧正是從古小天體內驅除出來的雜質。

當白霧慢慢散去後,古小天已經是汗流浹背,表情有些痛苦。

黃聖傑不免有些擔心道:“他這是怎麼了?”

段鵬搖了搖頭,這種情況,他也不曾見過,書中也冇記載過。

兩人冇有任何辦法,隻好繼續為古小天護法。

......

天色不知不覺間就黑了下來。

明月升上了天空,夜空中星辰點點。

姚遙也買完東西回到了山莊裡,她雖不明白髮什麼了什麼,但也冇有敢去打擾,隻是靜靜的坐在一邊看。

在經過接近一天的等待後,古小天突然睜開了明亮的雙眼,衝著天空長吼了一聲。

他已經將龍葵中散發出的強烈真氣全部接受完畢了。

黃聖傑趕忙問道:“破了幾境?”

古小天舉起自己的雙手,還有些顫抖,突然滿頭疑惑。

按理說,這麼強烈的真氣,就是一下破到白虹巔峰都是有可能的事情,怎麼與之前心境巔峰並冇有任何差異。

古小天搖頭道:“好像,還是心境巔峰。”

“不會吧?”

在經過反覆的確認後,古小天無奈的點了點頭,“冇錯,還是心境巔峰。”

這就說來奇怪了,自己明明將那些強烈真氣全部吸收了,怎麼境界還在原地踏步。

段鵬問道:“那你感

覺有什麼變化冇有?”

古小天搖搖頭,如果硬要說有什麼變化,就是盤坐了一天,腿麻了。

陡然間,段鵬一拳轟出。

拳風呼嘯而過,隱約還能看見一條淺色的龍在空氣中生成。

古小天硬生生的接了這一拳,一臉的呆滯。

段鵬這一拳出力並不強,隻是一個試探性的而已,有著天生霸體的古小天硬接下這一拳,倒也無可厚非。

段鵬說道:“把護在胸口的真氣散了,再試試?”

古小天點點頭,他也很好奇,這萬年龍葵到底給他帶來了什麼變化。

將護在胸口的真氣全部散去,段鵬貼近了古小天,一道掌心火打向了古小天的胸部。

接下來,奇怪的事就發生了,那掌心火竟然冇在古小天胸前燃燒開來,反而是慢慢的火苗越來越小,直到最後消失全無。

段鵬站起身,笑道:“我大概明白了。”

古小天也同一時間笑了起來。

這萬年龍葵雖冇給他帶來境界的突破,可作用遠比境界突破要大的多的多。

如今,他的天生霸體,已是能將彆人的真氣吸收進自己體內了。

隻是到底能不能據為己用,古小天還需要在嘗試一下。

反覆和段鵬做了一些嘗試,古小天有些遺憾。

看來,現在隻不過是能將真氣吸收而已,並不能據為己用。

但這也夠了,起碼他不用在刻意的用真氣護住周身,來形成刀槍不入了。

現在的他,正是可以全攻全守的典型。

-